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下的跨境电商:经历阵痛但怀着希望

来源:工人日报
2016-06-15 14:43:38
分享

4月7日,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等11个部门共同公布了《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这个被业界认为的“跨境电商新政”正式实施两个月以来,在作为全国12个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之一的合肥市,跨境电商企业也正经历发展中的阵痛。

相比税改,“正面清单”对跨境进口中小企业影响更大

“新政实施后到调整前,我们几乎没有走掉一单,保税区里的商品库存几乎清空。”位于安徽合肥蜀山跨境电商园的安徽润泽万家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俊斌告诉《工人日报》记者,“税改后整个行业订单下降了约65% ~70%左右。”

润泽万家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跨境进口业务的企业,产品以保健品、化妆品和婴幼儿奶粉为主。4月8日至4月11日这几天,其郑州保税区内出区单量合计29万余单,参照新政前平均业务量,订单下降比例达到70%。

早于清单公布的新政规定是跨境税改。4月8日起,以往进口行邮税体系下的50元免税额度被取消,改为缴纳关税、增值税和消费税,且将个人跨境进口的单次交易限额规定为2000元,个人年度交易上限2万元,若超出将按一般贸易全额征税。总体上看,对跨境电商的税收政策在向税率更高且更复杂的一般贸易进口税收靠拢。

马俊斌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花王尿不湿为例,税改前一包单价约为120元,消费者买4包的价格是480元,原先税率政策下因为没有到500元行邮税的起征点不需要缴税。但税改后,无论尿不湿的总价格是否到500元都需要缴11.9%的税。“4包尿不湿则需缴纳57.12元的税费,而这部分钱会转移到消费者头上,相当于一包尿不湿比之前涨了14元多。”

不过,与税改相比,此次公布的正面清单对企业的影响显然更大。“正面清单限制了很多商品进口。”据马俊斌介绍,受“正面清单”的影响,该企业郑州保税区库存商品只有3%符合新政要求,大量库存要退转境外,这几乎限制了跨境零售90%的热销产品。

此外,在马俊斌看来,正面清单针对奶粉、保健品等百姓刚性需求的产品增加了“几乎是不可操作”的实施条件,这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

政府力推,跨境电商“地方环境”日趋完善

尽管“新政”对于跨境进口中小企业的影响并未消除,但是合肥市对跨境电商的扶持力度丝毫未减。

“新政”颁布20天后,4月26日,位于安徽(蜀山)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内的合肥国际邮件互换局兼交换站正式运营。相关部门的说法是,国际邮件互换局可实现对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等10个主要跨境出口国家和地区的邮件总包直封,每天可发送国际包裹近4万件。对于合肥市的跨境电商企业来说,这无疑是新政影响下的一个利好消息。

事实上,合肥市对于发展跨境电商的支持力度一直未减。

今年1月,国务院下发文件,同意在合肥等12个城市设立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此后,合肥市专门制订了中国(合肥)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实施方案。这份获得安徽省政府批准实施的方案明确表示,“经过3~5年的改革创新试验,力争建成国内领先的跨境电子商务创业创新高地,形成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跨境电子商务集聚区和产业示范区”。

根据中国(合肥)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实施方案,合肥将通过创新跨境贸易、现代物流、电子金融一体化的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贸易发展模式,构建以进出口贸易、转口贸易、出口转内销“三位一体”的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发展体系。

作为中国(合肥)跨境电子商务综合实验区“一核三区”发展格局的核心,安徽(蜀山)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正卯足了劲为跨境电商发展提供各种“软、硬件服务”。

目前,该产业园已建成了全省唯一的海关总署统一版通关服务平台和全国领先的智能监管“云仓”系统。

“这一通关体系的建立,大大减少了企业通关所耗费的人力与时间,极大地提升了通关效率。”据蜀山经济开发区有关负责人表示,在此之前,合肥市的跨境电商企业如果要出口商品,需要人工报送企业信息、商品信息、物流信息至合肥海关,来回奔波,加上海关的审核,从申报到发货大约一周时间才能完成。“而现在,仅需一天就能完成通关,效率大幅提升的同时也节约了企业成本。”

在跨境电商进口业务方面,安徽(蜀山)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正在加速“单一窗口”平台建设,率先开展“直邮进口”和“保税网购进口”业务,加快打通跨境电商直邮进口流程。目前合肥跨境商品进口已经无需在北上广等地通关,较过去可节约3~4天时间。

“今年初,合肥蜀山区政府专门出台了扶持跨境电商平台建设的产业政策,鼓励各类跨境电子商务平台为外贸企业开展跨境电子商务提供服务。”合肥蜀山区发改局负责人徐明表示。

在具体实施中,该区对辖区内年成交额超过1亿美元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每招引1家年进出口额在1000万、5000万美元以上的外贸企业在平台上开展跨境电子商务业务,分别给予5万、10万元的资金扶持。每家跨境电子商务平台的资金扶持总额不超过100万元。

“新政其实是对跨境电商回归商业本质的一次矫正,相关企业在调整期会遭遇一定程度的阵痛,因此政府应尽力帮助企业渡过这样的阵痛期。”蜀山经开区有关负责人说。

政策松动,跨境电商企业谋求调整

“企业发展起来才四年时间,刚起步,就面临新政实施后的诸多难题。”当年正是看中了蜀山跨境电商园的服务环境才过来创业的李峰(化名)谈起当前新政带来的变化显得忧心忡忡。

“我们建议跨境电商业务采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禁限类商品列入负面清单不得开展跨境业务,今后层出不穷的非负面清单的商品则采用报备制由监管部门自由裁量。”李峰告诉记者。

“政策调整期,加上诸多限制。如果不实行改变,一些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跨境电商企业,将面临生死存亡的局面。”安徽润泽万家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俊斌持同样观点。

前不久,让众多跨境电商企业看到了一些利好消息,跨境电商试点城市海关及商检接到“跨境电商网购保税商品核验通关单政策暂缓一年”的上级通知。根据这一“内部通知”,从新政开始执行后的一年内,多个跨境电商试点城市跨境电商网购保税商品将按照新税制征税,但商品“一线”进区时免于核验通关单。

业内人士表示,这个“内部通知”相当于给了各试点城市及跨境电商企业一个过渡、转型的机会。在过渡期内,跨境电商企业要按照一般贸易监管的要求进行准备,一年之后则将严格执行一般贸易通关单管理。

新政暂缓执行,跨境电商企业将获得调整良机。记者了解到,此前不少受新政影响较大、主营保税进口模式的企业,已经着手转战一般贸易进口模式,也有部分企业开始加码海外仓,希望通过海外直邮的方式缓解新政冲击。

“给我们设置了跨境保税进口新政的缓冲期,在这一年缓冲期内,我们须尽快实现转型、升级供应链或与海外供货商达成深入合作等。”马俊斌说。

马俊斌承认,今年新政下发后给他的影响,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我们和大多数跨境电商企业一样,都在思考一个略显沉重又无法回避的问题,一年过渡期之后,之前的阵痛是否又得重演?为了这一年的过渡期,企业还值不值得去冒这个风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