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MERS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中国日报网6月12日电 韩国爆发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这绝不仅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事实上,对一个关心医院盈利甚于公众健康的政府来说,这点显而易见。如果利润是韩国政府的一个主要,或说唯一关切,那么政府最担心的可能是MERS对商品流通和消费构成的威胁。

毫无疑问,MERS会威胁到商品流通,包括生产、消费、以及有偿工作。现代政府和许多国家机构是为调控资本交换条件而存在的理由——这也是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称所谓的资本主义经济自身的“现实性”。为了实现交换,必须保证条件恰当。战争、饥荒、社会动荡等因素都会对商品和服务的交换构成威胁。

许多当代思想家早已开始关注这一问题,包括马克思、福柯以及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等。对于政府在调控商品交换条件中扮演的角色阐述最明确地当属美国社会学家弗莱德·布洛克(Fred Block)。

布洛克在其1977年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基本的两元论观点:为筹措资金维持自身运转,政府必须实施一系列结构化激励措施,为此政府通常会从两方面着手:企业信心和阶级斗争。福克斯新闻的报道至少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企业信心确实十分重要。政府通过税收和其他收入筹集资金的能力完全取决于经济活动。此外,在经济衰退期,公众对政府和国家的支持可能会在经济衰退时崩塌。

众览韩国媒体对MERS爆发的报道,不难看出这场疫情对韩国政府和国家的(经济)利益带来的威胁。《韩国日报》的一篇相关文章明确指出,MERS爆发对经济的危害最为严重。

这篇文章的作者李英昌(Lee Young-chang)写道:“即使此前岁月号沉船造成的国内需求下降能够恢复,MERS这场危机又会严重打击消费。”

这篇文章进而引用了同在现代研究机构(Hyundai Research Institute)的林惠晶的话:“在这样一种疾病爆发之后,消费者尽可能减少出游及商场购物,避免去一切人流密集的地方。如果疫情持续,家庭或企业的消费与投资都会取消或推迟。”李英昌进而评价道:“这意味着MERS让社会持续动荡不安,经济的恶性循环将不可避免:家庭消费减少→企业生产与投资减少→雇佣员工人数减少。”

受到MERS影响最严重的将会是旅游业。

MERS疫情爆发持续时间较长,很可能导致大中华地区的游客减少。由于2003年至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让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游客对于传染病的传播较为敏感。这些游客已准备取消前往韩国的旅游计划,减少了在韩国的消费。

当年在中国大陆与香港爆发的SARS对经济造成了严重后果。与SARS爆发对其他东亚地区带来的经济影响相比,李英昌发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2003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环比下降了2.9%。香港经济在2003年前两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负数。SARS造成的经济损失估计有55万亿韩元(约550亿美元)。

对于MERS疫情爆发,韩国政府采取了多种措施,然而还是应对不力。记得政府采取行动的首要动机非常重要。即使政府以公共卫生之名采取行动,在很大程度上(虽然并不完全是)与以商业利益之名并无二致。对朴槿惠来说,结果有可能是既受到商界也受到民众的批评。

分享到6.79K
编辑: 田阿萌标签: MERS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高考撕书狂欢过后 看各学科知识的正确打开方式 从叛逆少女到好莱坞导演:图片回顾寿星朱莉的精彩人生40年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美国书展

      详细>>

      贵阳数博会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