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阴影下禽贱伤农 养殖户请客吃鸭熬"四月冬"

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
2013-04-21 07:01:00
分享

禽流感阴影下禽贱伤农 养殖户请客吃鸭熬

柳邕农贸市场鸭行的韦先生说,他18日当天运来1000只鸭子,直到下午5时许还剩下400多只没卖出去,平时却是很快卖光。记者颜篁 摄

4月19日,柳州市柳邕农贸市场鸭行成交均价为3.1元/斤,收尾价低到2.7元/斤。身在柳江县洛满镇的养鸭农户覃志甲接到同行的行情电话后,望着水库里还有一周就要上市出售的8000只鸭子,一口气连抽了三支烟。

欢迎吃我一只鸭

“养水鸭要保本每斤得卖到4.7元左右。现在价格这么低,卖一只我大概就要亏10元。8000只鸭子我就要亏8万。”覃志甲说,养鸭有一定周期,到时间就要上市,否则鸭子不再长,同时会白白消耗饲料,“养鸭最大的成本就是饲料,一只鸭每斤4.7元就有3.8元消耗在饲料上。8000只鸭子一天饲料要60包,每包115元,一天的饲料就要花6900元。晚一天卖就多亏6900元,养鸭子的人等不起。”

国内发生H7N9禽流感以来,覃志甲从来没有哪一天如此关心媒体关于禽类的报道。他强调,他养的每只鸭子在进场十来天时都打过流感疫苗,疫苗是从镇上动物卫生部门免费领取的,“我现在养的鸭子,跟以前一样很安全!”为此,每次有人来养鸭场收鸭,他都会杀一只鸭和客人一起吃,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证明鸭子的安全性。可这微小的努力仍然不能帮助他改善目前的境况,“只能希望一周后鸭子上市时,价格能稍微高一点,少亏一点。”

市价一再下跌

与覃志甲面临同样遭遇的,还有雒容镇养殖户马勇强,他刚分几批处理掉手里的4300只鸭子后,便暂时不再进鸭苗而每天早上来逛农贸市场。“最低的价格是第一批只卖到每斤2.4元,最高的也只有每斤3.1元。总共亏了6万多元钱。”1990年从浙江来柳养鸭的马勇强自诩为老资历,但看到每天不断有新的禽流感报道,这让他和同行更加看不到鸭市回暖的时间表,只能寄希望于情况不要恶化。

谈到H7N9禽流感对鸭市的冲击,在柳邕农贸市场做鸭代销的吴女士感触同样深刻。她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账本,账本记着最近一段时间的开市价、收尾价和均价:“从清明开始,鸭子价不断往下掉,最低到每斤2.4元。而去年年底鸭子均价每斤能卖6.5元。”她说,“以前每天18车(每车2000只)的鸭子拉进市场抢着卖,而19日市场拉进12车,只卖了5车,其余的都进了冷库。市场交易量萎缩了三成多。”

摊位难见顾客影

与鸭市的低迷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还有鸽行。“从今天凌晨3点我到市场开摊,到现在11点了连一个顾客的人影都没见着。”在柳邕农贸批发市场卖鸽子的黄师傅说,市场内卖鸽子的就7个摊位,而且聚在市场同一个角落,“受禽流感的影响,现在过路人都绕着我们摊位走,更别说有人来买了。我有一周都没开张,其他几户也差不多,而正常日子一天能卖出150只左右。”

“鸽子不同于其他家禽,我们从养殖户那里收来一般加上一两元的利润,所以鸽子的价格一直就是每只18元。不然像其他家禽降价,我们商贩就得白亏呀。”黄师傅说,相比他们中间商贩,最亏的就是养殖户,给他供货的小养殖户扛不住已经不准备养了。

相比鸽行的惨淡,鸡行100号的刘老板从清明节以后,已经将以前每斤8元的土鸡陆续降价到每斤5.5元,即便这样,以前能保持在千只左右的销售量,到现在只有200多只。记者在鸡行看到,有的商户已经打出“土鸡3元”的牌子,像4元、5元的招牌也随处可见。鸡行一旁的市场出口处,记者见到一些小贩也开始以这样低廉价格零售,“土鸡3元一斤。”小贩叫卖声中好多无奈。

希望能有帮扶政策

面对糟糕的行情,每天逛市场的马勇强更担心现有的冷库囤货满了之后,市场仍不好转。那时,更多散户扛不住后将血本无归,市场如果长时间低迷,必然会让小户养殖大量减少,大户养殖也会萎缩。一旦禽流感过后,对鸭需求旺盛的柳州短时间虽然会有冻藏鸭缓解供应,但供不应求的局面仍有可能导致鸭价大幅上涨,价格太高老百姓消费又要受限制,我们养殖户还是受伤害。马勇强对此忧心忡忡,他希望政府能有更直接的帮扶支撑养殖户熬过这个漫长的“四月冬”。今报记者余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