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国际资本流动带来冲击

作者:陈果静 曹力水 来源:经济日报
2016-07-20 09:11:32
分享

今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继续走向分化。美国加息进程启动、欧日等经济体宽松政策加码,加上英国脱欧公投等事件,都对各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展望下半年,各国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还须继续防范各种不确定性事件和国际资本流动带来的冲击。

分化仍是今年以来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主旋律。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韩会师认为,“虽然美国的加息进一步延迟,但并不意味着货币正常化脚步的终止,加息将高度依赖美国的经济数据,若数据仍保持上升,那么大方向就不会改变”。

去年年底,美国加息进程正式启动,但今年以来,美联储暂时还没有进一步动作。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其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劳动力市场改善有所放缓,进一步宽松似乎为时尚早。近期的英国脱欧也在很大程度上拖延了美联储加息的脚步。

与此同时,欧日等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走向却与美国相反,以宽松为主,并有继续加码之势。具体来看,欧央行今年以来延续了宽松货币政策,英国在宽松的基础上,为了抵御脱欧冲击,市场普遍预计年内会有一次降息行动。

今年1月,日本已经实施了“负利率”。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甚至表示,必要时日本央行有可能在目前-0.1%的基础上进一步下调存款利率,以刺激消费和投资,抵抗通货紧缩。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摩根大通预测,日本很可能进一步将利率由-0.1%下调至-0.3%,将不动产投资信托的买入规模由900亿日元扩大至2000亿日元。

货币政策的分化,根源是经济发展的分化。“美国货币政策之所以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不同,源自于其经济基本面向好。”谢亚轩说,美国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虽然经历较长时间的休整,但确实在诸多发达国家中,率先走出了危机的阴影,经济持续温和回升,具备货币政策回归正常的基础条件。相比之下,欧日等经济体仍无起色。同时,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基于现有的技术水平和发展结构,还没有发现新的增长点,无法维持以往的增长势头,只能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

英国脱欧进一步强化了欧盟保持量化宽松政策的预期。谢亚轩表示,为了对冲货币贬值、资金外流以及经济不景气等问题,欧洲各国央行纷纷表态,向市场提供足够的流动性。长期来看,对于未来一段时间经济可能面临的波动加剧,更进一步加深了欧盟、日本以及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宽松政策的必要性,以冲抵负面影响。

其他不确定性因素也将影响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走向。韩会师表示,英国脱欧后的相关谈判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过程本身充满不确定性,一系列贸易、投资、就业等方面的变革和调整,使欧洲市场脆弱性上升,这都会加剧英国及欧洲各国经济波动。由于欧盟体量巨大,世界经济也难以独善其身。英国退欧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将加剧欧盟和全球信用风险复杂性,也会拖慢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

货币政策的分化将不可避免地对其他国家产生外溢影响,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美国加息使得美元升值,这将吸引避险资产回流,资本的流出会导致新兴市场国际汇率贬值压力加大、资产价格波动加剧等,这也将考验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政策。

“突破全球经济增长长期低迷的陷阱,强化全球合作的重要性凸显。”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在研究报告中指出,要着力协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取向,关注外溢影响、提高透明度,减少货币政策分化对国际资本流动带来的负面冲击。

谢亚轩也强调,发达经济体在制定货币政策时,应当考虑到政策的外溢效应,同新兴市场国家建立政策的沟通和协调机制。新兴市场国家在防范冲击方面,首先要提升汇率弹性;其次要保持政策弹性,以适应周边的环境;此外,为了应对突发的资本异常流动,还可以采取临时性的管制等措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