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能否解斯洛文尼亚危局

来源:国际金融报
2013-05-13 09:39:17
分享

“斯国该不该通过私有化解决银行业危机?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厘清两点:除了银行业国有化给斯国财政带来的转移风险外,该国银行业危机在多大比例上是因国有化而造成的效率或风险防范低下所致?银行业私有化是解决银行业问题乃至经济问题的治本之策吗?”

斯洛文尼亚仍在撑着。早在去年7月份,斯洛文尼亚财长Janez Sustersic就向记者表示,尽管该国暂时可以控制银行系统风险,但如果问题进一步恶化,不排除申请救助的可能性。10个月后的5月9日,斯洛文尼亚仍在避免接受援助,并采纳了包括私有化、增税和财政紧缩措施在内的行动方案,该方案将很快提交布鲁塞尔。

问题出在银行业。据今年4月初媒体爆出的数据,斯银行坏账总额约为70亿欧元(约合91亿美元),相当于GDP的20%。斯三家最大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已由2011年的15.6%升至2012年的20.5%,这些贷款将近1/3发放给了私营部门。根据经合组织(OECD)估算,斯洛文尼亚如果对该国银行业进行资本结构调整,需要耗资1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80亿元)。IMF也估算认为,今年该国需30亿欧元融资,银行业另需新增资本10亿欧元。斯洛文尼亚财政部则预计国有银行资本重组需要多达9亿欧元。

这巨大的救助成本,被视为斯洛文尼亚有可能向欧盟求援的原因。最新的方案是,斯国拟出售包括该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Telekom、Nova KBM银行和国家航空公司在内的15家国有企业,并从7月1日开始把增值税从20%上调至22%,同时缩减开支,寻求降低公共部门薪资。简言之,该国政府希望通过开源节流来解决银行业遗留下来的资金漏洞。

这些措施能收效几许,笔者以为尚有待观察。但笔者注意到了斯洛文尼亚财长“私有化的关键是推动经济增长”的表述。这是自南斯拉夫解体以来斯洛文尼亚再一次大力度推进私有化。早在该国银行系统出问题后,媒体就分析说问题出在银行系统的国有化上,三家国有银行占了该国银行业2/3份额,而这些银行持有的大量不良贷款让纳税人面临风险。

这似乎意味着,私有化已是斯洛文尼亚官方对自己开出的药方之一。在近些年世界经济的实践中,私有化促进经济增长是主流表述,但也不乏批评者。笔者以为私有化是否促进经济增长,还需要有其适应条件。笔者无意就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及适应条件做过多探讨,笔者想提醒斯洛文尼亚官方在开出私有化药方时,需要更审慎地思考以下几点:

国有化是斯国银行业危机的主要原因吗?从公开的资料可知,斯国银行业风险爆发,首要原因是受累于欧债危机,而巨额的不良贷款进而损害银行业信誉,主权融资环境的恶化又进而让“政府在财政和银行重组融资方面变得困难”。国有化的风险是将银行风险转嫁给纳税人。国有化因素在斯国银行业危机中占多大比重,需要斯国认真辨析。

斯国该不该通过私有化解决银行业危机?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厘清两点:除了银行业国有化给斯国财政带来的转移风险外,该国银行业危机在多大比例上是因国有化而造成的效率或风险防范低下所致?银行业私有化是解决银行业问题乃至经济问题的治本之策吗?回答第一个问题,可能更多地需要问斯国央行和三大国有银行;回答第二个问题时,笔者提醒斯国注意一下冰岛经验——冰岛2000年到2005年掀起旨在解决垄断或效率低下问题的银行业私有化,私有化后的2006到2007年度一度出现三大商业银行利润60%以上来自国际市场的盛景,之后则狂飙突进地转向商业投资银行,之后则是“冰岛困境”。

斯国该如何解决困扰国民已久的经济增长问题?斯国银行业的问题,既是银行业自身的治理问题(斯国拟将33亿欧元不良贷款转移至坏账银行),也是斯国乃至整个欧洲经济增长乏力问题。OECD预测,2013年该国GDP将下滑2.1%,去年下滑2.3%。斯国当前的解决之策仍是“紧缩”,削减预算赤字,增税降薪等。这些紧缩之策有效吗?斯国该如何摆脱经济低迷重塑增长?(许凯 本报总编辑助理)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