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金融供给,激发乡村经济活力

作者:余孝忠、李兴文、余贤红 来源:新华网
2016-03-19 17:32:02
分享

创新涉农村金融

不动产“动”起来

春耕在即,江西各地备耕一派繁忙。

在余江县城,开农资店的老金对记者说起了他的新盘算:“把从农商行贷到的钱预付一部分给农药厂,这样我进货不但有折扣,还有利息补贴。做小本生意就要精打细算!”

今年59岁的老金是余江县邓埠镇西坂村村民。他在县城开店,平时就住在县城。一方面是耗资建起来的农村住房闲置,另一方面是农资店经营资金周转紧张。

老金的难题也是当下农村改革的重要课题——如何让农村的宅基地等不动产“动起来”。去年以来,余江作为全国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县,启动了试点工作。

确权、登记、颁证……今年3月7日,老金在西坂村那栋160平方米的老宅,被鹰潭农商行余江支行评定授信贷款额度10万元,他也由此领到全市第一笔农村宅基地住房抵押贷款。“真没想到,农村的房子也像城市住房一样能抵押贷款了!”老金感慨地说。

鹰潭农商行董事长吴建华说,今年2月以来,农商行组织人员在余江县邓埠镇西坂村开展贷款需求调查,送金融服务,一个多月已有10户农民办理了宅基地住房抵押贷款申请,贷款需求总额143万元。

在余江县,农村宅基地住房抵押贷款刚刚拉开帷幕,而当地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则早已开展。

3年前,西南财经大学毕业生陈育平返回余江老家,与人合伙创立鹰潭东瑞实业有限公司,发展现代农业。他们先后承包300亩农田、4000亩林地、1500亩水面。“除农田一年一租外,我们承包的林地、水面的经营权,短的15年、长的30年。”陈育平说。2015年8月,通过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陈育平从鹰潭农商行余江支行获得了为期3年共400万元的授信额度。“农业投入周期长,回报期短则三五年、长则七八年。3年来,公司已投入3100多万元,资金周转十分紧张。”陈育平说,农商行这笔贷款太及时了,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是一项农村金融产品创新。鹰潭农商行余江支行行长蒋学良告诉记者:“授信前,我们要征得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同意在承包期内将土地经营权向农商行抵押,同时向当地乡镇和农业主管部门报备,贷款必须专款专用。”截至今年2月末,鹰潭农商行余江支行已发放17笔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累计总金额达1.17亿元,辐射规模种植、生猪养殖、水产养殖及绿色果蔬、苗木生产等产业,累计带动就业1600多人。

伴随着农业产业化的加速发展,近年来,余江县农村土地流转市场进一步活跃。如今,全县45万亩田地的流转率已达到35%。余江县委书记张子建说,农村宅基地住房抵押贷款和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是在深化农村改革的基础上创新的有效金融供给,盘活了农村闲置资源。不动产“动”起来了,农村发展也“活”起来了。

修复信贷环境

添了发展后劲

连日来,江西余干县瑞洪镇南墩村的种粮大户张向斌,带着一二十个人修沟补渠,准备春耕。

7年前,因为亲戚以张向斌的名义借贷未还,20来岁的张向斌留下不良信用记录。去年4月,他在还清2万元欠款后,第一次从当地农信社获得了10万元无抵押信用贷款。

这笔钱让他添置收割机、新建晒谷场的想法很快得以实现。去年他种田180多亩、收入近20万元。“如果没有农信社推出小额信用农贷,我是不可能贷到款的。”张向斌说。

余干县地处鄱阳湖畔,素有“鱼米之乡”美称,属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据了解,因为种种原因,有不良信用记录的农户在当地并非个别。

中国人民银行余干县支行行长朱伟健说,受信用环境不良影响,前些年,一方面金融机构涉农贷款逐年萎缩,另一方面农户借贷需求旺盛却信贷无门。

余干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刘武汉说,如何重建银农互信,修复信贷环境,增添发展后劲,成为农村金融供给侧改革必须直面的问题。

去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余干县支行、余干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当地政府密切合作,以“百福·小额信用农贷通”信贷产品为载体的金融创新在当地破冰试水。

朱伟健把这一做法概括为“新老划断”“扣三加二”:对因各种原因造成不良信用记录者,只要主动签订、兑现还款计划,可进行重新评级授信,随借随还;但因过去失信该扣的分要扣,主动还贷该加的分要加。张向斌因不良信用记录被扣3分,又因主动还贷获加2分。

这一金融供给创新,一举解开了困扰银农双方的难题,受到农户的普遍欢迎。到今年2月底,余干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通过小额信用农贷,累计发放贷款近2亿元,惠及农户4285户。

今年,张向斌不仅多承包了60亩水田,还准备兴建一处烘干房。“以前是小打小闹,只能挣小钱;如今有了信用贷款,我就能做大!”尝到信用“甜头”的张向斌,还动员身边的人积极还款,多位村民在他的带动下主动还贷。

“让农民归还了小钱、借到了大钱、挣到了新钱。”瑞洪镇南墩村村支书张智贵说。去年“百富·小额信用农贷通”给南墩村农户放贷近千万元,帮助30多户种养大户缓解了资金压力。

与此同时,余干县大力开展“诚信余干”信用建设,着力营造“讲信用为荣、不讲信用为耻”的社会氛围。一年来,全县农户按期还款的积极性明显提高。“百福·小额信用农贷通”收息率达100%,没有发生一起逾期违约贷款。

金融是经济的血液。江西省农村信用联社副主任刘伟说,在经济新常态下和脱贫攻坚决胜期,余干县创新金融供给,修复信贷环境,增添了农民致富奔小康的后劲,激发了地方经济发展的活力。

今年,江西省联社将在全省推广这一做法。

多一个诚信星级

就多获一份贷款

“我今年哪都不去了,就在永丰把婚纱店经营好,一定要评上星级!”扎着小辫子、颇有艺术气质的汤小兵,言语间不无遗憾又充满期待。

汤小兵是江西永丰县一名下岗工人。他说的“星级”,指的是永丰县政府倡导评定的“星级文明诚信个体户”。去年5月,汤小兵因为在外地,遗憾地错过了县里的信用评级。

让汤小兵感到惋惜的不仅是错过了参评,还有与星级相配套的贷款扶持政策。当地个体工商户只要评定为一、二、三星级,就可从农信联社分别获得20万元、40万元、60万元的“诚商信贷通”信用贷款。贷款不用抵押物,利率还远远低于同期同档贷款利率。近年来,汤小兵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他正筹划着扩展婚庆业务。但因为没有抵押物而“贷款无门”。

记者了解到,永丰县现有个体工商户7653户,普遍反映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有的个体工商户经营急需周转资金时,不得不接受高息融资。

为了破解这一难题,在永丰县政府的重视下,去年5月,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县农信联社、县文明办联合评选星级文明诚信个体户。从信誉状况到经营规模,从遵纪守法到缴费纳税,星级评定的指标共有21项。为了做到公正公平,永丰县组建了9个公评公议会,评议员包括市场监督管理局、基层信用社、乡镇的工作人员和个私会员代表。评定结果经公示后,再次向县计生、税务、公检法等部门征求意见。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把评选置于阳光下,充分接受社会监督,避免暗箱操作和人情评定,同时在全社会彰显诚信有价的价值观。”永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李剑说。

经过多轮筛选,去年永丰县共评出首批779户“星级文明诚信个体户”。永丰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宁光佐说,县联社先后对其中有贷款需求的756户予以授信,总金额达1.8亿多元。

走进恩江镇的黄桃平内衣店,一块“三星级文明诚信个体户”的新牌匾挂在收银台后的墙面上,很是醒目。“去年评上三星级后,我不仅得到了60万元的信用贷款,缓解了老店的资金周转压力,还扩大了经营范围。当年销售额就增加了约四成。”黄桃平喜滋滋地说。

星级评选方案明确,对评上星级的个体工商户,一旦发现有欺诈消费者、拖欠贷款等失信行为,立刻取消星级。这种倒逼机制有效地促进了当地城乡市场的诚信经营。

宁光佐说,不同的星级授信额度也不同,多一分信用就多一份贷款。今年县联社准备将授信面和授信额在去年基础上再翻一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