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财经   >  财经独家

希腊和欧元区:究竟是谁嫌弃谁?

希腊和欧元区:究竟是谁嫌弃谁?
 

中国日报网1月7日电(杨箫玮)希腊定于25日举行议会选举,反对财政紧缩的最大在野党激进左翼联盟党可能上台执政,引发外界对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猜测和担忧。

希腊“退欧”愈演愈烈,与此同时,欧元区成员国也在“嫌弃”希腊,两者之间隐约透出“相看两相厌”之感。

近日,欧元区“两位老大哥”相继就希腊的去留问题发表看法,似意欲“开除希腊”。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做好准备,如果希腊选出舍弃当前路线的新政府,将“放手”让希腊退出欧元区。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近日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于当地时间1月5日在广播访谈中表示,希腊民众有权自由决定是否留在欧元区。

总的来说,希腊“是去是留”牵连甚广,甚至会影响到希腊乃至欧元区的“命运”,而这一切终将在月底举行的希腊大选后见分晓。

为何希腊不该留在欧元区?

2001年,希腊作为第12个成员国加入欧元区,经济规模占欧元区大约2%。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欧盟、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希腊提供两轮共2400亿欧元救助贷款,希腊则按照救助条件采取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

这些措施有助于减少希腊财政赤字,增强国民经济竞争力,却同时拉低国内生产总值,抬高失业率,引发不少社会问题,让民众叫苦不迭,抗议连连。

希腊议会选举在即,眼下呼声较高的激进左翼联盟党反对希腊政府与国际债权人签署的救助协议,主张停止偿还债务、重新谈判救助协议相关条款。

自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希腊经济萎缩了27%,是整个欧元区萎缩的最严重的经济体。同时,失业率仍高达25%,青年失业率有过之而无不及,去年就业状况鲜有改善。时隔将近8年之后,希腊GDP在去年终于实现增长,但却是在基数非常低的情况下,实现低于1%的增长。此外,希腊公债/GDP比重高达177%,居欧元区各国之首。截止2014年末,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和葡萄牙合计欠外债1.85万亿欧元,而10年前为8750亿欧元。

在商业环境方面,希腊甚至还不如马其顿和匈牙利。去年希腊的贸易数据虽然有所改善,但出口并无实质增长。除此以外,希腊净移民人数为负值,2010和2013年累计上万人脱离希腊国籍。

希腊和欧元区:究竟是谁嫌弃谁?

(图:希腊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复苏状况比较,黑线为希腊)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李罡博士认为,欧元区可以放任希腊离开,主要是因为此前救助政策效果不明显,希腊的糟糕表现似乎使得德国对希腊失去了信心。目前,与其他陷入危机国家相比,希腊仍未走出债务危机的泥潭。希腊经济也未走出衰退的阴影,失业率高企,社会问题突出。

除此以外,欧元区国家结构改革稳步推进,经济出现复苏势头。自2012年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元区各国普遍推行了结构改革,使得潜在的希腊退出风险变得可控。

在李罡博士看来,被称为“欧猪五国”中的一些国家元气有所恢复,因而希腊退出的传染效应可控。葡萄牙和爱尔兰的经济被认为已经复原。经过一系列的改革,这些国家对希腊退出的冲击会具备一定的免疫力,希腊退出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不会那么明显。

同时,他还指出,欧元区加强经济治理的措施已初见成效,使欧元区的抗风险能力增强。为应对危机,欧元区采取了建立欧洲稳定机制、强化财政纪律、建立银行业联盟等多种措施,这些强化欧元区经济治理的措施初见成效,成为避免欧元区解体的防火墙。

为何希腊不想留在欧元区?

2010年希腊陷入债务危机,国家近乎破产,以德国为主的国际债权国在援助希腊的同时,要求雅典政府改善管理,遵守紧缩财政的条件,不可像过去那样无节制地借钱,但紧缩的结果是减少福利,引起了希腊民众的不满。萨马拉斯实施的紧缩政策动了他们的福利蛋糕。

2014年12月29日,希腊议会第三轮总统选举失败,议会解散,宣布在1月25日举行提前立法大选。而希腊极左翼联盟提出反对希腊现政府的紧缩政策,反对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欧洲央行在援助希腊的同时要求希腊减少预算赤字、减少福利支出的条件,他们宣称要向凯恩斯主义回归。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领导的希腊激进左派联盟(Syriza)誓言,将会扭转国际债权人施加的改革,并重新协商纾困协议。如果该联盟上台,那么希腊的重启经济计划将被废弃。

多项民调显示,希腊即将在3周后提前举行大选,激进左派政党声势领先。这让人隐约感觉到,希腊人愈来愈倾向于“退欧”。

希腊退欧一旦成真 世界经济何去何从

“希腊退欧”是当年引发欧债危机的重要因素。而如今,在希腊似乎将摆脱六年危机之际,是去是留这一问号又卷土重来,在此背景下,跌跌不休的欧元该怎么办?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受到希腊退出欧元区担忧的影响,欧元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9年来新低,至1.19关口下方。

目前,希腊在民间市场借贷的利息超过了8%,是救助贷款利率的7倍有余,增加开支举步维艰,因此希腊“自立更生”的设想难免令市场惶恐。

同时,德国《明镜》周刊近日刊登的文章提出,当下,“欧洲病患”绝不仅仅是希腊一个。大坝一旦破裂,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会不会效仿“希腊模式”?德国政府经济顾问博芬格也表示,“这样的举措将给欧元区稳定性带来极高风险。”

除了不可估量的金融与经济成本(如银行业损失、欧元区传染效应等),欧盟的政治成本也不容忽视。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就意味着欧洲一体化的严重倒退,甚至带来欧元区土崩瓦解的风险。

当年IMF在2012年3月公布的一份报告中称,假如希腊离开欧元区,希腊货币贬值,以赤字支出的货币融资会推高通胀,工资和其他生产成本上行压力加大,会迅速削弱希腊的整体竞争优势。同时,希腊离开欧元区可能会让欧洲其他国家、全世界都付出经济代价。

分享到6.79K
编辑: 王璟标签: 希腊 欧元区
土耳其派坦克压境 叙利亚难民逃亡路遇阻 反战者白宫前“躺尸”抗议美空袭叙利亚 多人遭逮捕
土耳其派坦克压境 叙利亚难民逃亡路遇阻 反战者白宫前“躺尸”抗议美空袭叙利亚 多人遭逮捕
超模安布罗休沙滩诱惑 镂空泳衣秀S形身 豪门贵妇金喜善上海写真 慵懒卷发展风情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2014中国影响力

      详细>>

      “一带一路”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