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纪凡:消除“非正常成本”是光伏发电健康发展的关键

来源:天合光能
2016-05-23 09:00:00
分享

中国常州2016年5月23日电 /美通社/ -- 2016年5月22日,第三届中国光伏电站领袖企业浦江对话在上海举行,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天合光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纪凡应邀出席论坛并作开幕致辞。高纪凡指出,中国光伏应用发展迅速,已成为全球光伏装机量最大的国家,但同时也要看到只有消除“非正常成本”才能真正实现健康持续发展。

高纪凡表示,光伏电站开发在中国是比较年轻的,2012年中国光伏行业在全球市场面临较大困难时,中国政府出台了大力支持光伏行业发展的政策。到2015年中国新增光伏装机量占全球1/3,累计装机量达到全球第一。这些发展成果是得益于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也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更有行业同仁的全心投入。

“中国光伏电站虽然规模很大,增长速度也很快,但面临的问题也很突出,补贴发放延迟、西部限电、地方政府利用国家配额要求电站投资企业搭配投资产业和建设公共设施或基础设施等,都导致了光伏电站的收益和预期有很大差距。很多企业的电站开发规模都不小,达到吉瓦级,但2015年的盈利水平和目标有很大差距,已影响到中国光伏发电的健康发展。”高纪凡说,“这种‘非正常成本’是必须解决的痛点,否则未来会遇到更大的难题。网络上的几个信息汇集在一起,有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当前中国光伏发电面临的问题。一是葡萄牙完全依靠可再生能源对全国供电四天;二是而中国一季度弃光限电约19亿千瓦时,宁夏、新疆、甘肃限电幅高达从20%到52%不等。这两者形成鲜明对比。为了限电僵局破题,国家能源局叫停西部限电省份新增可再生能源建设配额,但是如何解决现有电站的问题还需要努力。”

“中国的光伏上网标杆电价,在全球算是比较高的,欧盟是9欧分,印度是7美分,因此国家发展光伏电力的负担很大。目前是中国经济的转型期,降成本是供给侧改革的关键内容之一,从中央的导向来讲,在推动全国各行各业降成本的情况下,光伏行业补贴大规模增加是很难的。因此,降成本是行业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2020年我们能不能把光伏电价降到0.5元/度,我看是可能的,光伏行业要让中央政府看到电价下降的预期。光伏电站‘非正常成本’太高,导致电站企业规模上去了,盈利和现金流反而很困难。国家的补贴实际上并没有完全给到企业,在别的地方消耗掉了。如果把弃光限电的问题解决了,如果补贴及时到位了,如果地方政府没有别的要求,如果各项税费能够支持光伏产业发展的方向征收,上网电价就可以快速下降,行业发展也会更好。”高纪凡说。

高纪凡认为,解开中国光伏电站领域“非正常成本”过高的结,一是要求企业通过技术创新、管理优化来降低成本。由于光伏行业是充分竞争和市场化的行业,在这一方面光伏行业的企业是不遗余力的。二是光伏行业期望限电能够彻底解决,补贴能够及时到位,地方政府能够从大局着想减低企业成本,这样中国的光伏发电可以尽早实现平价电力,推动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