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韩国上演“MERS”阻击战经济遭重创

法制日报单士磊 2015-06-11 15:51:37

韩国上演“MERS”阻击战经济遭重创

当地时间2015年6月7日,韩国首尔,民众戴口罩逛弘大区商业街。CFP供图

法制日报驻首尔记者 单士磊

韩国自5月20日确诊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例以来,截至6月8日上午,累计确诊病例增至87人,死亡病例6例,2500多人被隔离。由于疫情之初,韩国政府与医疗机构对MERS形势估计不足,防控措施不得当,导致疫情大有蔓延之势。另外,韩国保健福祉部“马后炮”式的防治措施多次遭到舆论与民众的质疑,政府形象一度受损。虽然青瓦台与地方政府以及民间医疗组织联合动员、积极应对,但是疫情何时能结束,目前难以判断。MERS疫情对韩国经济的影响已显现,尤其是旅游业遭受重创。

政府应对措施不力

5月20日,韩国确诊首例MERS患者,该患者有前往沙特、阿联酋和巴林旅行的经历。但在其确诊前,却因韩国保健当局固执地认为“巴林并非MERS病发国”,而拒绝了医院提出的确认请求。直到该患者去过的第二家医院接连出现新疑似患者后,才引起韩国疾病管理本部的关注。因政府对“首例疑似MERS病例”重视不够,推迟了首例患者的判定时间,导致追踪潜伏期接触者等所有对策都被推迟,可以说错过了防止MERS扩散的“黄金期”。

首例确诊后,疾病管理本部在防疫措施上再次出现失误,尽管韩政府将危险国家的范围扩大到中东10国,但对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的隔离措施过于宽松,即仅将在2米范围内与患者接触2小时以上的人列为需要隔离的对象,并根据该标准仅对与该患者同一病房的患者和家属进行了隔离。然而5月28日,住在距该患者10米远的同一栋楼另一病房的另一患者也被确诊感染后,整个状况陷入混乱。韩国当局不得不将范围扩大到同层病房的患者及其家属、访客。截至6月1日发现的18名感染病例中,有10名都不是第一批被隔离的对象。

5月31日,韩保健福祉部部长文亨杓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对MERS的传播力判断失误,未能找到部分首例患者接触者,对此表示歉意”。

另外,韩国保健福祉部于31日发表通报称,接下来一周是MERS防控的最关键期。因首例患者于5月20日被隔离,而MERS的最长潜伏期为两周,因此6月3日之后不会再有二次感染的病例,这一周过后,感染者增加势头将会大大减弱。

由于政府对于密切接触者虽然进行了劝勉隔离,但隔离措施执行并不严格。有意见认为,由于个别病例脱离了当局的防控范围,且部分密切接触者有可能“漏网”,如果发生三次感染的话,扩散速度反而会加快。

“屋漏偏逢连夜雨”,部分意见者竟一语成谶。保健福祉部6月3日公布了5名新感染病例,其中3名为三次感染者,即被感染者并非首例患者传染,总感染人数已达30人。自此,韩国MERS疫情扩散进入了新的阶段,而且,出现三次传染者,这在世界上属于首例,这也反映出韩国在疫情初期对MERS防疫措施的失败。

鉴于疫情的不断扩散,韩国保健福祉部成立了MERS管理对策本部,并针对疫情形势抓紧制定应对措施。朴槿惠总统也于6月5日亲临MERS现场——国家指定隔离区的首尔乙支路国立中央医疗院,以示政府共同应对MERS的决心。但是,保健福祉部对于目前的疫情只是发布“注意(黄色)”的危机警报水平,仍然固执地认为“只有在病毒扩散传播到地区社会时,才能启动‘警戒(橙色)’警报”。

疫情扩散仍在继续。6月6日,文亨杓不得不承认政府在疫情初期应对措施失败,而且,防疫当局相关人士也更正了初期认为“MERS不会在空气中传播”的误判。

截至6月8日上午,韩国保健福祉部公布,新增确诊患者23例。至此,确诊患者增至87例,死亡病例增到6例。与6月6日新增患者为9例相比,疫情扩散有呈几何数字增长的趋势。

保健部贻误战机遭指责

虽然韩国政府一直自诩2009年为消除甲型H1N1流感投入了6300亿韩元预算,提高了防疫技术,但对于阻止MERS疫情扩散却表现得有点束手无策,步步被动。

从疫情之初,就暴露出保健福祉部行动缓慢、措施滞后的短板,致使首例患者确诊被推迟了一天半时间,没能在第一时间掐断MERS传播链,贻误了“战机”。据韩国媒体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疗负责人表示,“在上月27至28日医院传染管理学会上,专家们一致声讨保健部疾病管理本部应对迟缓”。

高丽大学九老医院传染内科教授金宇柱表示“预防传染病扩散的核心是迅速找到并确认已接触传染患者的人或疑似患者,然后将其隔离在特殊病房(病毒不会流向外部的病房)内”。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保健福祉部的防控措施却屡遭诟病。首例确诊后,韩国当局虽对患者与接触人群实施了隔离措施,但是由于执行范围较小、标准不严,使需要隔离者与正隔离的人员“漏网”“逃离”现象时有发生。

上月29日发生在我国广东惠州的首宗MERS输入性确诊病例金某,就是韩国政府对疫情监管不力的佐证。另据韩国媒体报道,6月2日更是发生一名密切接触确诊患者、51岁的女性在家进行隔离期间,躲避首尔保健所的“监视”,擅自与友人一起乘大巴前往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的不负责任事件。这些事件均反映出,在韩国MERS疫情日益严峻时,韩政府对MERS隔离对象的管理上接连出现漏洞。

韩保健福祉部松懈滞后的防疫措施,遭到韩国民众的广泛质疑,怀疑其制定的防疫措施存在问题,根本没有按照实际情况作出适当反应,才导致MERS疫情的不断扩散。

第35例患者确诊信息的公布,更是把韩政府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同时也引起了国民的巨大恐慌。据悉,该患者是一位医生,在出现疑似症状之后仍然参加医院公务活动,外出与家人吃饭,甚至还参加了有1565人参与的大型社区活动,和与会者有直接或间接接触。直到其5月31日症状加重,才于当晚在某医院被隔离,6月1日被确诊为MERS感染者。

此消息一出,政府立即遭到韩国媒体的口诛笔伐,纷纷指责其防疫工作不力。《朝鲜日报》称,政府在应对MERS过程中最大的失误是,韩国卫生防疫部门忽视医院内集体传染的可能性,只把重点放在患者的亲密接触者身上。

信息不透明引发不信任

据韩国一民调机构5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对于韩政府采取的MERS应对措施,有68.3%的受访者表示不信任,其中表示很不信任的占39.6%。

另外,在韩政府疫情防控措施中最令人不解的是,每次对外公布疫情情况,但拒绝公开收治MERS确诊患者的医院及疑似患者的准确行踪。韩国政府一直表示为防止给患者和医院的声望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不便,不公开相关医疗机构名称,但此做法却遭到舆论的强烈批评。

韩国媒体认为,在疫情来袭时,政府及时做好疫情信息真实、透明、全面的公布工作,与采取积极的隔离治疗措施同等重要。疫情信息的真实公开,能够让公众全面了解疾病的相关情况。不给疫情谣言提供滋生、传播的土壤,社会就不会因疫情来袭而恐慌,但事实却与此背道而驰。据韩国《京乡新闻》报道,由于韩国政府未公开接诊患者的医疗机构,韩国社交网上广泛传播着一份“MERS扩散地图”,该地图对出现MERS患者的地区进行标记,并标示相关医院名称、地址及确诊情况。由于此消息无据可查,因而加剧了社会的恐慌情绪。

演变为政治攻防斗争

针对政府这种对涉疫情医疗机构信息模糊处理的做法,不仅韩国舆论表达了不满,一些市民团体甚至为此举行示威活动,地方政府也加入到了要求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共享MERS疑似患者及接诊机构信息、齐心合力共同克服MERS危机的诉求行列。

首尔市政府在多次要求公开“感染MERS医生(第35例)行踪信息”未果的情况下,6月4日,首尔市长朴元淳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批评中央政府不公开有关这名医生行踪的信息,表示首尔市政府将带头确保公众的安全,呼吁此前与该医生有过接触的民众自行采取隔离措施。同时,朴元淳宣布首尔进入“准战时状况”,启动自主防疫系统,确保首尔市民的生命安全。

由此,MERS事件正逐渐演变为政治攻防斗争,由于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围绕MERS防疫政策发生了正面冲突,导致社会不安情绪进一步加剧。但社会力挺首尔市政府的呼声逐渐高涨,认为“中央政府的应对太过迟缓,朴市长才作出了快速反应”。

分享到6.79K
编辑: 王璟标签: mers 韩国民众 韩国经济 首尔 韩国媒体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高考撕书狂欢过后 看各学科知识的正确打开方式 从叛逆少女到好莱坞导演:图片回顾寿星朱莉的精彩人生40年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美国书展

      详细>>

      贵阳数博会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