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债”风险考验光伏产业

作者:红炜 来源:中国能源报
2013-05-12 09:13:04
分享

分析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的直接诱因,明里看是几家银行的起诉,而其背后却是3月15日到期的4.7亿美元可转债兑付出现了问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本已稍稍淡出热议的赛维又因区区2400万美元可转债不能于4月15日到期兑付而被重提“破产边缘”。一时间,人们的金融知识中多了个“可转债”概念,而“可转债”则成了著名光伏企业的“公敌”。

尚德、赛维两家公司可转债的发行时间都是在2008年,既是光伏产业如日中天的时代,也是笔者划分中国光伏产业2004-2008年为理性高速增长期和2008-2011年中为非理性高速增长期的转折点,按中医说法属“虚火”开始上升的时期。那时候,大的经济背景是美国次贷危机带来一波全球经济不振,各国纷纷祭出宽松货币政策加以提振,中国更是大举释放出“四万亿”;小的背景是各地方政府为了拉动经济,热推一个重要政绩和商机的完美结合物——光伏产业,一时间光伏产业在中国大地四面开花,在资本市场鸡犬升天。结果使得本该调整的产业越发虚火上升,筹钱扩产便成为光伏企业的首要问题,此时发行可转债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

现在人们时髦“双刃剑”的说法,其实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是哲学有史以来的基本内容,所以可转债也不能免俗。对可转债投资人来说,如果被投企业持续向好,他可能会到期转股,但是一个产业难免有高峰也有低谷,于是确保固定收益则是首选;对大股东来说,市场好时不希望你变成股东,市场不好时希望你变成股东,与投资者的诉求总是相反。所以可转债的融资作用是明显的,同时更吸引财务投资的特性也是明显的。

光伏属能源,能源属规模经济,规模经济的基础是金融,金融是烈马,从来都有两面性,只有善驾者才可趋其利而避其弊。这就要求企业家能够了解行业也了解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有的时候,事情的起因都是一样的,事情的结果却不一样,而这一字之差却深藏着太多的道理。据了解,那一时期英利也发行了可转债,可它却能够在产业整合开始的2010年12月提前回购了2012年到期的票面总额为1.713亿美元零息可转换债券,现在看来是较好地处理了融资与风险的关系。对此,英利对外的宣传口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这是命好还是智慧,只有苗连生和他的融资运作团队自己知道。

最近看了一篇关于企业家的对话,要求企业家要有几大功夫:控制风险、判断市场、判断人才;又看到任志强的一段话:一路绿灯下行驶的车会忘记还有红灯,会在红灯时紧急刹车而翻车,常面对红灯的反而会走得更稳;分析此轮光伏产业老板摔跤的原因,杨怀庆的说法颇为精辟:产业发展太快,我们的老板们还没能适应。笔者补充一句:企业家在任何时候都要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才是王道。无论如何,企业老板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招招取胜,请多给他们理解;光伏企业也不是金刚不破之身,请多给他们支持。

不久前,创造健力宝神话的著名企业家李经纬去世了,想想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至今还在创造辉煌的第一代企业家已经所剩不多。回看当前光伏产业又到了资金最饥渴的时候,心存侥幸、铤而走险也是难免发生的事情,我们期望中国光伏企业家们善用金融手段,期望你们不要大起更不要大落,期望你们一直带领中国光伏产业去实现“中国梦”。

(红炜)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