欧元复苏难见起色 主权债务危机风险远未消除

作者:姚铃 来源:国际商报
2013-04-09 10:35:00
分享

欧元复苏难见起色 主权债务危机风险远未消除

塞浦路斯银行业危机与主权债务危机再次相互交织,动摇了各国对欧盟银行业联盟的信心。目前,欧盟各国仍面临严酷的减赤重任,债务危机风险难以消除,欧元区消费和投资短时间内难以复苏。因此,欧盟将仅仅抓住“外贸”这根救命稻草。

主权债务危机风险远未消除

欧债危机已经进入第4个年头。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特别是欧洲央行9月出台直接货币交易(OMT)计划后,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逐步趋向缓和。然而要据此推断危机已接近尾声,恐怕还言之尚早。正如近期意大利政局因选举而陷入困境,以及3月中旬塞浦路斯危机恶化所暴露的那样,当前欧债危机仍是欧盟经济的不稳定因素。继2012年出现衰退后,欧盟和欧元区经济今年仍将在衰退边缘徘徊。

欧债危机涵盖了流动性危机、偿付性危机、银行业危机甚至政治性危机,其复合型本质决定了危机的解决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迄今为止,欧盟的各项应对措施在防止流动性危机方面虽见成效,但塞浦路斯危机仍然暴露出欧债危机鲜明的银行业危机特性。这是当前欧债危机带来的主要风险。

  风险一:欧洲金融市场依然脆弱

  从欧盟层面看,自欧洲央行2012年9月推出“没有收益率上限”和“规模限制”的OMT计划以来,欧盟金融市场整体状况显著好转。欧元对美元比值从当年9月的低点持续上升,至今年3月塞浦路斯救助僵局之前,上涨幅度接近13%。危机国政府10年期债券收益率从7%左右的危机临界点大幅回落,至3月22日,除希腊仍处11.90%的高位外,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爱尔兰已分别降至4.85%、6.04%、4.52%和4.14%。另据欧洲央行数据,从“欧猪5国”外流资金2011年达到3000亿欧元,2012年前8个月为4060亿欧元(占5国GDP的20%)。但欧洲央行推出OMT后,资金开始重返上述国家,仅2012年9月~12月的4个月间回流资金就达近1000亿欧元,约占5国GDP的5%。

  另外,欧洲金融市场“脆弱的稳定”却因很多人不以为然的塞浦路斯危机恶化而遭到破坏。3月16日塞浦路斯政府与欧元集团达成救助协议、拟对银行储户存款征收高额存款税的消息传出后,欧元即全线下挫,对美元汇率盘中跌破1.30和1.29关口,触及3个月新低1.2893。

  事实上,放眼整个欧元区银行业存在的问题,塞浦路斯的银行危机并非不可挽救,但其暴露的问题却非常深刻,特别是再次表明,欧债危机传导机制尚未真正阻断。塞浦路斯银行业危机有其经营方面的内在原因。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截至2012年9月,塞浦路斯银行所面临的外国债务风险敞口为592.2亿美元,其中1年期债务为277.6亿美元,高达GDP的1.24倍。但雪上加霜的是,塞银行业本身持有的310亿欧元希腊债权因希腊债务减记而蒙受巨额亏损(超过200亿欧元),成为引发危机的直接原因。

  风险二:银行业联盟效果成疑

  塞浦路斯国内生产总值仅约180亿欧元,占欧元区的0.2%,其希望欧盟提供17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对于最高贷款额为50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而言负担十分有限。但欧盟的救助方案一波三折,德国及北方国家出于国内政治考虑,要求塞为危机付出代价,这种局面在救助希腊危机的过程中曾经反复出现,并最终导致了“蝴蝶效应”。3月25日,塞浦路斯与欧元集团达成最终救援协议。根据媒体报道,“三驾马车”将向塞提供100亿欧元金融救助,剩余资金由塞自筹,包括对塞最大银行塞浦路斯银行10万欧元以上储户采取股权置换等强制减记措施,储户损失可能超过40%。协议的签署对塞而言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对欧元区银行业来说则是危险的先例,给危机国银行业带来的潜在威胁更是不言而喻。

  塞浦路斯危机暴露的另一个风险在于,被寄予厚望的欧洲银行业联盟能否在克服欧元区国家银行业危机方面真正发挥成效。2012年6月西班牙银行业危机爆发后,欧盟即开始推动银行业联盟建设,希望通过向银行直接注资彻底阻断欧洲银行业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之间的恶性循环。2012年6月29日,欧盟峰会首次提出建立欧洲央行主导的统一银行监管机制;10月21日,欧盟秋季峰会通过银行业联盟“三步走”计划;12月17日,欧盟冬季峰会明确“要求在2014年3月前建立以欧洲央行为首的统一银行监管机制(SSM)”,完成欧盟银行业联盟建设的第一步。但由于建立统一银行监管机制是2012年9月27日生效的欧洲稳定机制(ESM)直接救助银行的先决条件,而在先决条件迟迟未到位的情况下,ESM难以发挥有效作用。此次塞浦路斯银行业危机与主权债务危机再次相互交织,牵动欧洲乃至全球金融市场的神经,也动摇了各国对银行业联盟的信心。

经济复苏之路变数多

欧债危机持续的时间已经超出了预想。在当前形势下,预测欧洲何时能够走出债务危机泥潭没有多大意义。欧洲央行OMT计划的出台,为欧盟金融市场的基本稳定提供了保障。欧盟解决债务危机的当务之急在于尽快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4年来,欧盟及其成员国已建立多层次、多渠道的救助及防范综合应对机制,其应对债务危机的举措逐渐触及体制、机制等本质问题及成员国核心利益。发生债务危机的国家虽然多数陷入衰退,但是欧盟各国正在执行的财政整顿以及结构性改革,是欧盟经济重拾竞争力、恢复健康增长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恢复增长面临较大困难

  困难一:多数债务危机国经济仍然处于下降通道。近年来,除爱尔兰外,所有其他受到债务危机冲击的欧元区成员国经济均陷入严重的衰退之中。2004~2008年,欧元区经济年均增长2.1%,而发生债务危机的2009~2012年则为年均下降0.4%。其中,意大利危机前4年的平均GDP增速为1.1%,而危机后4年则年均下降1.4%;西班牙分别为年均增长3.1%和年均下降1.3%;葡萄牙分别为年均增长1.2%和年均下降1.5%;希腊分别为年均增长3.1%和年均下降5.4%。危机爆发后的4年间,希腊经济总量已经萎缩了约20%。更为严峻的是,欧盟和欧元区失业率屡创新高,2013年1月已分别攀升至10.8%和11.9%,其中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分别高达27.0%和26.2%,两国青年失业率更分别高达59.4%和55.5%。按照欧盟委员会的预计,即使2014年开始恢复增长,上述危机国家经济至少需要3~5年时间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水平。可以说,以希腊债务危机为开端,欧元区外围国家经济很可能将经历失去的10年。

  困难二:各成员国减赤任务繁重,资金严重匮乏。在2013年3月的春季峰会上,欧盟各国领导人虽然就优先支持经济增长达成广泛共识,但是欧元区及其成员国自2010年5月以来大力推行的财政整顿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境地。按照计划,2013年应是各成员国的财政赤字达标年,而截至2012年的实际情况则是仍然有超过一半的成员国(9国)财政赤字尚未达标。除西班牙、葡萄牙、希腊得到“三驾马车”允许可延迟至2014年和2015年实现达标外,包括法国、荷兰在内的其他未达标国2013年减赤任务将十分繁重。这种情况也决定了相关国家在经济政策方面可灵活回旋的余地不大。与此同时,由于没有处理好经济发展的优先重点与紧缩预算的平衡关系,欧盟2014年~2020年财政预算案未能获得欧洲议会批准,从而导致欧盟层面无法尽快将支持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措施提上议事日程;另一方面,欧盟中期预算尽管大幅增加了促进增长和就业的投入,但其仅占中期预算的13%,资金规模无法与农业补贴和凝聚基金相比(分别占39%和34%)。受资金投入不足所限,欧盟在支持就业和经济增长方面难有大的作为。

  对外贸易成增长唯一动力

  在主权债务危机冲击下,欧元区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导致私人消费低迷,产能利用率不足导致企业投资萎缩,政府债务庞大导致公共投资不振,对外贸易已成为拉动欧元区经济增长的唯一动力。据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2年一至四季度,欧元区固定资产投资和私人消费均为负增长,其中私人消费拖累GDP分别下滑0.1%、0.3%、0%和0.2%,固定资产投资拖累GDP分别下滑0.3%、0.3%、0.1%和0.2%;而全年欧元区对外贸易实现818亿欧元顺差,有效地缓和了经济下滑的局面。据2012年秋季《欧盟经济预测报告》预测,2012年内部消费和库存减少造成欧盟经济总量下降1.2个百分点,但外贸净出口则拉动经济增长0.9个百分点。从目前形势看,在债务危机风险迟迟未消除的影响下,欧元区消费和投资短时间内难以复苏,欧盟因而对于对外贸易更加看重。其突出表现在于,一方面贸易政策中的保护主义倾向明显抬头,特别是自2012年以来连续对中国大宗商品发起贸易救济调查;另一方面,在通过多哈回合谈判推动贸易伙伴开放市场暂时无望的形势下,欧盟加快了自贸区战略的步伐,不仅积极推进与新兴经济体的自贸区建设,而且近期先后宣布启动与美国、日本等重要经济体的自贸区谈判。根据欧盟测算,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将拉动欧盟经济年均增长0.5个百分点,加上与新兴经济体的自贸区,每年将合力拉动欧盟经济增长达1个百分点。

  (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欧洲研究部副主任)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