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作者:刁云娇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4-26 18:00:39
分享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中国日报网4月26日电(记者 刁云娇)2016中国绿公司年会近日在山东济南举行,年会特别设定了一个中国企家俱乐部十年专场“十人看十年”的演讲接龙和提问环节,邀请柳传志、马云、郭广昌、刘永好、俞敏洪、李东生、王玉锁、刘积仁、田溯宁、贾跃亭十位行业领袖。究竟商界大咖间的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贾跃亭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马云提问贾跃亭:假如你是BAT,你会怎么做?

贾跃亭:的确是压力山大,马云老师问的问题实在是非常难以回答。的确如此,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代表性的企业,每个时代都会有一些垄断整个社会资源的企业,但是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时代是不断变化的,每一个时代变迁的同时,都会诞生全新的更加伟大的企业。如何能够突破上一代企业的封锁,或者是大山,其实只需要一件事情,就是判断下一个时代到底是什么,而不是在他们的延长线上做创新,更不是依赖BAT强大的资源。如果能从另外一个纬度思考问题,能够站在更高的纬度,能够站在下一个时代的纬度制定战略,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走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其实有可能会引领下一个时代。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马云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柳传志提问马云:企业竞争是否就是你死我活?

马云:关于企业的竞争,我觉得企业必须要有竞争。没有竞争,就像人的体能一样,不锻炼,没有抗体,肯定不行。企业如人,阿里巴巴十多年的发展,一直没有把竞争作为主要的战略。公司几个战略、举措、措施里没有竞争这一说。很简单,我们要花更多的时间跟未来竞争,跟昨天竞争。阿里巴巴是中国人创办的,但它不是中国人的公司,是这个时代的公司,如果上一个世纪出现IBM、GE、沃尔玛这么了不起的企业,这个时代,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必须创造一个让这个时代感到骄傲的,我相信一个时代为你骄傲的时候,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定会为你骄傲。

另外,未必每个人都理解你在说什么,因为缺乏整个竞争意识以后,整个团队就会没有竞争能力,真的碰上对手,大家都从高大上、假大空开始,以至于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必须强调竞争意识,竞争不是为了消灭对手,对手是消灭不光的,天下怎么可能打得光对手。我不太相信一家独大这个说法,商场如战场,但是商场和战场有巨大的差异,战场上只有敌人死了你才能活,商场是敌人死了你未必活,所以,竞争的对手跟别人竞争的目的是为了增加乐趣,跟别人竞争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更强盛,更好的面对未来,而不是消灭对手,这是有本质的差异。我发现很多人花时间跟别人竞争,竞争的时候自己很痛苦。我觉得,竞争的目的是让别人痛苦,而不是让自己痛苦。如果自己很痛苦,别人不痛苦,肯定竞争错了,而且别人被灭掉的时候,其实你并不快乐。永远记住,竞争让自己更强大,能够面对未来的挑战,能够走的更远,走的更好,让竞争带来乐趣,所以我反对所谓的竞争只有一条道。

至于恶性的竞争,我认为格局不够大,眼光看的不够远,一定要从历史上看,从远的来看,20年、30年以内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有什么,必须放弃什么。今天在别人边上放小钉子的时候,员工会看不起你,客户会看不起你,员工离开你之后很有可能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有一天也会在你凳子底下放任何东西。最可怕的是如果在竞争中用了不正当手段,任何一个老板不是你做出来的,是员工执行的。你教人家钉子放两颗的时候,一个很强烈的信号,你的员工和同事从此以后不会相信你,因为你很有可能放这样的钉子对付他。我自己觉得做商业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和气生财,没有和,没有这些契合起来,怎么可能走的更远。

不管我们对未来有多么的畅想,活下来、活好才是最关键。活好、活长是做企业比什么都重要的关键,对手只是在你路上偶尔擦了擦,碰了碰肩膀,握了个手,打了一架,擦枪走火而已。从未来来看,所有人都有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从今天来看,你边上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是你的对手或者合作伙伴。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柳传志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郭广昌提问柳传志:如何培养下一代?

柳传志:如果一个人还在企业工作,实际上你不得不去考虑未来,向先进学习。最近这十年来诸多的互联网服务公司出现了从业务模式上到技术上的各方面的创新,提出了很多新的观念,这些东西都是值得我们认真地去学习。如果自己老是固步自封,不肯去学习,或者从内心去抗拒,肯定是不行的。我觉得老和他们待在一起,向他们学习,可能是让人能够保持活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我在企业家俱乐部有这么多朋友,他们都是不断地有新的想法,不断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这些当然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我们这一代人对孩子实际上是放养,不像诸位,真是精心地去考虑孩子念什么书、怎么样。当时我们在工作的时候,儿子上班的时候是锁在屋子里边的,基本没怎么好好管过。我想估计他们后来还能行的话,大概是他们觉得身教重于言教,觉得这个爹干活很玩命,拿企业真当事,做企业很诚信,他们就跟着学,这大概就是我所谓的教育。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郭广昌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刘永好提问郭广昌:你原来是做实体的,一开始做医疗,后来又做地产、钢铁,但现在这些你都不谈了,你说你就是个投资家。那实体经济究竟是该做自己的实体经济,还是边做实体经济边做投资,还是都转型做投资?

郭广昌:要不要去做投资,要不要改行,看你自己的禀赋和爱好,其实是不一样的。如果你的儿子愿意继承,或者你的兴趣所在,那你就坚持。如果你觉得这个行业没希望,你去做投资,这也无可厚非。但是我要讲一句话,投资也是一个很专业的事,也是不容易的。像永好这样一边养猪,一边做投资的人是很少的。再说一点,千万不要把投资跟产业分开来看。我前面说的是投资,但其实我心里面装的都是产业,未来如果谁没有产业深度,是不可能做好投资的。

所以,复星的投资就是我们觉得什么人能真正能最快的响应客户需求,谁能够真正打磨产品,推出令人尖叫的产品力的企业,谁能够在未来制造和客户无缝链接的企业,这是复星要去做的,我们通过投资去创造这种生态链,这是复星要做的事。所以,投资不是拍拍脑袋看一些数字就能做出来的。刘永好同志,未来投资最好的方面一定是跟猪有关的那些产业,一定能做得非常好,这是我对他的祝福。而且这些方面我愿意拿钱跟他合起来做,因为他看得最明白。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刘永好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王玉锁提问刘永好:在公司决策上,如果你与女儿意见不一致时,听谁的?

刘永好:三年前,我的女儿刘畅接过了新希望六合股份董事长的岗位。我觉得很庆幸,因为她愿接这个班,愿意当这个董事长。其实,这个幸运是逐步培养过来的,是个过程。很早的时候,我的女儿叛逆,希望时尚,希望唱歌,希望去当演员。她爱美,要开商店,我借钱给她开商店。她愿意做什么我就支持她,通过做小生意,慢慢认识到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她在别人的公司里,又到公司里从基层做起,一步步,现在她长大了,进步了,成熟了,现在她说喜欢做这件事情。以前到饲料厂、养猪场,她说是臭的,不愿意去。现在她不管得臭,她说不管做什么都是一样的。我觉得对儿女的培养,我们商人或企业家,从小就培养他们有一种责任感 ,有担当。让自己的孩子多做一些社会的事,公益的事。

第二,不单单是我女儿一个人接班,最近三年我们公司整个年龄结构大大降低了。总部30来岁的管理者,20多岁的管理者成为主流。在新经济时代,在互联网时代,一定需要年轻人。几年下来了,让我们骄傲的是,一帮年轻人起来了,他们受的教育比我们好,更有活动,更有动力。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王玉锁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李东生提问王玉锁:未来有哪种新能源可以取代化石能源?

王玉锁:这个问题很大,如果讲20年我会讲的更大胆一点,讲10年,我要小心翼翼。如果真的把化石能源,甚至包括气体能源完全解决,未来主要靠太阳能和核聚变或者核裂变,这两个加起来。聚变和裂变估计能占60%左右,广义的太阳能,既有光伏,还有生物能源,生物能源也是太阳转化的一部分,当然风能也是太阳能的一个变更,未来的可再生能源这三种能占到30%-40%。核聚变和裂变,裂变基本海水就可以解决。近10年来说,最好的方向是可再生能源和气体能源很好的结合,而气体能源既可以用传统的天然气,也可以把中国最大的问题,煤的问题解决,因为煤最好的方式是转化成电或者气,转化过程当中,把二氧化碳用光合作用,也就是生物微藻,它吸碳的能力很强,把二氧化碳吃掉,同时有了气体能源,也有了液体能源,化石能源未来的转化方面正在向清洁化发展。这10年,气体能源+可再生能源才是最现实的解决方案。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李东生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俞敏洪提问李东生:TCL从纯粹的硬件制造已经转向智能加硬件制造,加了互联网,但是中国年轻一代(企业家)从互联网开始做的智能加上硬件,如贾跃亭、雷军等,你心里对他们有什么想法?是不是想把他们掐死?对年轻一代做互联网怎么看?

李东生:曾经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想了想我不被他们掐死就不错了。转变了一下,所以我们提出双+转变战略,要把对手变成伙伴。所以现在和乐视、BAT都有很好的合作,我们做我们更擅长的事,对不擅长的比较难建立竞争优势的领域,希望和合作伙伴探讨一种互利双赢的模式。

俞敏洪:你的合作是一种无奈的行为,还是整体来说从心底里想要的?

李东生:是我心底里想要的,这是真话,因为我们有一部分能力是他们做不到的,或者他们不愿意去做的。他们有一部分能力是我们很难复制的,所以合作是最好的选择。当然,这也是经过一轮很痛苦的煎熬考虑才想明白的。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俞敏洪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田溯宁提问俞敏洪:未来十年,你是否会做一个否定自己的事情?比如,否定把人送到海外的事,而在中国办一所一流的学校,让他们在中国得到一流的教育。

俞敏洪:一件好事为什么要否定呢?中国的年轻孩子到国外学习,利用国外的优质教育,学成以后回国干活,对中国来说节约了好多成本,干吗不呢?

非要拒绝与世界交流,办中国一流大学,我特别烦中国各个大学说要办世界一流大学,世界一流大学是自然办成的,不是你喊出来的,慢慢跟国际接轨。我跟教育部建议过,中国至少有一两所大学应该全英文教学,你要办世界一流的大学应该需要世界一流的人才来读书。不如把中国的某些大学,比如北大、清华中有一所办成全英文大学,为什么不行呢?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田溯宁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刘积仁提问田溯宁:你曾经在网通做总裁的目的是不是就是为了今天想做运营商?

田溯宁:我没有那么大的远见,我现在还经常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离开了亚信,自己创立的公司,到网通去了,可能用现在的一句话是,当时比较年轻、比较简单、比较天真,没想过那些。但是我想人生的经历,不可能再回过去,总是把人生的经历能够进行积累,我是觉得运营商这7、8年的时间,我深刻地认识到一点就是跟客户的实时相关对我们有多么重要。虽然现在比起互联网,大家都不太看得起电信运营商,但是我们想想200多年来从贝尔发明电话,到移动电话,这是最强大的商业模式,电话断的时候排队都要给它交费。今天的运营商在提供无所不在的网络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产品的经营者都要利用这样的网络,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的发明和创造,能够实时感知客户。所以,我觉得未来每一个企业都可以成为一种运营商,玉锁可能会成为燃气的运营商,TCL可能会是我们的客厅的运营商,因为每个人在客厅里看你的电视。所以,这个时代正在到来。

十位商界大咖相互提问会碰撞出哪些火花?
 
刘积仁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摄影/任奇

贾跃亭提问刘积仁:大健康产业如何通过跟互联网的结合,跟移动可穿戴的结合,甚至人工智能的结合,如何进入下一个互联网生态时代?

刘积仁:今天很多互联网要进入医疗,事实上,医疗有几个很重要的,十分难于解决的问题,而且是永远解决不了的问题。第一,优秀医疗资源的缺乏,这个资源的缺乏不是供应多少数,是所有的人都要找到人群里最好的,它是一个比例,就是我要找第一、第二。第二,分布十分不均匀,医生本身个性化很强,导致医疗效率十分低,一个医生用面对面的时间可能是一天看30-40个人,但他不可能服务于全部的人。所以未来互联网可穿戴,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的目的,是让优秀的医生能够普及到每个角落,我认为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事实上IT技术能够实现拷贝,大量拷贝优秀的人,让水平差一点的社区的、基层的、农村的医生不犯最基本的不应该犯的错误。这一点,就把基层的医疗水平提高了。

医疗质量的提高在于掌握精准的数据,今天的医院是数据孤岛,医院和医院之间没有连接,医院的科之间都不怎么连接。未来是个性化和精准的医疗时代的到来,这个时候穿戴,传感的技术,更多的获取生活方式,不是到了医院才有了这些信息。医疗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最终一定是本地的服务。买东西可以不在乎供货人在什么地方,而医疗服务最终一定是本土的。本土本身服务网络和系统,一定会成为这个城市一个最重要的基础设施,而在这方面我们需要物联网、可穿戴、互联网的支持。

(编辑:富文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