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优势:转型释放新动力

作者:马歆璐 来源:央广网
2016-10-13 15:20:43
分享

央广网北京10月12日消息(记者马歆璐)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2016年已经进入第四季度,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我们的供给侧改革进展如何?中国经济形势目前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面对外界针对债务、楼市等风险的议论,李克强总理昨天用一番话给大家吃了定心丸。

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昨天在澳门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开幕式演讲中指出,近年来,中国经济一直在合理区间平稳运行,并且不断推进转型升级,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直保持在25%以上。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7%,进入三季度,又出现不少积极变化。尤其是就业,今年前9个月,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000万人,保持了过去三年每年新增就业超过1300万人的势头。9月份,我们所做的31个大中城市调查失业率显示,失业率已经低于5%,这是近年来的首次。

李克强说,这些年,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顶住内外压力,实现稳中有进、稳中提质,不是靠“大水漫灌”的强刺激,而是依靠改革开放,积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加快新旧发展动能接续转换的结果。因此,中国经济发展潜力、优势、回旋余地广阔,完全有能力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李克强总理指出,现在外界对中国的债务等方面的风险有些议论,要客观全面看待这个问题。中国的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现在碰到的问题主要是债务结构不太均衡。政府负债率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是比较低的,中央政府只有16%,地方政府的负债率虽然高于中央政府,但举债日益规范,债务主要用于搞建设而不是搞福利,大部分都是有回报机制的资产债务。我们面临的杠杆率主要是非金融类企业的杠杆率较高,这与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时间短,还不成熟,居民储蓄倾向又比较强有关,居民储蓄占50%以上、以银行为主的融资结构占大头。而且中国的债务是以内债为主,外债占比很小,触发债务风险的可能性也较小。

当前,中国货币政策是稳健的,流动性保持合理的充裕,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覆盖率比较高。虽然不良资产有所上升,但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我们风险弥补和吸收损失的能力较强。

眼下房地产市场的走势和调控方向备受关注。对此,李克强总理明确指出,中国新型城镇化今后还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历程,住房需求将呈增长态势。针对当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些分化态势,我们将强化、而且也正在强化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因城因地施策,要保障居民的基本住房需求,努力实现住有所居,而且要采取有效的措施,符合国情、城市特点的措施,来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优势、回旋余地在哪里?对政府债务问题和房地产问题的现状又该怎么看?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迟福林做了分析解读。

经济之声:李克强总理说,目前经济新动能呈现出增量崛起、存量激活、质量提升的态势,市场和社会创造力巨大。中国经济发展潜力、优势、回旋余地广阔,我们完全有能力保持中国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更具体地说,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优势、回旋余地体现在哪些方面?

迟福林:我理解,中国中长期增长的信心主要来源于对经济转型趋势的把握。

第一,我们的服务业呈现出加快发展的趋势,未来几年我们的服务业大概年均会增长8到10个百分点,就是说一年会增加1.5到2个百分点。到2020年,我们的服务业有可能会从2015年的50%提高到60%左右,基本上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

第二,我们的城镇化结构也正在加快向人口城镇化转型,估计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有可能由2015年的56%增长到60%左右。更重要的是,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有望从去年的不到40%提到50%左右,基本形成人口城镇化的新格局。

尤为重要的是,消费结构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估计未来几年,消费每年都会有两位数的增长,消费的总规模会由现在的32万亿元左右提升到50万亿元左右。而且服务型消费比重会有年均2个百分点的提升,城镇居民在服务性消费上的支出将由去年的40个百分点提高到50个百分点左右,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会稳定在65%左右。我列举这些数字是要说明,中国最大的发展潜力在于经济转型呈现出时代性趋势,最大的优势在于有经济转型释放增长新动力,最大的回旋余地在于我们经济转型的空间仍然很大。

经济之声:对于我国的债务风险,外界有很多担忧的声音,对此,李克强总理指出,我国的政府负债率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是比较低的,中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债务结构不太均衡。债务结构不太均衡的问题好解决吗?

迟福林:拿杠杆率来说,现在主要是企业杠杆率,尤其是国有企业杠杆率过高,要通过深化企业改革,为寻求解决债务问题找到一条重要的出路。另外,我们国家的直接融资比重太低,去年大概不到25个百分点,还有数十个百分点的增长空间。因此要发展股票、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也就是说我们有能力、有空间来解决债务问题,当然,关键取决于我们的改革能有多大程度的突破。

至于债务结构不太均衡的问题,现在更多集中于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所以解决的核心在于,未来几年,要在企业尤其国企改革上破题发力,另外我国的资本市场发展还要有所提速。

经济之声:目前房地产市场的情况大家都比较关心,总理说,我国的城镇化进程保证了需求的增长态势,当前的任务是强化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因城因地施策,努力实现住有所居,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我们该怎么客观全面地看待当前房地产市场的情况?

迟福林:前段时间,某些地方房地产价格过高的增长速度引起担忧。但总体来看,房地产问题首先确实是个结构问题。其次,现在房地产的区域性特点也比较突出。而解决结构问题靠什么?就是总理所强调的新型城镇化。适才我谈到,未来五到十年,城镇化的发展空间相当大,如果我们在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赋予农民土地财产权利等一些重大改革问题上有所突破,人口城镇化会对缓解、化解房地产市场的风险起到重要作用。我们所强调的地方政府的责任,最重要的就是地方政府不能把房地产作为拉动或者保证6.5%以上增速的主要推动力。地方政府要从自己的实际出发,要顺从市场发展规律,不要过高、过快地刺激房地产市场发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