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社融增量3.74万亿创新高 货币政策维稳 去杠杆方向不变

作者:吴茜
2017-02-15 13:51:59
分享

  2月14日,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03万亿元人民币,虽为一年高点,但与去年的“开门红”2.51万亿元和预期的2.44万亿元仍有较大偏差。社会融资规模增量3.74万亿元人民币,创历史新高。新增信贷创1年新高,除债券融资之外,无论居民贷款还是企业贷款,无论贷款融资还是非标融资,均创1年或历史最高。

  同时,1月M2货币供应量同比增长11.3%,与前期持平,M2和M1剪刀差大幅收敛至3.2%。存款同比增速小幅回落,其中居民存款攀升,非金融企业存款大幅下行,反映企业旺盛的融资需求。

  九州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分析,居民中长期贷款增量可能是房地产贷款的滞后发放所致,非标的急剧扩张可能部分与房地产企业融资渠道受限有关,在楼市销量下滑的趋势下,居民贷款将逐步回落。企业融资规模较大,且此轮经济回暖开始于2016年三季度,预示着“小阳春”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但他同时表示,国家层面来看,防风险和去杠杆仍是指导货币政策的重要方向,稳健中性的基调不会改变。中金固收亦认为,尽管目前整体社融增量创新高,但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未来社融的增长仍可能逐步放缓。

  房贷调控效应待显

  天风固收团队认为,总体而言,除票据融资外,2017年1月信贷投放大幅攀升,高于去年同期,且期限结构进一步拉长。居民、企业中长期贷款都大幅攀升,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加4600亿元;短期贷款相对持平,主要的下滑力量来自于票据融资,同比减少8240亿元,

  邓海清认为,居民贷款的新高主要是由居民中长期贷款所贡献,房地产调控背景下的居民中长期贷款仍然保持较大的增长幅度,1月新增6293亿元。这可能与房地产贷款滞后发放有关。从历史上看,居民中长期贷款与房地产销量密切同步相关,两者之间并无显著的领先或滞后性,但2016年10月房地产调控之后,一方面监管希望房贷延后发放,另一方面10月之后资金显著趋紧,银行放款意愿下降,因此目前居民中长期贷款量可能是房地产贷款的滞后发放所致。同时,由于目前房地产销量下滑趋势已经出现,按照上述逻辑,未来居民中长期贷款将逐步回落。

  企业融资方面,票据融资大幅下滑,主要与10月之后利率快速上行有关,票据对于资金面最为敏感。

  中长期贷款激增与票据和债券融资下滑有关。如果将中长期贷款与债券融资相加,则2017年1月企业长期融资规模与去年同期相当,表明替代需求是重要部分。结合去年1月的宏观经济表现,1月天量信贷带来了2016年一季度的小阳春,此次再现天量企业融资,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大幅攀升至1.52万亿元,反映企业融资需求出现了一定改善,可能同样预示未来经济进一步向好。

  而非标融资同样创历史最高最让人意外。非标经历了2013年-2014年的调控之后一蹶不振,而2017年1月非标全面爆发,委托、信托、未贴现票据均处于历史高位,总非标规模甚至超过了2013年。非标规模急剧扩张并非季节性因素所致,邓海清猜测,可能部分与房地产企业融资渠道受限有关。但他同时认为,由于其他融资渠道并未出现明显减少,所以还无法完全确定非标爆发的原因。

  从广义货币发放数据来看,M1-M2同比继续大幅回落,创1年新低,一方面与房地产销量下滑有关,另一方面表明企业层面的流动性陷阱进一步减弱,企业投资可能继续回暖。

  “小阳春”有望再现

  对于经济走势,邓海清预计,2017年1季度可能继续维持温和回暖。参考2016年1季度天量信贷后的经济小阳春,2017年可能再次出现相似局面。与2016年一季度不同之处在于,此轮经济回暖开始于2016年三季度,此次回升并非孤立事件,与2016年一季度经济突然回升有所区别,可持续性可能更长。因此,继续维持“中国经济L型拐点已过”的观点不变。

  至于央行下一步的货币政策,2月3日的逆回购利率加息是国家层面防风险和去杠杆的重要举措。2015年8月-2016年8月,由于股灾救市等原因,央行维持了过低的货币市场利率。2016年8月之后,国家层面开始强调防风险和去杠杆,经历了“隐性提高货币市场利率→提高长端MLF利率→提高短端公开市场操作利率”过程。由于1月社融为天量,央行需要提高货币市场利率,释放更为明确的信号。据测算,2017年与2016年通胀大概率水平相当,如果2月社融继续高位,央行必将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

  天风固收团队认为,信贷投放强劲、商业银行贷款投放意愿强烈,显示出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预期较为乐观。而中长期贷款期限拉长,商业银行期限错配加大,要预防央行加大偏紧力度约束商业银行投放而带来的流动性波动。

  同时,邓海清维持了对债券震荡市和股市长期“健康牛”的判断。债券方面,货币政策收紧、监管趋严、去杠杆是大势所趋,基本面因素利空债市;但另一方面,债券市场收益率与央行逆回购利率差值达到历史较高水平,综合来看债市宽幅震荡的可能性较大。股市方面,政策层建设健康资本市场的意图非常明确,不同于2014-2015年“疯牛”、“泡沫牛”、“水牛”的条件具备,基于长周期企业盈利改善的“健康牛”值得期待。

  编辑:吴茜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