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美术馆公布2016年新加坡双年展参展艺术家及作品

来源:新加坡美术馆
2016-10-05 11:19:00
分享

--- 透过9个策展副题解析“镜子地图集”

新加坡2016年10月5日电 /美通社/ -- 新加坡美术馆今日公布备受瞩目的亚洲当代艺术展 -- 2016年新加坡双年展(以下简称双年展)参展名单上的62个艺术家、群展与主要精选作品。今年的主题定为“镜子地图集”(An Atlas of Mirrors)。

新加坡美术馆日前宣布第五届新加坡双年展的主题为“镜子地图集”,此主题借助不同的艺术观点,对区域内人类迁徙与相互交织的关系进行挖掘,反照与东亚和南亚的共有历史和当前的现实。双年展将展出60件映射“镜子地图集”的艺术作品,其中包括49件委约与改编的全新作品。

今年的展览通过多方媒介呈献九个副题,并将于下列七个景点展出 -- 新加坡美术馆、 SAM at 8Q、亚洲文明博物馆、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张氏画廊、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史丹福坪与新加坡土生文化馆。

参展艺术家

连同早前公布的30名艺术家,本届参展艺术家也将包括詹德拉 (S. Chandrasekaran)、周世雄 (Chou Shih Hsiung)、陈美美 (Debbie Ding)、苏伯德-古普塔 (Subodh Gupta)、阿必尔-古普塔 (Abeer Gupta)、桑贾-伊卡克 (Sanjay Kak)、林辉华 (H.H. Lim)、林序毅 (Lim Soo Ngee)、腾林 (Htein Lin)、焦兴涛 (Jiao Xingtao)、沙米查(Sharmiza Abu Hassan)、丽玛-谢克 (Nillima Sheikh)、普拉尼特-索伊 (Praneet Soi)、阿迪拉-苏莱曼 (Adeela Suleman)、麦拉蒂-苏若道默 (Melati Suryodarmo)、竹川宣彰 (Nobuaki Takekawa)、陈子豪 (Tan Zi Hao)、温普林 (Wen Pulin)、肖鲁 (Xiao Lu)、臧紅花 (Zang Honghua)、 Made Djirna、Made Wianta、Faizal Hamdan、Gregory Halili、Agan Harahap、Kentaro Hiroki、Marine Ky、Perception3、Niranjan Rajah、陈捷棋 (Jack Tan)、Ryan Villamael 与 Zulkifle Mahmod。

本届参展艺术家来自东南亚、南亚与东亚区域的18个国家及地区。

双年展副题

本届双年展将由九大副题构成。每个作品在多个层面上与副题相互辉映,进而延伸出“镜子地图集”的完整概念。

每个副题透过不同方式呈现“地图”与“镜子”的意念。数百年来,地图与镜子一直是人们探索世界,迈向未知过程中的导航指引。地图助我们寻找发现之途,镜子则提供思考与观点,有时候有些失真,有些扭曲,汇集二者将有可能创造出意想不到的想法和景象。双年展将以不同的艺术观点,对区域内人类迁徙与相互交织的关系进行挖掘,反照与东亚和南亚的共有历史和当前的现实,呈示出对当代现实非一般视角的可能性。

空间与景观

观众可透过“空间与景观”的艺术视角,从斯里兰卡的 Pala Pothupitiye、香港 MAP Office 等艺术家的作品窥探所处环境及历史的真实与虚幻。

Pala Pothupitiye 的作品“Other Map Series”是一个精心编制的另类地图集,引领观者跨越对一般地图的解读,回溯过去或畅想未来。作品同时以各别故事观点,阐述殖民主义遗留下来的疮疤、民间动乱到近年的宗教极端主义的历史变迁,邀观者一起感受旧日锡兰(现为斯里兰卡)的绝美风采。

MAP Office 的作品“Desert Islands”带领观者从象征岛屿与其坐标的100个花镜图集中,畅想在人类世的岛屿世界,21世纪的历史变迁则将穿透水面显示。

随着水平面日趋上升,蔚蓝的海洋既象征新生也代表尽头。此地图集把海洋呈现为一个由文学、叙事与数据作品铸构而成的异想岛屿。

非历史

“非历史”、循环轮回、神话传说这三种意象如何影响人类生活?中国艺术家邱志杰和新加坡雕塑家林序毅的作品透过作品阐释此副题。

邱志杰作品“人要在外面到处飘流,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在异想岛屿的乌托邦、怪兽、恐惧与诱惑之间肆意穿插,对地图学的历史渊源进行探索。他把山水画制成了地图,结合奇幻玻璃生物的装置,创造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领域。

林序毅的“Inscription of An Island”作品,由一个从土地崛起的巨型左手,以及手掌朝天并伸出食指的雕塑结合而成。在林序毅的奇想中,它是一个属于古文明神话中指引船只的巨型雕像,鼓励观者从神话与史记轨迹中展开一段重审历史的艺术对话。

回首

印度尼西亚的迪塔-卢比 (Titarubi) 与马来西亚的沙米查 (Sharmiza Abu Hassan) 的作品阐释关于文化遗产的恒久印记,“回首”过去,反思当下。

迪塔-卢比作品“History Repeats Itself”阐述东南亚殖民主义的权力起源。她的装置作品以烧焦的船只重唤此区域殖民地的过去,隐喻荷兰东印度公司当年为抢夺香料贸易专属权而纵火焚烧印尼(现为印度尼西亚)船只的黑历史。

沙米查作品“The Covenant”以古代史籍《马来纪年》的两则叙事为借镜,以古喻今,重新穿插解构东南亚的历史与民间文化,借此创作思考自己与现代生活的联系。

自然与文化

“自然与文化”的对照关系是本届双年展的其中主要副题,并借助新加坡的韩少芙、菲律宾的 Ryan Villamael 等艺术家的作品进行审视。

韩少芙的雕塑与绘画装置作品“Black Forest 2016”,以遭摧毁的森林装置、深黑的真实树穴与木炭,传递出我们身处的环境虽屡遭无情摧毁,大自然却仍保持着顽强生命力的意念,让观者能更好地思考与环境之间的关系。

Ryan Villamael 的作品“Locus Amoenus”即拉丁文“怡人之地”之意。他运用剪纸图腾艺术打造了一个温室里的美丽天堂。在这个布满真实花卉的虚构伊甸园里,菲律宾地图巧妙充当“绿叶”,旨在表述受殖民统治最久的菲律宾所曾经历的历史波澜。

争乱与共同边界

“争乱与共同边界”表述人们为何又如何建起了层层保护围墙,从而勾勒出这个副题。孟加拉的瓦肆夫 (Munem Wasif)、新加坡的陈玮湘 (Melissa Tan),连同其他艺术家,透过作品来探讨这个议题。

瓦肆夫的摄影作品“Land of Undefined Territory”不断重复着不知名荒地的画面。它看来与一般荒地无异,实则是区隔印度与孟加拉的边界地带。这些年来,战乱饥荒频仍的孟加拉断送了不少人的生命,瓦肆夫透过地图形式迫使我们重审战乱所带来的影响与改变。

陈玮湘的装置雕塑作品“If you can dream a better world you can make a better world or perhaps travel between them”以铁纸结合独特“音乐盒”的视听效果勾勒出道路、行人道的地图。犹如新加坡的发声工具般,此作品记录新加坡随着时代演变进化的城市结构,透过物料汰旧换新的过程比喻今日耀眼闪亮的大都会是如何形成的。

抗争

中国的温普林与臧紅花、缅甸的腾林 (Htein Lin) 的作品叙述“抗争”副题,为被强权压迫而产生无助逅怕的受害者,提供一个发声的管道。

温普林作品“七宗罪:1989中国现代艺术展上的七个行为”(NC16) 用影像方式记录一群在1989年2月5日在中国国家美术馆私下表演的前卫艺术家,“中国行动”(M18) 则充分展示中国前卫艺术领域,从1980及1990年代新时期文艺思潮蓬勃发展所取得的鲜活力量。臧红花的“玲珑塔”灵感启自温普林上述两部作品,呈现中国当代艺术聚落宋庄的兴起与没落。

社会活动家、行为艺术家腾林 (Htein Lin) 在缅甸军政府的统治下,曾在牢狱中度过了将近七年的时光。在监狱里时,他偷偷地在囚服上画画,并且在肥皂上将这些画面雕刻出来,作品“Soap Blocked”重现当时孤立无助的冰冷回忆,亦叙述着自身与国家的惨痛历史。

国家与民族意识

汶莱的 Faizal Hamdan、日本的竹川宣彰满载私密回忆的作品着重刻划对“国家与民族意识”这个副题,从个人与共同体系、种族与性别、文化与国家的不同观点,概述随着演变进化而又相互缠绕的公民意识与结构。

Faizal Hamdand 的影像作品“Dollah Jawa”借助两个相互交错的故事呈现历史的两面;一为二战时期东南亚移民流离失所的宏观,另一则是叙述作者本身家族史的微观。

图版游戏、油画、雕刻构成林竹川宣彰的装置作品,他将二战时期动荡年代的记述反馈于作品中,进而展望更美好的未来。在优先发展经济的现今社会,人们的目光纷投向主流文化的当儿,此作品激发出属于这个年代的集体回忆。

移居

因“移居”而产生疏离感的议题向来备受关注。来自印度的巴曼 (Rathin Barman)、巴基斯坦的阿迪拉苏尔曼 (Adeela Suleman) 透过作品,对被迫流离失所的难民、恐怖主义所引起的全民恐慌,以及外籍劳工的全球化议题发出相关提问。

Rathin Barman的作品“Home, Not Been Structured Yet”从印度加尔各答移民的角度探讨“家园”议题,离开故乡的他们如何重新定义“家”?作者透过与新加坡的孟加拉外籍劳工的文字与录音采访,勾勒出这些外籍人士背井离乡、以及他们对未来家园的期许的深刻画面。

在苏尔曼的作品“Dread of Not Night”中,出土瓷盘上的波斯与莫卧儿帝国风采尽管绝美,但愈美丽愈沉重,表象华丽精致的作品背后深含残酷的现实意义。作者透过暴力美学的手法提醒着我们深隐于精神、形体与家园之间的伤痛。

边缘化的历史轨迹

本展最后副题“边缘化的历史轨迹”从不一样的叙事观点,自由畅想也许不曾被记载或被省略的历史。来自新加坡的陈建伟 (David Chan) 与泰国的萨卡林克鲁昂 (Sakarin Krue-On) 的作品重唤遭人们遗忘的历史轨迹。

陈建伟作品“The Great East Indiaman”融合真实与虚幻的视角,故事从1819年莱佛士发现新加坡的历史开展变奏,在这个全新虚构的民间故事中,绝种鲸鱼群“东印度人”把莱佛士带到新加坡,后逐被人类驯服成海洋中的困兽。

萨卡林-库安作品“Kra-Tua Taeng Seua”以跨平台形式与传统泰国舞蹈导师及曼谷青少年联手呈献这部结合现场演出、黑白电影和纪录片的作品,灵感亦启自青少年们成长的吞武里河道。作品映射出飞速更新交叠的新旧文化如何影响曼谷人的文化与生活。

开幕庆典演出

为期一周的双年展开幕庆典将为艺术社群和公众提供一系列参与机会,比如谢秋霞 (Chia Chuyia) 、麦拉蒂苏若道默 (Melati Suryodarmo)、阿兹赞琶义曼 (Azizan Paiman) 与萨卡林-库安 (Sakarin Krue-On) 等艺术家的微型特展、由策展人带领的导览、艺术家主持的工作坊与表演等。完整开幕庆典演出可参考附件D。

新加坡双年展2016主要展场为位于勿拉士峇沙路和奎因街的新加坡美术馆和分馆。展览地点计有新加坡美术馆、SAM at 8Q、亚洲文明博物馆、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张氏画廊、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史丹福坪、旧国会大厦与新加坡土生文化馆。为期四个月的本展,于2016年10月28日至2017年2月26日举行,并由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委托新加坡美术馆主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