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走强引发全球问题

2016-12-14 09:23:19
分享

美元走强引发全球问题

中国日报网12月14日电 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当经济史学家们回顾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这些年时,或许会思考境外美元贷款的繁荣究竟是在何时到达顶峰。是2012年九月赞比亚首次发行欧元债券(美元主导的债券),以5.4%收益率获得高达120亿美元认购之际吗?或许是在之后的2013年,投资者们如饥似渴地抢购一笔市值8.5亿美元,由莫桑比克政府支持的金枪鱼捕捞企业发行的欧元债券。在此期间,巴西国家石油公司 Petrobras在2013年五月发行了为期10年期债券,价值110亿美元,对于新兴市场的企业而言,可谓历史新高,但其4.35%收益率却属偏低水平。

甚至是在最近一次美元陡然升值之前,投资者就对其收购追悔莫及了。11月9日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到11月24日感恩节期间,美元与发达国家的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上涨了3%。在短短十几天内就出现如此飙升,实属罕见。近些年出现的美元借贷热能解释美钞大幅反弹的原因。

为各国中央银行提供清算服务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美国以外的政府和企业共累积9.7万亿美元债务。这其中,来自新兴市场的借贷占3.3万亿美元,其中绝大多数为企业债务。对于背负外汇债务的国家来说,汇率就是一台金融万象放大器。美元债务股票就类似于空头头寸。当股价猛跌时,人们争抢空头补进,进而推升美元走强。

美元的最新优势不无近因。投资者希望,在削减企业税,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方面,特朗普与国会达成一致意见。资本泛滥可能会推动美联储加速加息举措,吸引国际资本回流美国,推高美元。削减企业税能刺激跨国公司收回大量的海外利润,还将进一步提振美元。而欧元区将继续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

欧洲央行预计会在2月8日举行扩大货币政策会议上,扩大债券购买规模。“特朗普的当选对日本央行来说无疑是一份厚礼,”标准普尔的保罗·谢尔德(Paul Sheard )说道。2016年九月,日本央行曾承诺将突破2%的通胀目标。日元贬值起了大作用,特朗普当选后几周内,日元就下跌近7%。

若美元在日本和德国股市继续走高,那么,相比之下,在新兴市场就不会如此受欢迎了,原因有三。第一,货币急剧贬值给央行造成加息压力,以避免货币进一步贬值及由此产生的通货膨胀。例如,土耳其央行为应对里拉兑美元汇率创历史新低,于11月24日宣布加息。

第二,美元走强同时也会对新兴市场的信贷环境产生间接影响。华盛顿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 )的瓦伦蒂娜·布鲁诺 (Valentina Bruno )和国际清算银行(BIS)的申铉松(Hyun Song Shin)联合发起一项调查,发现新兴市场可以借入美元计价贷款的企业就如同代理金融公司一样,在本国内借出大量借贷资金。当美元走弱时,这类企业就在全球市场自由借贷。相反,当美元走强时,会导致新兴市场整体信贷紧缩。

第三个影响来自过去的美元借贷。随着美元持续升值,那些背负美元债务的企业将会发现自己以本币结算的债务负担越来越重,急于还清这些债务的企业很有可能削减投资并减少工作岗位。

美元走强对发达国家金融界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

金融行业有一个特有观点:外汇市场遵循抵补利率平价准则,即远期汇率应当反映出现行(或即期)汇率,及不同货币利率之差。如若不然,套汇者就可以先轻松地买进某种货币,以远期价格封存,然后在远期合同确立后从中赚取差价获得利润。而事实上,远期市场中隐含的利率差值应该为零。在为期三个月的美日元外汇掉期中,利率已跌破0.9%。这就意味着企业和银行为对冲货币风险而购买美元的行为已大大超出正常范围。对冲成本似乎也在随着美元走强而上升。

早前美元走强同样产生了类似的影响。1980年到1985年间美元持续升值50%,这对美国出口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贸易壁垒抬高带来的压力在1985年签订的《广场协议》( Plaza Accord )下得到缓解。该协议由美日德等发达五国共同签订,以削减美元的弱势状况。而最新的美元走强引发的最大担忧则是,这不但不会促成共识,反倒会引发冲突。为平衡美国贸易,特朗普似乎热切希望实行他提出的贸易保护主义,而这只会是误入歧途。美元持续走强或将成为实施这一危险政策的导火索。

 

(编译:张玺元 编辑:王旭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