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MERS考验韩国政府应对能力

仅仅三周时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就在韩国快速传播,亚洲邻国也高度戒备。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再次考验政府的快速应对能力,疫情爆发初期韩国政府的应对不力受到多方诟病,目前正面临新一轮防控形势的严峻考验。

MERS考验韩国政府应对能力

6月9日,在韩国首尔,医疗人员在一处已关门的医疗中心急诊室前。 新华社/欧新中文

患者增速或放慢

据韩国保健福祉部10通报,韩国新增13例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新增2例死亡病例。至此,韩国MERS确诊患者增至108人,死亡人数增至9人。截至11日上午,隔离者人数也上升至3439人,641人解除隔离。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患者总数仅次于沙特而位列世界第二。

“中东呼吸综合征”是2012年9月在沙特首次发现的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疾病。这种病毒常能够引起人类发生从普通感冒到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等多种疾病。2013年5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将这种疾病命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这种病在沙特首次发现,继而在中东其他国家及欧洲等地区蔓延。目前业内对这种病毒全部的感染来源还不完全清楚,但已基本认定为一种人兽共患的疾病。

5月20日,韩国出现首例MERS患者,这名患者之前刚从沙特出行归来。之后MERS在韩国快速扩散。不到20天时间里,韩国京畿道、首尔、大田、全罗北道以及军队中先后出现确诊患者。形势之严峻,令韩国政府及各界始料未及。有分析人士认为,两个“意料之外”的因素加剧了这次疫情。

第一个“意料之外”是出现了“超级传播者”,即所谓将病毒传给10人以上的病人。专家指出,一般而言,每名MERS患者二次传染的人数仅为0.7人。但截至目前,韩国首名确诊患者已先后导致33人感染,不仅他的家人,与他同病房的患者、医护人员,甚至不同病房的患者和短暂停留的探视者都不幸被其感染。

第二个“意料之外”是医院成为传播病毒的温床。据韩国保健福祉部通报,目前出现的64例确诊患者全部集中发生在6家医疗机构内。专家分析,封闭的通风系统、隔离措施不彻底、看护和探视文化等可能造成MERS病毒在医院内大面积传播。截至目前,MERS疫情主要发生在平泽圣母医院、三星首尔医院、建阳大学医院等医疗机构内,感染病毒者大多为患者、医务人员及访客。韩联社报道称,新增13名确诊患者中有10人在三星首尔医院感染MERS病毒。在医院外部受到感染的病例尚未出现。新增2例死亡病例中,一例生前患有酒精性肝硬化和肝炎,另一例患有多发性骨髓肿瘤。两人都于5月27日在三星首尔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时被第14例患者感染。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MERS表现为死亡率低、传染性强。这与上月20日出现首例MERS患者时认为该病毒传染性弱、死亡率高的主张正好相反。确诊患者主要症状为发热和咳嗽,咳痰和肌肉痛和呼吸困难的症状比例紧随其后。这是大韩传染学会对可分析的58名确诊患者的症状进行检测的结果。

目前韩国已有六名患者康复出院,最新出院的一名为77岁的女性患者。有一名50岁的男性治愈患者表示,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症状并不比流行性感冒更厉害。这名患者的主治医生说,这名男子之所以能迅速康复,是因为他原本身体健康,加上早发现早治疗,从而把握住了时机。

据韩国保健福祉部下属的MERS管理对策本部介绍,这轮疫情“震源点”平泽圣母医院的疫情扩散情况总体已趋于平息。三星首尔医院作为第二大传播点,预计疫情本周会加速蔓延。韩国保健福祉部预计,本周过后,韩国全国确诊病例数量增速将逐渐放缓。

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克里斯蒂安·林德梅尔5日说,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相比,目前MERS显现的持续人际传播能力较弱,民众不必过度恐慌。他还说,目前中国和韩国已采取了必要的防护措施,对疑似病人进行确诊、隔离和治疗,密切追踪与患者接触人群,并在必要情况下对其进行隔离观察。

林德梅尔同时表示,截至目前,世界卫生组织还不推荐展开旅客筛查和出行限制等方面的应对措施。对于主动进行自我隔离的人,世卫组织建议14天的观察期。

应对不力遭质疑

韩国政府7日公布了针对MERS的强力综合应对措施。由于新增确诊患者均在医院内感染,医院管制将成为重中之重。韩国代行国务总理职务的副总理崔炅焕表示,出现MERS确诊患者及患者曾去过的医院共24家。

代行总理职权的韩国副总理崔炅焕当天在记者会上说,新出台的措施包括:加大MERS防治信息公开力度,持续公布确诊患者收治医院及曾逗留医院的名单;加强对自己在家隔离人员的监管,采取1对1的严密监测,并对其进行手机定位追踪。崔炅焕强调,政府将对相关医院进行强力管制,严防疫情从医院扩散到社会上。

目前韩国保健福祉部已公开了所有收治确诊患者的医院、确诊患者曾逗留过的医院名单及危险时间段。保健福祉部在7日最新通报中呼吁,在危险时间段访问过相关医院的人员应在家隔离,并及时通过热线电话或者网络与各地卫生部门联系。通报强调,希望有疑似症状的民众不要随意访问医疗机构,而应首先拨打热线电话,等待医疗人员上门检查。

此外,韩国保健福祉部8日说,将与世界卫生组织组成联合评估团,针对其境内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开展相关工作。据悉,评估团由世卫组织成员和韩国境内外专家共16人组成,于9日至13日期间讨论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和传染控制,访问出现感染病例以及进行隔离的医院,与韩国疾病管理本部一起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特性进行分析等。按计划,13日评估结果将报告给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并召开新闻发布会。

但是韩国的这些措施并未阻挡媒体对政府应对不力的批评声音。分析人士指出,韩国MERS疫情迅速扩散,暴露出韩国政府在防疫管理上存在的诸多问题,如反应过慢,措施散乱等等,值得人们反思。

韩国主要报纸8日头条均关注这轮疫情。韩国《朝鲜日报》的《韩政府在中东呼吸综合征暴发18天后才公布涉疫情医院名单》,《韩民族新闻》的《韩政府公布涉中东呼吸综合征医院名单  总统仍未出面指挥防疫工作》及《每日经济》的《中东呼吸综合征恐惧扩散  韩国逐渐被孤立》等都在标题中对政府作出批评。

《韩国时报》发表社论说:“政府最终公布了24家涉疫情医院名单,但这为时已晚……此前与疫情的斗争证明,我们不仅要抗击病毒,更要有效与民众沟通。”

韩国政府首先被指早期预警不力。在发现首例确诊患者后,韩国保健当局起先一再表示这种疾病“传染性不强”,此后又多次强调发生第二代人传人“可能性不大”。正是由于重视不够,政府的初期防控措施过于薄弱。

其次是应对措施滞后。在首位患者确诊后,韩国政府起先仅以保健福祉部旗下中央对策本部的名义开展防治工作,直到6月3日总统朴槿惠才下令尽快成立MERS防治应对领导小组。而本应当行使重大安全预警职能的国民安全处,直到疫情发生后的17天,才向国民发送预防MERS预警短信。

最后是政府公开信息渠道不畅。出现首例MERS确诊病例及有关医院暴发大面积感染后,一些网络谣言不断在社会上流传,造成部分韩国民众产生恐慌情绪。韩国政府曾一再表示,为了不引发社会公众的恐慌,坚持不公开相关医院和患者信息的原则,但这反而引发社会及公众的更大恐慌,亦使得流行病学调查和隔离预防体系频频出现漏洞。据韩国媒体报道,一名被要求在自家隔离的确诊患者接触者,因觉得“隔离无聊”,竟然与朋友外出打高尔夫球。

政府措施不到位的情况下,韩国民众不得不选择自我保护。近日来,韩国多地医用N95口罩销售一空,街上随处可见戴口罩的行人,大型超市、百货商店、公园等门庭冷落。首尔市还取消了自行车大赛、马拉松大赛等多个大型活动。韩国教育部门表示,首尔已有百余所学校停课,全国已有1300所学校暂时停课。

韩国民调机构5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由于对政府防疫不力感到不满,民众对朴槿惠政府的支持率下滑至34%,较上周降低6个百分点。

中国防控疫情再输入

5月29日,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通报了我国发现首例来自韩国的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对此,美国知名智库美国外交学会的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认为,考虑到MERS的传播能力和中国对公共卫生事件的监控和反应能力,疫情在中国大规模暴发的可能性“不是很高”。

黄严忠日前在该学会网站博客上撰文给出3个理由。首先,全球90%的MERS病例都集中在中东地区,特别是沙特阿拉伯。欧洲、非洲、北美和亚洲也都有病例,但除韩国外,这些病例都是零星分布,没有发生持续的群体传播。

其次,与许多传染性疾病相比,MERS的人际传播能力有限,很多病例都是医院感染,或者是在缺乏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与患病家属密切接触导致的。平均而言,每个MERS病例会导致0.6到0.7个二代病例,传播速度远低于“非典”(每个病例平均产生2到5个二代病例)和埃博拉病毒(每个病例平均产生1到2个二代病例)。此外,跟“非典”疫情不同,目前还没有发现真正传染能力很强的MERS“超级传播者”。

第三,对MERS这样的传染性疾病,中国已经发展出相对强大的监控和反应能力。过去十年,中国加大了对公共卫生领域的投入,并且建成了从县级到国家层面的四级疾病预防和控制框架。中国的联网疫情报告系统让医院能够直接向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疑似病例。据报道,从2012年以来,中国已经针对MERS这样的疾病制定了一套应急反应方案,并培训医务人员处置疑似或可能病例。在韩国保健福祉部向中国通报有关情况后,广东的卫生部门仅用了4个小时就找到并隔离了首个MERS病例。

黄严忠同时表示,就像中国卫生部门官员警告的那样,更多MERS病例入境的可能性非常高,因为该病感染症状与其他呼吸系统疾病通常难以区分,从而难以被确诊。中国处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显著提升,但疾病报告和反应系统仍需要继续改进。

中国卫计委10日表示,韩国近日MERS疫情增加较快。由于中国与韩国和中东人员来往较多,疫情输入中国的风险明显增加。传染病防控专家提醒,MERS的早期症状与感冒相似,目前还没有可用的疫苗或特异性治疗方法。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提醒,赴中东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约旦、也门、阿曼、阿联酋、科威特、伊拉克等),或到近期有疫情发生国家(如韩国)的民众如有发热、咳嗽、呼吸困难等急性呼吸道症状,入境时应当主动向检验检疫部门口头申报。此外,入境后两周内出现急性呼吸道症状者,应当立即到医院就诊,就医时做好个人防护避免感染他人,并向医生说明近期旅行史,以便及时得到诊断和治疗。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高考撕书狂欢过后 看各学科知识的正确打开方式 从叛逆少女到好莱坞导演:图片回顾寿星朱莉的精彩人生40年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美国书展

      详细>>

      贵阳数博会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