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美国能源神话破灭 页岩油企纷纷跌成仙股

中国日报网8月20日电(信莲)据福布斯中文网19日报道,专栏作家Christopher Helman撰文称,随着油价在周一报收于每桶42美元下方,美国石油天然气热潮终于土崩瓦解。处于破产或重组之中的公司数量一直在增加,而未来几个月的形势会越来越暗淡。营收持续下滑、盈利逐渐消失以及石油天然气储量价值持续缩水将会碾压石油企业的再融资能力,更不用说借贷新资金或出售股票。

原文如下:

上周两家公司的经历证明,即便在业内拥有响当当的大名于事无补。墨西哥湾钻井承包商赫拉克勒斯海上开采公司(Hercules Offshore)宣布,该公司已经与债权人达成一项拟定好重组计划的破产协议,计划将12亿美元债权转换成股权,并且募集4.5亿美元新资金。而萨姆森资源公司(Samson Resources)上周五宣布,该公司正在协商一项重组计划,拟由第二留置权持有人再向该公司注入4.5亿美元,以此换取该公司重组后的全部股权

萨姆森是到目前为止此轮油价暴跌中最大的破产油企,而且是对私募股权巨头KKR颜面的沉重打击。KKR在2011年牵头斥资72亿美元对该公司进行了杠杆收购(LBO)。此项交易是一项经典的杠杆收购交易:在大约30亿美元净资产的背后有超过40亿的债务。当时这似乎是笔划算的买卖。总部设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萨姆森由查尔斯·舒斯特曼(Charles Schusterman)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创立,当时已经发展成为全美最大的非上市石油企业之一。该公司在北达科他州、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拥有大片似乎很适宜再开发的土地。富有经验的KKR团队认为自己可以从萨姆森身上压榨出许多价值。自从2001年舒斯特曼去世之后,萨姆森一直由他的女儿史黛西(Stacy)执掌。老舒斯特曼会为女儿签下这份千载难逢的协议而感到自豪,因为回过头来看她算是在页岩油气田市场处于顶部时将家族核心资产成功套现。KKR及其股权合伙人不久就意识到,他们支付的价格极其高昂。这种痛苦已经扩散开来。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Itochu Corp)在那项杠杆收购交易中出资10亿美元,以此换取萨姆森25%的股份。两个月之前,该公司以1美元的价格将这部分股份回售给萨姆森。

KKR及其合伙人或许至少能感受到一丝于事无补的安慰,因为他们收购萨姆森的资金有一部分将用在慈善事业上。以女族长林恩(Lynn)为首的舒斯特曼家族把他们从中获得的大部分意外之财(23亿美元)捐给查尔斯和林恩·舒斯特曼基金会(Charles& Lynn Schusterman Foundation),该基金会致力于犹太人的慈善事业以及塔尔萨的教育项目。

在石油投资中失败的远远不是只有KKR及其合伙人。在过去的一年里,标普500指数中的能源公司股价总体下跌了27%。标普全市场指数(其中还包括处于困境的煤矿企业)中涵盖范围更加广泛的能源公司股价同期下跌了46%。能源企业债券持有者也蒙受损失。彭博社报道,能源企业总计达2,120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的平均收益率为11.8%。惠誉评级公司(Fitch Ratings)上周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今年能源企业的债务违约率已经达到3%,而且很可能会攀升至4%。该行业往年的平均违约率是1.9%。据惠誉报告,一家公司在完成债权转股权的交易之后,最终被迫进入破产重组进程的几率为66%。

那么接下来哪些公司将会倒闭呢?正在走向破产的困厄企业名单越来越长。自从2014年以来,桑德里奇能源公司(SandRidge Energy)、古德里奇石油公司(Goodrich Petroleum)、斯威夫特能源公司(Swift Energy)、能源二十一公司(Energy XXI)以及哈尔孔资源公司(Halcon Resources)的市值都已经跌去了90%以上,这些企业都背负着太多的债务,倘若能够安然渡过此次危机,那就会很幸运了。

桑德里奇能源公司在2012年发行了8.25亿美元票面利率为7.5%的债券,这批债券的收益率在2014年7月最低只有5.3%,到上周却已飙升至40%,而这些债券的价格已经从109美分跌至23美分。上周五,桑德里奇首席执行官詹姆斯·贝内特(James Bennett)宣布,他已经与贷款机构达成一项协议,拟对该公司5.25亿债务进行再融资。桑德里奇将以9,450万美元的价格回购面值2.5亿美元的高级无担保票据,并且再换取定于2022年和2023年到期的2.7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此举削减了桑德里奇的债务,免除了每年1,900万美元的利息支出。但这感觉像是用创可贴来治疗心脏病发作;桑德里奇仍然背负着超过40亿美元的债务。在最近一个季度里,债券利息和优先股股息消耗掉了桑德里奇2.3亿美元营收中的8,000万美元资金。

很难看出古德里奇石油公司能如何避免破产。据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2年发行的2.75亿美元票面利率为8.875%的债券的最新交易价格为28.42美元,收益率为58.66%。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已经实现营收5,000万美元,而其在6.22亿美元长期债务占用的利息支出就高达2,700万美元。早在今年2月,古德里奇想尽办法发行了1亿美元第二留置权票据。今年3月,该公司说服投资者以每股4.15美元的价格注资买入该公司新发行的5,000万美元普通股。现在该股股价已经下跌至88美分,而在2014年6月还高达29美元。自从那个季度末之后,古德里奇以1.18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旗下在老鹰潭(Eagle Ford)页岩区持有的资产。这使得该公司差不多所有债务都由海恩斯维尔(Haynesville)页岩气田以及完全不盈利的图卡卢沙马林页岩项目(Tuscaloosa Marine Shale)为后盾。古德里奇是否拥有更多的生命线呢?极不可能。

斯威夫特能源公司已经坚持了这么久,这点令本身就让人佩服。一年前,该公司票面利率为7.875%的高级债券的交易价格为104.5美元。然后对冲基金贝克街资本管理公司(Baker Street Capital Management)开始抱怨该公司资金配置不当以及债务沉重,并且开始始鼓动高层换血。CEO布鲁斯·文森特(Bruce Vincent)今年初离职,该公司聘请拉扎德公司(Lazard & Co.)策划重组方案。一个月之前,为了帮助偿还贷款,斯威夫特提出要发行6.4亿美元债券。这看起来不太可能找到买家。今天,斯威夫特的债券交易价格为23美元,收益率达45%。斯威夫特的股价在2011年曾高达46美元;到2014年年中下跌至13美元,而周一报收于58美分。斯威夫特的股票市值为2,700万美元,而长期债务却高达11亿美元。

墨西哥湾开采商能源二十一公司去年5月出乎市场意料,成功地为其发行的6.5亿美元新债券找到买家。据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自那以来,那批债券的收益率已经飙升至46%。能源二十一公司在46亿美元债务的重压之下举步维艰,其中大部分债务源自于2014年收购对手EPL石油天然气公司的交易。据说该公司正在就债务置换问题与债权人进行谈判,如果谈判成功则将延长债券到期时间。上周,在一份最新运营情况简报中,能源二十一公司透露,该公司的开采成本为每桶油当量(BOE,石油桶数加天然气当量)52美元现金。按照当前的大宗商品价格计算,该公司每桶产量至少要亏10美元,而其日产量超过55,000桶油当量。利息支付和优先股股息的数额合计相当于每桶19美元。这无疑是在大把烧钱。该股股价今天报收于1.70美元;2012年初其股价曾经高达38美元。

哈尔孔资源公司也身陷困境之中,据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公司高级无担保债券的收益率从今年5月的14%飙升至今天的27%。今年早些时候,哈尔孔进行了两次债权换股权的交易,并且在4月发行了7亿美元新债券。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37亿债务的利息支付消耗掉40%的营收。几周前,标普公司(S&P)不可思议地将其给予哈尔孔债券的评级从“选择性违约(SD)”上调至B-。他们的依据是什么呢?哈尔孔不太可能再进行债权换股权的交易。为什么呢?因为到目前为止哈尔孔的股价已经跌得很低了,任何债券持有者都不会对其股票感兴趣。哈尔孔的高级无担保债券得到的评级为CCC,这意味着在一次常规违约中,债券持有人如果能够收回票面价值的一成便已经很幸运了。到目前为止在哈尔孔身上的最大输家看来是达拉斯亿万富豪威廉·赫伯特·亨特(W. Herbert Hunt)。2012年底,他的亨特石油公司(Petro-Hunt)将旗下位于巴肯页岩区(Bakken)的资产作价7亿美元现金外加1亿股哈尔孔股票出售给哈尔孔,当时哈尔孔的股价为7.45美元。亨特在哈尔孔股价下跌期间一直持有这些股票,由此损失了大约6.5亿美元。不过,他本来还会更倒霉,因为他原本可能会投资于萨姆森。

译|陈玮 校|李其奇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为生活添色彩 盘点纽约帝国大厦灯光秀特别造型 双胞胎宝宝激萌走红屡遭搭讪 辣妈写答题板机智回应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美国书展

      详细>>

      贵阳数博会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