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争夺亚洲“基建之王”:东南亚经济崛起有望?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1-25 16:03:13
分享

中日争夺亚洲“基建之王”:东南亚经济崛起有望?
 
对交通拥堵和电力紧张的东南亚国家来说,中日间为获得他们的青睐而开展的竞争是一大好事。

中国日报网1月25日电 据美国《基督教箴言报》报道,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Jakarta)人流拥挤,高耸入云的商店林立。在抵达一家商店之后,萨菲拉·苏旺迪(Saphiera Suwandi)立刻对拥挤的街道抱怨连篇。

“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浪费汽油钱。”苏旺迪一边小口喝着新鲜西瓜汁一遍抱怨道,“而且情况还越来越糟。”

苏旺迪女士说,十二月初,在下着雨的下午,从邻市南唐格朗(South Tangerang)的家开到这里只花了一个半小时是很幸运的。“这并不糟,”她说,“有时候要花三小时。”

雅加达中心区(Greater Jakarta)居住着约3000万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这个大都市的交通(印尼语中读作“macet”)因极其拥堵而“名声在外”,短途游览在这里可能演变成耗时漫长的长途跋涉。高峰时间长达60多分钟,在此期间,路上车辆几乎寸步难行。水泄不通的车道和交通事故让地面交通陷入瘫痪。

和许多东南亚城市一样,雅加达因基础设施落后而苦不堪言。但这样的状况去年很快得到好转,因为中国和日本——亚洲两大富裕国家和相互最有力的竞争者——都承诺帮助雅加达建设新铁路、道路和第一条地铁。

亚洲两大巨头开展了激烈竞争,印尼首都的基础设施项目争夺仅仅是其中一条战线。林蓬儿(Lam Peng Er)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教授,研究中日关系。他戏称中日间不断升级的竞争是“一场大戏”,是贯穿21世纪的长期对抗。

除了争相扩大亚洲地区的影响力。两国还发起了一场涉资数十亿美元的“金融竞赛”。新登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由中国牵头,引起日美忧虑,担心中国将按照自己的方式重塑全球经济日程。林教授和其他分析师表示,现在宣布谁赢谁输还为时过早,但东南亚国家在此过程中能获益良多。

“很显然真正的机遇已经到来,”阿尔内·韦斯塔说道。他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的教授,研究亚洲地缘政治。“通过让中日两国相互牵制,东南亚国家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

亚洲发展银行(ADB)预计亚洲须在2020年前在基础设施上投入八万亿美元,以维持其经济发展和生活标准。中日都希望满足这一巨大的需求,这也可以刺激两国增速减缓的经济。

11月,日本和菲律宾签署了价值20亿美元的铁路项目,这是日本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援助协议。与此同时,中国正建设耗资60亿美元的中老铁路,最近也向越南保证将资助其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对交通拥堵和电力紧张的东南亚国家来说,中日间为获得他们的青睐而开展的竞争是一大好事。亚洲发展银行称,如果合适的项目完工,这一地区的人民在2010-2020的十年间可以获得4.5万亿美元额外收入,2020年之后还能获得8.5万亿美元收入。

跨越基础设施鸿沟

不管是从普通市民还是企业家的身份来说,苏旺迪都不喜欢雅加达拥堵的街道。苏旺迪一家在南塘格朗开了一家鞋厂,在雅加达市中心开设了七间零售店。

“交通有时候是我们要花很多心思的地方,”苏旺迪说。“我们努力寻找相对畅通的道路,还改变发货时间。”针对小批量发货,苏旺迪一家雇了摩托车司机。相比起其他时候开的面包车,摩托车在拥挤的街道里行驶起来更为便利。

世界银行(World Bank)预计印度尼西亚在接下来的五年中需要投资600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以赶上经济发展的步伐。但在过去的20年中,印尼基础设施发展速度堪比现在一塌糊涂的交通速度。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东南亚国家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就大幅缩减,至今仍未恢复原来水平。目前,印尼在道路、铁路和其他公共工程项目上的投资只占每年GDP的3%,还不到危机前的一半水平。

印尼无法独自应对不断扩大的基础设施需求,因而转向中国和日本求助。例如,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参与了雅加达主要港口的大型扩建。此外,印尼与日本联合财团开始建设途径雅加达市中心的大型快速交通体系,项目耗资30亿美元。

中国国有企业和银行也不甘落后,各自签署了合约,包括价值25亿美元的协议以升级印度尼西亚东部的30个港口,和价值55亿美元的协议以建设雅加达和万隆(Bandung)之间的铁路。

“中国和日本都非常希望赢得印尼的欢心,”经济学家古斯塔夫·帕帕奈克(Gustav Papanek)说。他已研究印尼50年,也担任这方面的顾问。“中日之争对印尼有利。”

 东南亚正在崛起

虽然东南亚基础设施落后,但分析师预计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东南亚仍会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预计截止到2020年底,东南亚地区经济平均增速为4.6%。

与此相反,日本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已经四次陷入经济萧条,而中国由出口型工业国家向服务型经济转型,也已经使中国经济告别了过去两位数的高速增长。

为了寻找经济增长的新方式,中日两国都将目光投向了东南亚,寻求新的投资机会。最近一项针对中日韩商界领袖的调查显示,2016东南亚将会是海外扩展最具潜力市场。

2015年11月于马来西亚举行的亚太领导人年度峰会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向不断扩大的东南亚基础设施贷款资金池再注入100亿美元。

此后,亚投行(AIIB)今年一月在北京开业。虽然日美拒绝加入,但亚投行迄今已有57个成员国。亚投行的资本为1000亿美元,将用于资助亚洲主要的基础设施项目。此外,中国还在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以重振连通中亚与欧洲的丝绸之路。中国也计划采取类似战略振兴途经东南亚的海上丝绸之路。

为争取竞争优势,日本已承诺将大幅缩短基础设施贷款的批准时间,由原来的三年减少到18个月至两年。日本也愿意承担更多金融风险,同意之后的每笔贷款将无需政府担保。此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也在峰会上表示,日本和其支持的亚洲开发银行将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为亚洲提供1100亿美元基础设施资金。

“鉴于中日关系的现状,与亚洲国家尽可能多得交好能带给日本政府直接利益,”哈佛大学的韦斯塔博士说。他补充道,除了寻求经济利益以外,“出于安全原因,日本也需要更重视自己的地区地位。”

韦斯塔说现在要说哪个国家处于上风还为时过早。日本长期以来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更紧密,但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影响都在不断扩大,使其成为日本一大对手,也引发了激烈的“招标战争”。

中国同意印尼政府不使用政府预算、不提供主权担保的要求,因而击败日本,赢得了印尼第一条高铁的建设权。但上个月,日本与印度成功签署了150亿美元的协议,将在孟买(Mumbai)和艾哈迈达巴德(Ahmedabad)之间建设高铁。

泰国的高铁建设

居住在泰国北部第一大城市清迈(Chiang Mai)的居民迫切期望能建设一条通往曼谷的高铁。酒店和餐厅期盼旅游业能得到发展,而商人则希望外出能多一个选择。

“现在的火车都太慢了,而且总是晚点,”鲍尔斯旅舍(Pause Hostel)的合伙人撒克森·阿毗采(Saksan Apichai)说。“高铁将给商业带来好处。”

这条高铁将由日本帮助建设。在日本和泰国官员详细研究四百多米长的路线,并协商如何筹集81亿美元建设资金之后,高铁项目预计将于2019年开工。

如果项目完工,这将标志着日本第二次输出子弹头列车技术。这一技术深受日本人喜爱,被视为日本技术和经济力量的象征。

这也将是泰国最早建成的一批高铁,标志着泰国升级铁路系统过程中重要的里程碑。在此之前,泰国已经连续多年忽视铁路系统。泰国近年来持续不断的政局不稳致使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或是延期,或是遭到忽视。

泰国政府已承诺在接下来的七年将投入一千多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以最终解决这一问题。资金将从多个渠道筹集,包括日本和中国。高铁项目主要规划了接下来两年的建设内容,包括一条北起中国,贯穿马拉西亚,南至新加坡的铁路。

泰国交通部部长阿空·丁披他耶拜实(Arkhom Termpittayapaisith)向路透社表示,“2016和2017年将是历史上基础设施建设规模最大的两年。”

泰国的基础设施落后不堪。对阿卡潘·万捏池(Akkapon Wanich)来说,多大规模的改善工程都启动过晚。阿卡潘今年27岁,他的父亲在清迈开了一间服装厂。最近,他从曼谷搬回家乡,在家庭企业中帮忙。他打算几年后继承父亲的工厂,而且有着远大的理想。

“对我父亲来说,现在的工厂规模已经可以了,但对我来说还不够,”他说,“我希望扩建工厂,在新兴市场里寻找新客户。我想再扩大工厂规模。”

阿卡潘知道他不能全靠自己扩大工厂。他需要可靠的道路和铁路来建立供应网络;需要可靠的电力供应来提高生产力;需要可用的港口向海外运输货物。

但让他高兴的是,中国和日本都再乐意帮忙不过了。

(编辑:齐磊 审校:涂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