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风险管理“迎浪而上”

作者:朱东梅 张昕 来源:《中国外汇》
2016-02-05 21:51:52
分享

2015年国内外金融市场剧烈动荡:美国结束宽松货币政策,11年来首次加息,汇率重启升值态势,美元指数一度突破100大关,创12年来新高;我国央行调整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参考上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汇率形成当日中间价,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进程,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6%,贬值幅度创汇改之最;哈萨克斯坦政府宣布实施自由浮动汇率制度,随后坚戈一路下滑,2015年贬值幅度近70%;受国际油价拖累及美欧制裁影响,俄罗斯卢布年内贬值25%;其他如欧元、加元、澳元等主要货币也出现不同程度的贬值。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国石油集团公司”)2015年财务快报显示,全年实现汇兑净收益125亿元,而2014年同期汇兑净损失29亿元;股份公司汇兑净损失5亿元,比2014年同期净损失19亿元下降74%。面对如此动荡的外部市场环境,这一成绩实属来之不易。

应对措施及成效

长期以来,中国石油集团公司高度重视汇率风险管理,一直坚持“收硬付软、量入为出、严控外债、拒绝投机”的原则来指导汇率风险的防范与管理工作。

2009年集团总部根据当时公司海外业务的实际状况,制定并下发了《汇率风险管理实施细则》,明确了汇率风险定义,制定了集团公司汇率风险管理目标及原则。2014年针对资源国金融环境日趋复杂的情况,结合近年来公司海外业务发展的新需要,重新修订并下发了《汇率风险管理实施细则》,在原主要管控汇率交易风险的基础上,增加了对汇率会计风险的管控,梳理了不同业务类型企业汇率风险情况,强调对汇率风险事前、事中、事后的全过程管理;同时,要求下属企业对非主要货币设置存量限额,并鼓励企业使用贸易融资工具或外汇衍生工具规避汇率风险。集团总部建立了月度汇率风险分析体系,按月收集各成员企业汇率风险敞口信息,分析各企业及集团公司整体面临的汇率风险,提示面临较大风险的企业采取措施规避风险。

集团总部通过网站发文、公司内部培训、邀请银行专业指导等多种方式,积极宣传贯彻集团公司汇率风险管理政策和措施,并将年度汇兑损益考核指标分解到各企业,强化企业汇率风险管理意识和责任;同时,密切跟踪汇率走势,在部门网站上多次提前发布汇率风险提示。例如,2014年2月11日,哈萨克斯坦央行宣布坚戈兑美元汇率一次性贬值19.3%,而公司总部则于一个半月前的2013年12月30日就发布了坚戈贬值风险提示,并组织相关企业提前采取措施加以应对,这为企业规避汇率风险进行相关操作争取了时间。由于提前采取了降低甲乙方企业坚戈存量、将存量坚戈兑换为美元等措施,规避汇兑损失2600多万美元。

为切实贯彻总部的汇率风险管理政策,集团要求各所属企业通过合理选择计价结算货币、加列合同条款、及时分红或换汇转回等方法,自然抵消汇率变化的影响,积极主动规避汇率交易风险。渤海钻探努力提高在某国项目合同价格,弥补由于通货膨胀造成的成本上升,同时积极争取提高美元计价和美元支付比例,由先前的平均32%左右提高到平均55%,从源头上防范汇率风险。海洋工程公司与某国当地公司签订了美元计价的两年海洋钻井服务合同,并约定了1美元=6.57453元人民币的固定汇率,实际上相当于签署了人民币合同,成为中资企业在该国签订的第一个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型工程技术服务合同,提前锁定了合同收入金额。大庆钻探为应对某国当地货币持续贬值风险,在后续合同签订时,坚持用美元结算,要求甲方按进度审核发票并按期支付工程款,避免了汇率风险的交易性损失。国际事业公司将某国原油购销合同账期业务结算币种调换为欧元,降低了运营成本,通过远期、掉期操作创造了446万美元汇兑收益。东方物探及时将境外单位的利润及盈余资金转回国内,有效控制了汇率交易风险,2011以来,累计减少汇兑损失5500万元。

集团总部近期积极协助海外下属甲方企业筹集欧元借款偿还乙方企业欠款,以降低乙方应收款项汇率风险敞口;密切联系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中资银行,尝试使用坚戈借款代替部分美元借款;协调外部金融机构调整贷款协议,控制委内瑞拉多汇率政策给资金、税费以及利润带来的负面影响。

特别是,2015年8月11日人民币“汇改”以来,在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之际,中国石油集团公司通过提前购汇、延期结汇、偿还美元债务以及调换结算币种并结合远期、掉期交易等手段,有效控制了汇率风险,避免了账面汇兑损失,部分下属企业还取得了汇兑收益。

2016年汇率走势预判

从中国石油集团公司现有海外业务发展情况来看,未来公司海外业务风险货币主要体现在美元、欧元、坚戈、卢布、加元、澳元以及玻利瓦尔等币种,各币种2016年走势预测如下:

美元。市场普遍预期2016年美元会有两到三次的加息机会,美元将会成为全球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强势货币。中国石油集团公司目前账面存在美元净资产,因此美元走强将会形成账面汇兑收益,有助于提升公司利润。

欧元。由于欧洲经济复苏乏力、欧洲央行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及中东难民问题等多方面因素困扰,预计年内欧元兑美元将大幅贬值,欧元兑美元的汇率有可能跌破1:1,但欧元兑人民币汇率将会相对稳定。目前中国石油集团公司账面存量欧元资金主要用于未来欧元支付,并未保留过多的欧元敞口。

其他货币。全球原油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并未根本改变,近期国际油价持续走低,市场预期普遍较为悲观。由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委内瑞拉以及巴西等国经济以油气、矿产资源生产、出口为主,受原油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跌影响,这些国家经济均遭受重创,国际收支状况恶化。预计这些货币与美元的兑换汇率年内仍存在进一步贬值的压力。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坚戈,短期内有可能跌破400坚戈/美元大关。

未雨绸缪提前应对

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石油集团公司海外业务面临的汇率风险形势将极为严峻,公司上下高度重视风险防范工作,未雨绸缪,已经提前做好了以下应对工作:

重视事前控制。汇率风险管控必须要重视事前控制。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将会按照《汇率风险管理实施细则》的具体要求,在项目投资前、合同签署前充分考虑汇率变动因素的影响,积极争取签署美元计价的合同或增加汇率风险补偿条款(如果未能签署美元合同),增加项目评估的汇率敏感性分析;在签署外币合同时,坚持“收硬付软”的原则,优选交易币种,增加汇率补偿条款,从源头上防范与化解汇率风险。

严格事中控制。海外业务经营单位在日常营运中将会进一步加强资金预算和计划管理,最大限度地控制坚戈、玻利瓦尔等小币种资金的存量,加快清收应收账款,严格控制弱势货币的资产规模。对于无法降低的弱势货币资产,将会考虑适度增加相应币种的负债与之匹配,最大限度地降低公司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委内瑞拉以及巴西等国家海外业务的汇率风险敞口。

合理调整融资币种。美元已经进入加息周期,汇率持续走强,未来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利差将会逐步缩小,美元在过去较长时期内的利率汇率优势将会逐渐消失。鉴此,中国石油集团公司未来将会适度控制美元债务规模,合理调整海外业务融资安排。考虑到欧元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且利率有可能进一步走低,公司正在深入研究发行欧元债券筹集资金或置换美元债务等方案的可行性。

作者单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