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显贵信赖的传奇人物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3-08-27 11:03:43
分享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纽约时报》详细地报道了纽瓦克市市长科里·布克(Cory Booker)与硅谷的一些显贵们之间的私人、政治和金融关系: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马克·安德森称( Marc Andreessen)、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和肖恩·帕克( Sean Parker)等等。他们中的一些人支持了他的2011年创业项目:Waywire。其他人为他筹集了近70万美元资金,以支持他竞选新泽西参议院席位。布克赢得了这一最主要的席位。有一人曾直接向纽瓦克市进行捐赠:2010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捐赠了1亿美元,用以改善这座城市的学校。

为什么加州的一群企业家和高管会给一名竞选新泽西州参议院的男子捐款呢?概括地说,这些捐款可以计入硅谷公司越来越多的游说努力支出。到现在为止,谷歌以780万美元位列2013年美国最大的游说支出企业;它在2012年花费的资金是今年的2.5倍:1820万美元。当2013年春天,马克·扎克伯格开始自己的政治游说机构FWD.us时,曾引起一阵媒体热炒。这一机构已成功地支持了多位希望进行移动法改革的政治家。该机构的网站列出来许多捐款者,而这些人也向布克捐过款,如雅虎(Yahoo!)的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 )和Instagram的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

随着硅谷越来越多地在官方游说方面增加投入,科技界在外界看来试图表现得像一股不关心政治的力量的时代结束了。

拿移民法为例。由于为支持阿拉斯加钻井项目和建设基斯顿输油管(Keystone XL)发展计划的广告提供资金,扎克伯格的游说机构FWD.us一直受到环保主义者和自由民主党的批评。科技大佬们还资助了一个附属组织“支持保守路线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conservative Direction)。该组织购买了用于拉拢支持移民改革的保守派的广告。现在无法说清楚到底该机构为打通通往参议院移民法案之路复出了多少努力,但至少在媒体报道中,对他们的努力的反应似乎是相当负面的。最后,硅谷对移民讨论的干预以似乎和其他影响政治进程的努力相似的结尾收场:困难重重,充满妥协。

在高度地党同伐异的环境中,仅靠自己的力量做成大事是非常艰难的,至少是代价极高的。在美国,发挥影响力的、更深、更持久的方法就是找到与硅谷行事方法看待问题相同的人。

这就是科技大亨们喜爱布克的原因。

就像在Wayire工作的莎拉·罗斯(Sarah Ross)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里所述:“社交媒体是一场运动……科里·布克是这场运动的领袖。”这个词——运动——是最重要的一个词:布克代表着并且支持着对于科技和社交的新观念,这种观念与硅谷背后广泛的意识形态同步。

因为在twitter上拥有140万粉丝和超过30000条的微博,布克绝对是社交媒体明星。他的Twitter帐户是一件传奇的事物(他的故事就像是查克·诺里斯(Chuck Norris)的神话一样)他似乎有本事做出会在网上引起轰动的事。从失火的大楼里救出一名妇女?去看一下。冬天里于小鸟悲伤的歌唱声中在选民家的院子里铲雪?去看一下。在柯南·奥布莱恩(Conan O'Brien )在他的节目中羞辱纽瓦克市之后,禁止奥布莱恩进入纽瓦克机场?去看一下。

但布克不只是参与社交媒体;他将其宣扬为一种解决政治问题的途径。下面是今年春天,他在SXSW上发表演讲完之后的一次采访中说的话:

在立法方面最积极的人是那些能够从中获利的人,这种利益通常是私利和特殊利益。如果你不需通过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和福克斯广播公司(Fox)来过滤你的媒体……你可以直接去找民众。当遇到复杂的、有争议的问题时,你可以和他们谈论这个问题,了解他们的看法,但更重要的是去鼓励人们针对这件事有所行动。

在布克看待社交媒体的方法和驱动着诸如谷歌、Twitter和Facebook这样的科技公司的想法之间,存在着重叠的部分:鼓励人们连接与共享;使信息更容易获得;向普通人提供平台和能够使他们呼声得到倾听的网络连接。当然,这些想法也帮助了科技公司赚钱——使用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的人越多,公司从广告中赚取的利润越多。

这似乎是硅谷的游说希望:一条途径。通过该途径,我们可以拥护那些能够帮助科技行业,同时又避免党派陷阱的议题。虽然他只是一个人,但科里·布克代表着朝那个方向迈进的重要一步——他对党派斗争无动于衷,将科技视为高效政府的关键部分。如果他当选进入参议院,他将不会像民主党人那样思考,而会像一位科技精英那样思考。他说着硅谷的语言,并且科技世界想得到的将只会对他有意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