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民众不了解的真相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3-08-21 13:44:11
分享

我们大家都懂得民主应该如何运作。信息灵通的公众应该根据政客的表现进行投票,同时兼顾政客们所表现出的品格与能力。

我们大家也知道,现实与理想差距甚远。选民们常常受到误导,政客们也不真实可靠。不过,我们仍然喜欢想象,选民们通常最终得到正确的东西,而政客们最终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

我们看看美国的预算赤字问题,一个几乎三年来一直主导着华盛顿讨论话题的问题,尽管这个最近已经大势已去。

听说选民在预算赤字方面几乎不了解情况大家可能不会感到意外。但大家可能对选民得到错误信息的情况感到意外。

政治学家克里斯托弗·阿亨何与拉里·巴特尔斯写过一篇有名的文章,题目有点让人感到沮丧,叫作《我们似乎在思考》。文章记录了1996年所作的一项调查,询问选民在克林顿总统领导下,预算赤字增加还是减少了。事实是,赤字大幅下降,但是多元化的选民——还有多数共和党人——却认为预算赤字增加了。

我在自己的博客文章中提出这样的问题,即目前赤字的下降速度已经超过上世纪90年代,现在要进行类似的调查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有求必应:谷歌首席经济师哈尔·瓦里安提出就这一问题做一次谷歌消费者调查,这是该公司向市场研究机构正常销售的一项业务。题目是2010年起预算赤字增加了还是减少了。结果甚至比1996年还差:大多数回答问题的人都说赤字增加了,40%的人认为赤字大幅增加。只有12%的人回答正确,赤字大幅下降。

难道我在说选民愚蠢?根本不是。民众们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有孩子要抚养。他们并不是要坐下来看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报告。他们依赖着权威人士所说的。问题是他们听到的许多东西如果不是绝对虚假,就是属于误导。

彻头彻尾的谎言往往出于政治动机,这一点您不会感到惊讶。在1996年的数字上,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有可能对赤字持错误的观点,现在肯定也是这种情况。毕竟,在奥巴马执政之初,共和党人最所谓失控的赤字问题上制造了许多政治混乱,即使赤字啊大幅下降,他们仍会坚持这种说法。因此,众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埃里克·坎特就在《福克斯新闻》上宣布,“我们的赤字在增加”,而参议员兰德·保罗告诉《布隆伯格商业新闻》,我们“每年赤字高达万亿美元”。

难道坎特先生与保罗先生这样的人士不知道自己所说并不正确?难道他们在乎这些事情?回答也许是否定的。按照史蒂芬·科尔伯特著名的说法,赤字失控的说法不一定真实,但却有点似是而非,最要紧的是这一点。

然而,难道这类事情没有仲裁人士,即可以信赖、超脱党派意见的权威人士,有能力也会揭穿造假者?我想,过去曾经有过。但是,近年来党派纷争已经根深蒂固,即使那些企图充当仲裁的人似乎也害怕揭穿虚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专事调查事实真相的网站《政治新闻》将坎特先生完全虚假的声明表述为“一半正确”。

不过,华盛顿仍然存在一些“明智的人”,一些新闻媒体特别敬重与顺从的人。然而,说到赤字问题,这些所谓智者就成为问题的一部分。在赤字处于高位时,奥巴马总统赤字委员会联合主席艾伦·辛普森和厄斯金·鲍尔斯,在赤字上大肆营造公众不安。赤字下降后他们改变了口气了吗?没有。因此,尽管预算现实已经完全改变,但却仍然存在赤字失控的说法,这就不足为怪了。

所有因素加在一起,情况令人失望。我们有一个不了解情况或者受到误导的选民,政客们兴高采烈地添加错误信息,而监督机构却不敢发出声音。还有,尽管存在一些广受尊重,没有多少党派之见的方面,他们似乎是在培育,而不是修正公众的错误印象。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我想应该是,努力弄清真相,希望真相得到显露。但是,我们很难对美国的体制运作不提出疑问。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