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专家:淡定

作者:章斐然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2016-02-23 08:54:59
分享

人民网北京2月22日电(章斐然)自去年“8·11新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较大幅度波动,全年中间价贬值5.8%,使得市场一度弥漫对人民币的看空情绪。人民金融专访市场人士与专家认为,人民币汇率转为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后,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必然较此前有更大幅度的波动,市场应淡定看待,不宜跟风投机。

人民币汇率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

自去年8月11日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改革后,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前提已从过去对美元双边汇率的稳定转向对一篮子货币的稳定。事实上,从2005年开始,我国已经开始参考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变化,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进行调整,而从去年开始,这一调整力度进一步加大。

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金融市场分析师李刘阳指出,“新汇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人民币贬值,而是因为我国的贸易结构、经济结构在发生变化,继续让人民币与美元绑定已非明智之举。“美元的币值本身波动率很大。从2008年至今,美元既有长阶段、大幅度的贬值,也有2012-13年大幅度的升值。人民币汇率绑定美元意味着被动升值或被动贬值,出现表面币值(即双边汇率)波动不大,而实际上的汇率(即有效汇率)波动很大。这不仅不利于我国国内的宏观稳定,也不利于我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不利于扩大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国家和亚洲范围的使用。”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亦显示,尽管2015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明显贬值,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仍小幅升值,在国际外汇市场保持相对强势,说明“新汇改”后人民币币值依然保持相对稳定。数据显示,2015年人民币对欧元、澳元、新西兰元、新加坡元、加元汇率中间价全年分别升值5.1%、6.1%、8.1%、1.1%、12.7%;人民币对英镑、日元、港元、瑞士法郎汇率中间价分别小幅贬值0.8%、4.6%、5.8%、0.9%。此外,人民币对俄罗斯卢布升值24.9%,对哈萨克斯坦坚戈升值75.9%。

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 短期贬压减轻

多家机构分析认为,人民币汇率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基础,短期对美元单向贬值的压力亦趋缓。

李刘阳指出,汇率的短期走势与资本流动的方向、金融市场风险偏好和市场情绪有关,但长期与一国的经常项目收支和资本项下的直接投资(FDI)情况有关。他分析认为,我国经常项目顺差规模依然可观,这是未来3-5年内人民币保持稳定,甚至升值的重要基础。与此同时,尽管我国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降,使得直接投资增速缩减,但在全球经济疲软的大环境下依然优于其他新兴市场。未来,解决实体经济疲软的问题取决于我国当前结构性改革的力度。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1月份银行信贷投放创历史记录,表明我国的投资增速不会很低。综合来看,我国的政策将紧紧围绕保持经济的平稳持续增长,因此,人民币汇率只会小幅贬值,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国泰君安研报称,春节过后人民币中间价企稳回升,主要由于美国经济疲软和美国加息预期被市场大幅下调,使得美元升值预期减弱,以及中国央行连续释放维稳信号、中美政策协调、外储降幅低于预期和贸易顺差高于预期等,使市场逐步认可央行维稳人民币的决心和能力。未来中长期人民币汇率前景取决于中国经济增长前景,而这进一步取决于改革进展,需观察落地攻坚的政治经济学条件进展情况。

诺亚财富研究与发展中心汪波认为,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通过媒体发声,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稳定程度的信心,降低了市场短期的担忧情绪。周小川此前指出,“当前中国国际收支状况良好,国际竞争力仍很强,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区间,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了基本稳定,还有所升值,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数据和政策方面,多部委近日亦公布了居民收入增速超过GDP增速,调查失业率数处于较低水平等核心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企稳向好的态势,间接反驳中国经济“硬着陆不可避免”等唱空言论。与此同时,央行、财政部等多部委春节后推出多项稳增长、促投资的“组合拳”,“定盘”2016稳增长。

外贸企业无须紧张“挤兑” 应吸取“炒房炒股”的教训

当前,由于市场对人民币“脱钩”美元后的波动仍不适应,加之宏观经济增速下降,使得一些原本从事实体经济的涉外企业参与到不理性的投机炒汇中。

事实上,从去年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后的情况来看,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弹性尽管在明显增加,但这波动率与其他成熟市场货币相比仍然偏低。例如,欧元、英镑、日元对美元的波动率每年都在10%左右;而人民币,即使是在“新汇改”后,其实际波动率也仅为5%左右,仍处于过渡阶段,并未出现“超调”。

李刘阳认为,这些企业无须过于紧张,在做好主业的同时只须要合理运用对冲工具管理好外汇敞口即可。他举例称,日元从80年代开始对美元的波动就很大,正常情况下每年波动率达10%,大的年份可达15%,而其所在银行下属的企业运营却几乎不受影响,就是因为他们在和客户签约订单时,就已经锁定汇率,固定好成本。

博耳电力控股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孙健亦指出,对于涉外的制造企业来说,外汇敞口风险管理的目标在于减轻和规避风险,减少综合成本,而不是利用风险获利,这是概念性的厘清。

此外,他总结外汇敞口风险管理的经验认为,等到市场已然出现波动时再去进行操作往往为时已晚。“例如去年7、8月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较大,企业若到彼时才去做对冲的话,事实上成本已相当高。所以,在年初时就应该将外汇敞口风险管理列为重要目标,通过内外部的对冲操作锁定汇率价格,计算出最优的成本价格。另外,在签订贸易订单时,多采用人民币结算,也是规避风险的一种途径。”

孙健坦言,这几年实体经济确实不是太景气,产品研发投入也相对比较大,这使得一些企业开始偏离主营方向。但从历史经验来看,实体经济无论是进入房地产还是股市,都不会长久,现在的汇市亦是如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