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就是新的发展阶段的一般性特征

作者:宋立 来源:光明网
2016-01-12 17:13:38
分享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教授宋立

如果要评选当前中国乃至世界最流行的经济词汇,应该非“新常态”莫属。实际上,“新常态”概念一经出现,就迅速在神州大地流行起来。去年以来,“新常态”一词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已经渐渐成为最重要的经济关键词。正如任何新概念、新理论、新方法出现后的情况一样,其理解和领会必然有一个过程。但不一样的是,新常态在中国的认知、理解和领会过程明显被大大缩短了。

即便如此,目前在新常态的理解上,尚在探索之中,处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状态。尽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给出了比较明确的系统阐述,但围绕新常态的深入研究、思考、探讨仍在继续之中。

有的人借用“增长经济学”的词汇steady state将新常态解释成稳态或均衡态,认为一旦进入新常态,中国经济将进入体制和增速相对稳定的时期。按照这种观点,目前只是在进入新常态的过渡过程中,还不能说已经完全进入新常态。应该说这种看法基于经济学理论,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从我国经济现实来看,虽然新常态所描绘的大部分特征已经出现或正在显现,无疑已经处于新常态的导入阶段。如果将新常态理解成为将来时,对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我国经济发展的指导意义必将减弱。

有的人把新常态解释成为一好百好的理想状态,认为一旦进入新常态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有些人则将新常态描绘得比较悲观,似乎进入新常态就意味着好日子过完了,等待我们的都是苦日子。显然,两种看法虽都不乏灼见,但均有失偏颇、不够客观。进入新常态,意味着未来的日子必然有所变化,坏日子可能比过去要多,甚至会越来越多,但并不是好日子彻底过去了。实际上,进入新常态既有好日子也有坏日子,并不像有些人所说的,好日子过完了,接踵而至的全是坏日子。我们更倾向于认为只要努力了坏日子也有可能变成好日子,如果不努力好日子也会变成坏日子。当然,也不是正好相反,进入新常态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一好百好了。

更有甚者,正像许多新观念的出现一样,新常态现在也像是一个筐,有些人见什么都往里装,想像新常态,以自己的方式理解新常态,赋予了新常态许多想当然、甚至不该有的东西。有些地方以新常态为依据人为地压速度、减增长,有些人甚至将新常态当作“不作为”的挡箭牌。

新常态,既不能片面解读,更不能片面运用。总书记几次讲新常态,侧重点并不相同,前几次讲困难和挑战,后几次讲机遇和趋势,但总体上既强调了困难和挑战,也强调了机遇和优势,全面系统,实事求是。但有些人在理解中只看到其中一些方面,没有看到全面的阐述,要么各取所需,按照自己的想法和理解剪裁或随意取舍。

我们认为,对于新常态不能只看到困难和挑战而悲观失望,也不能只看到机遇和趋势而盲目乐观。新常态意味着不能再片面追求GDP,但并不意味着不追求GDP。新常态是去唯GDP,而不是简单去GDP。尤其不能以新常态为借口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过去地片面追求GDP,转为人为地压缩GDP。

有权不能任性,有位不能偷懒,理解的失误不但将导致执行的偏差,或许还有可能为新常态“抹黑”,甚至将延误我们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进而影响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实现。

认识新常态是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第一步。深入研究、全面理解、准确把握,是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必然要求,也是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紧前工序,更是理论工作者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责任所在、使命所在。

我们认为,新常态就是新的发展阶段的一般性特征,是经济发展新阶段的客观规律性变化。要客观认识新常态的含义和特征,不可以给新常态附加我们过多的主观愿望,给它承载它不该有的东西,更不能将新常态作为一个简单的压速度、弃增长的任务来完成。

当前对新常态的讨论之所以存在两种不同的认识。究其实质,主要是对新常态是客观特征还是主观愿望、是现实状态还是理想状态等问题的理解存在比较大的差异。

一要客观现实地认识新常态。新常态是一个现实状态,而不是理想状态。我们认为,新常态是基于先发国家经验、并结合我国国情,对我国未来发展阶段可能呈现的客观特征的想像与刻画的一个客观状态,而不是我们对未来发展阶段特征的愿望或期盼。虽然可以凭借我们的努力,实现我们的一些愿望和理想,但新常态本身是一个现实状态,表达的是一些客观特征。不能带着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来想像新常态,不可以给新常态附加我们过多的主观愿望,给它承载它不该有的东西。旧常态有旧常态的问题,新常态也会有新常态的问题,如果认为未来实现了新常态就什么问题都没了未免过于理想化。

二要辩证地看待新常态。新常态是经济发展新阶段的一般状态或特征,新常态并不意味着一旦进入新常态就一好百好,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经济发展在不同阶段有不同阶段的特征,总体上是循序渐进,在发展中螺旋上升。同时,每个发展阶段也有每个发展阶段的问题。比如人在青少年时期,特点是“拔个子”,但可能出现偏瘦等“结构问题”以及出现青春痘等伴生现象;中老年时期的特点是长得比较“壮实”,青春痘等没有了,但生长速度有所下降,还可能会出现“啤酒肚”。经济发展在某种意义上也一样,早期可能会“快而不好”,成熟阶段可能会“好而不快”。从“两个一百年”目标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未来的发展阶段要“又好又快”、“又快又好”,而不是一下子从“快而不好”进入“好而不快”。

三要以平常心来看待新常态。进入新常态,客观上意味着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将告别过去的两位数增长,由过去的高速甚至超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或次高速增长。主观上意味着我们不再也不应追求高速度,更不能片面追求高速度甚至不计代价追求高速度。但对于习惯于、或执着于高速度的人而言,也许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焦虑感。以平常心来看待新常态,一方面,意味着不必对经济速度减缓产生焦虑感。另一方面,也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对增长速度去之而后快,将GDP视为万恶之源,刻意地人为压速度,甚至把新常态当作一个简单的压速度、弃增长的任务。当前尤其要注意这种倾向,在研究制定“十三五”规划的过程中,要以平常心来认识和把握增长速度目标,既不能脱离潜在增长率继续追求高速度,也没有必要人为地刻意压低速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