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飞”的无人机该管管了

作者:王延斌 来源:科技日报
2017-03-15 16:32:15
分享

“最严重的是成都双流机场上空的无人机入侵事件,它造成双流机场东跑道关闭了一个多小时,55个航班不能正常起降。”

虽然身处汽车行业,但启阳汽车董事长王麒代表一直在关注无人机产业的发展。在对该行业蓬勃发展感到欣慰的同时,她也对频频发生的无人机“黑飞”事件感到忧虑。

根据王麒的调研,近年来,无人机行业呈现井喷式发展,在各行业的应用越发普遍,被广泛使用在安防、救灾、新闻、交管、植保、电力、物流、勘测以及大众娱乐等众多领域。“我国民用无人机产业位居世界前列,市场规模早已突破百亿元,用户数量超百万,预计在2025年整个市场份额将超过700亿元,发展空间巨大。”王麒说。

王麒认为,事物均具两面性,无人机产业井喷也会带来诸多管理、法律和伦理问题,有可能给航空运输、反恐、安防等领域带来潜在风险。

对于无人机问题,西昌学院法学教授王明雯代表也提交建议,呼吁“对于新生事物,国家应给予足够的宽容保证其成长,同时杜绝有损大众利益的潜在风险。”

北京军区某部曾专门发布了一份《关于重申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计划申请的函》,称无人机驾驶航空器违规飞行事件频繁发生,严重干扰了国家空防警戒系统正常秩序,造成国家人力、物力和财力的重大浪费,也对国家重点要害部位防护、首都日常防空、军民航飞行安全和社会安全稳定带来较大安全隐患。

王麒认为,2016年7月民航局发布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中再次重申,空机重量在4千克以下、起飞重量在7千克以下的无人机,由无人机驾驶员自行负责飞行,无需持有任何证照。“正是由于未被纳入监管的这一部分无人机导致安全隐患频频发生。也有航空专家认为,未纳入监管的无人机,难免会让人钻空子。如果有人操纵这类无人机飞入禁飞区,很难在事先进行阻拦。”王麒说。

如何保证无人机行业健康安全发展?

王麒建议,梳理现行对无人机的法律规定,在立法中对无人机界定、监管部门、隔离空域的范围等进一步加以明确,以安全为导向,有效防止无人机使用者进行“黑飞”;同时,在购买无人机时,需同时实名登记身份信息并出示飞行许可证。

“在技术许可的条件下,对无人机强制设定定位系统,便于精准进行安全识别。”王麒说。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