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精准布局宏观调控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2016-02-18 15:34:21
分享

从动力看,创新驱动正在快速累积和不断提升。2015年,我国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R&D)投入约1.5万亿元,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位;占GDP的比重为2.14%左右,具备了创新型国家2%以上的典型特征。从产出的成果来看,中国发明专利的数量自2013年起就已经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而2015年的专利发明数量预计可超过100万件,继续稳居世界第一。

从国际化看,2015年,我国继续推进“一带一路”的“五通”建设和发展,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保持平稳增长的同时,共对“一带一路”相关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48.2亿美元,同比增长18.2%。

在投资领域,2015年我国引进外资直接投资的总额较2014年增长6.4%。其中,服务业的占比不断提高,占引进外商直接投资的2/3左右。而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也在快速发展,2015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5个国家/地区的6532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对外投资7350.8亿元人民币,约合1180亿美元,同比增长14.7%。

2、面临双重压力:

平衡如何构建

【形势】

“三去”是指去产能、去库存和去杠杆,2016年的中国经济将同时面临产出增速放缓和资产价值下降的双重压力,经济形势更加复杂,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风险出现迭加,转型空间被进一步压缩,资源配置效率下滑,市场壁垒和经济租金需要全面消除,任务极其艰巨。

在运行指标上,表现出经济新常态所要求的稳增长、调结构的良好局面。但经济中的结构性压力也在不断加大,高杠杆、过剩产能和非意愿库存成为不得不着力解决的系统性风险,中国经济在新常态运行和风险管理的矛盾中追求平衡与效率。受到国际贸易增速放缓、主要贸易伙伴需求下降的影响,我国新增需求甚至包括部分存量需求将由外需转为内需。而在内需的构成结构中,来自于居民家庭的购买力将逐渐成为主导,个性化、多样化需求将渐成主流。因此,不仅仅是过剩产能需要加速淘汰,而且包括目前尚具备良好产出效率的产能,由于生产工艺和组织模式与个性化、多样化需求存在错位,也需要进行调整和优化。

当前,去库存的核心是房地产业盘活存量,促进行业资金流动,防止引发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5年末,我国已建成未出售的存量房地产规模达到71853万平方米,其中,二线以下城市的存量房地产占85%以上。根据现行市场预测,2016年一线、二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可基本保持平均价格不变,而二线以下城市房地产价格平均下降8%(约相当于GDP的增幅)的标准衡量,预期将导致房地产资产的名义价值下降4800亿元,进而导致存量房地产总价值的公允价值下降约18万亿元,并形成第二层次的资产减记。而考虑到房地产是银行贷款的主要抵押产品,将导致贷款资产的负债率水平上升约8.5个百分点,净资产规模相对压缩,部分债务的风险敞口扩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对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统计数据,营业利润与税前利润的比率是2.52,即债务付息已经成为企业的沉重负担,并为企业税前利润的1.5倍左右。因此,去杠杆的核心是降低当期财务费用对企业利润和市场利率的影响,大力推进股权式融资,加快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并积极推进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展。

这一形势,客观上要求我们做好三个平衡,推进三项改革。三个平衡是:风险和收益的平衡,资产和负债的平衡,去产能和新产业的平衡。而重点要推进的三项改革是: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革,以风险定价和风险分散作为目标的金融体制改革,为企业成本下降创造良好条件的财税改革。

3、供给侧改革的调控体系:

应该怎样布局

【解读】

所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控,即根据产出的构成,从政策构成和政策模式两个方面予以调控和管理,运用必要的财政金融手段,实现有效的组合和运行方式,从而作用于产出的规模、结构、分布和效率,支撑经济增长、结构优化和创新驱动的发展目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控的主要目标,是调控产出的规模、结构、布局和效益。从运行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控需遵循几大原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