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改增以来企业减负5700多亿 火锅店称一年减税5万

作者:咳咳 来源:新京报
2017-03-08 09:20:57
分享

营改增一年:欢喜与等待并存

营改增以来企业减负5700多亿元;火锅店称一年减税5万

营改增以来企业减负5700多亿 火锅店称一年减税5万

新京报制图/张妍

第三期 减税

“全年将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减税降费再次被李克强总理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重点提及。在“营改增”试点一年,减税降费力度加大的背景下,国内企业受益几何?市场主体还应如何更好的进行减费降税?

春风和煦,又到一年“两会”时。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对2017年的重点工作,《政府工作报告》陈述的范围,涉及“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业持续增收”等九大方面。

“使命重在担当,实干铸就辉煌。”李克强总理说。

在“两会时间”,新京报推出《经济策》专题。我们通过深入采访,呈现目前去产能、农业、资本市场等领域的现状。同时,我们还采访了多位两会代表,希望从代表们的回答中,寻找到解答问题的对策。

“2016年的减税降费政策给企业直接减轻的税费负担加在一起,约有5500亿元。”3月7日上午,财政部部长肖捷就减税降费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总结了2016年的减税成效。

据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今年将继续完善营改增试点政策,将增值税的税率档次由4档减到3档。全面试行营改增10个月以来,据统计已减轻企业负担5700多亿元,超出减负预期。

营改增后,火锅店一年减税5万

“营改增后,最开心的就是餐饮、广告、娱乐等服务业了。”北京某事务所资深会计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小规模纳税人的税率在原先基础上下降了40%,一般纳税人的税率从5%提高到实际5.66%,但大量可抵扣项目及免税规定降低了税负。

这一说法在廊坊市一家火锅店老板程云(化名)处得到了证实。程云向新京报记者展示了以往的报税单,上面显示,在营改增之前,公司主要申报税种为营业税,适用税率为营业额的5%,此外需要按缴纳营业税的7%、3%、2%分别申报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费附加,合计为5.6%。程云称,营改增过后自己省下了近5万税收,这让他非常高兴。

不过,部分制造业企业对于营改增反响平淡。

以河北香河的一家小型家具厂为例,该厂主要缴纳的税种为增值税与企业所得税,营业税可以忽略不计。按照规定,该厂需要按销售收入的17%缴纳增值税,参与该厂报税的财务人员称,这部分税款最终是由消费者买单,对企业影响不大,而企业所得税与企业利润有关,由于该厂是小微企业,按照此前的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计算,实际税率为10%。营改增后并无变化,这成为此类企业对减税反响平淡的主要原因。

此外,河北保定的几家小型造纸企业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东北“三金一费”占企业净利达21.4%

从权威研究部门的调研数据来看,行政杂项收费依然较多。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下称“财科院”)于去年年中在19个市的调研显示,从全国层面看,仅行政事业性收费的种类不下500项。尽管各省均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清理行政性收费,但在实际操作中,企业仍然面临着相对繁杂的收费项目。

据财科院统计,目前收费项目最多的山西省,仍有229个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新疆、山东、安徽、湖北等省份的收费项目数也居于全国前列,有200个左右的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

财科院赴东北调研时发现,这些收费当中,东北企业反响最为强烈的是“三金一费”,即防洪基础设施建设基金、副食品价格调节基金、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以及工会经费。

以长春一东离合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一东”)为例,防洪基金按照经营收入的0.1%征收,据财报显示,近年平均营业收入为6亿元,则需缴纳防洪基金60万元。副食品价格调节基金按照工人人数每月征收5元,按照官网上显示的职工数1100人计算,则一年需缴纳6.6万元。按照吉林省职工平均工资计算,则需缴纳残保金75.6万元。按照员工月薪5000元估算,一年需要上交180万元的工会经费。

计算下来,仅“三金一费”企业一年需缴纳的费用就超过322万元。而据长春一东的财报显示,由于前年公司业绩不好,2015年净利润仅为112万元。以最近6年的年平均净利1500万元估算,“三金一费”的收费占到公司净利的21.4%。这对毛利率不高的制造业企业也是不小的负担。

不过,对于“三金一费”等行政事业性收费问题,3月7日上午,财政部部长肖捷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称,在减税降费方面,“降费”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和预算报告都明确提出的要求。财政部将重点做好两项工作:一是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二是取消或停征35项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

“我们将在财政部官方网站上公布具体的中央和省级的基金和收费目录的清单。欢迎包括在座媒体朋友们在内的社会各方面监督”。

代表委员建言

贾康:自立名目收费要杜绝

新京报: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今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人民币左右。对此,你认为该如何减少?

贾康:在营改增全面铺开之后,在现有的框架之下,原来的4档减到3档,中小企业所得税,上限抬高到50万元,合在一起落实,经测算今年继续减少3500亿元。

新京报:有企业反映,在中央减税降费的背景下,目前部分地方政府,部分行业仍然存在乱收费的现象,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贾康:乱收费是税外的部分。税收强调依法征税,不能征收过头税。而税外的部分则更应强调减少、降低。具体而言,税外收费是否有合理依据,自立名目收费应坚决杜绝。合理规范的收费,要通过有关部门研究如何通过归并减少,要通过实施细则来体现。还有五险一金,要规范缴纳。

新京报:在国内投资过程中,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热情高吗?有没有减税降费的优惠措施?

贾康:其实,一味地通过各种方式招商引资并不值得鼓励。有的在招商引资时过分减税降费,要通盘考虑长期性。比如,一开始客客气气,来了之后,外商打成“内伤”,“内伤”打成残疾,效果非常不好,

新京报:去年底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谈到前往美国投资6亿建厂的事情时表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高35%”。在你看来,中国企业的税负到底高不高?

贾康:曹德旺反映的更多税外的收费,不仅是税收的问题。中国企业的税外负担很重,综合负担也拉升了。

新京报:中国企业有哪些税外负担?

贾康:比如,企业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之外就有很多隐性负担是有苦说不出来的。比如,一个企业家跟我说,开办企业要盖几十个章,其中有一个消防章,反复交涉就是盖不下来。此后有人建议他出6万块钱请个中介公司这个事能摆平。这种负担虽然不是税负,隐性的费用提高了综合成本。

新京报:税外负担怎么减轻?

贾康:我们必须把曹德旺所说到的所有这些问题,引发的积极讨论,牵引到更全面看待的正税、非税收入、税外隐性负担、社会环境里的综合成本等所有负担的全景图上,明确哪些可以降低,能够做的应积极去做。对降低负担需要匹配相应改革,能不能真正通过攻坚克难的制度供给,形成一个高标准、法治化、低负担、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这是中国的真问题。

新京报:未来还有哪些减税、降费的空间?

贾康:行政性收费往下降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整个政府的架构需要有一个脱胎换骨的改造:大部制、扁平化。使政府机构消肿,剩下的这些部门里面,怎么行使审批权和收费权,那就可能有了一个全新的系统性优化框架,政府职能实质性转变,行政运行成本真正降低,更好地服务纳税人、服务社会发展中间的各类非政府的主体。

这样的一个改造如果做出来,接着推进减少审批权,减少行政性收费,把能压缩的降费空间都用上,这个事情就可能做得比较像模像样。

袁利群:应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

新京报:减税降费为目前财税改革的一个方向,在这过程中,营改增备受关注。作为大型制造企业,美的对此受益有多大?

袁利群:营改增去年5月全面推开,根据我们的调研,营改增总体上是个非常科学的改革,据国家统计的数据,去年减税5000亿元,这一数据很可观。对于企业来说,有一些受益的多,有些受益的少;而且短期内,有一些可能还没体现出效果来。但长期来说,营改增的推进,应该会有好的效果,它规范了税务管理体系,为提高征收效率、推广电子发票奠定基础。美的下面这么多企业,对营改增还是受益的。

新京报:营改增后,为什么有不少企业的税负会出现不降反增的现象?

袁利群:这源于目前增值税抵扣链条存在没有打通的地方。第一是包括私募基金在内的金融服务业。以前,营业税是固定的5个点,加上其他的综合起来一共是5.6左右;但现在变成增值税后,金融业的进项不能完全抵扣,税率就是六个点,并不能体现降税的效果,无形中影响到资金成本,最后是实体经济来承担这个成本。

对于实体经济这一段来说,特别是广大的中小型企业,资本实力有限,而目前又处于经济转型时期,阶段性资金需求很大,融资成本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由于融资成本无法抵扣。

另外就是以人力资本为核心资产的企业,人力成本是最大支出,在降税方面没有受益,甚至一些还有阶段性上升的情况。

新京报:由于实体企业的成本最终仍需要用户买单,现在有声音认为,国家应当将财税改革的重点放在个人端,扩大财源,这样可能对降低实体企业的成本有更大作用,你怎么看?

袁利群:不管是个人所得税,还是企业税,税制制定有一个科学方法,并非一个简单的调整起征点或税率。而是纳税的计算方法应有所调整,变成一个综合的纳税方法。具体在个人征税这块,国家应改变目前的模式,可以考虑整体家庭作为一个整体来纳税。同时,应重视考虑个人的实际开支,例如可增设个人职业发展、再教育支出扣除项,从而鼓励这方面的投入。

群策群力

总理您好,我是一名北漂,在北京生活压力蛮大,每个月有房贷,房租外,还有其他一些开销,但就目前而言,一个月的个人所得税能抵扣一个月房租了,请问总理什么时候能把个税改革提上日程?——刘大龄童

事实上增值税不由企业承担,是由终端的消费者承担。所以企业缴纳的税里面应该要去除增值税。但是,如此一来消费者的负担也就大了。——弘烧鸡皮疙瘩

如果不降税,那么政府会在以后房产税个人所得税等税率方面越来越难征收,对中国以后税率征收的规范形成巨大的阻碍。搞不好会形成个人与政府对立的形式,那样会很危险。——普镕石

建议国家应该制定根据个人情况而不同的个人所得税,这样财富分配才会更合理,人民幸福指数才会更高,比如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租房费用很高,将来面临买房的话,就可以返税;再比如,已经结婚的,家里只有一个男方挣钱,而女方没有收入,要抚养孩子和老人,也可以返税。还建议对中国刚毕业的学生,每人有一定学习补贴,希望2万,这个钱可以用来根据就业情况,参加技能培训。——咳咳

B04-B05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全浩 赵毅波 金彧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