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自贸区“四区叠加”释放开放红利

作者:栗建昌 赵宇飞 张琴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7-04-06 09:51:30
分享

中国内河第一大港重庆果园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两大国家战略在此交汇:横贯亚欧大陆的“渝新欧”铁路,在果园港与长江相连,搭乘“渝新欧”而来的欧洲货物,可沿长江黄金水道直接出海。

4月1日,中国(重庆)自由贸易示范区正式挂牌运营。作为内陆自贸区,重庆自贸区将通过创新试验,激发重庆作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连接点的作用,其关键在于探索构建陆上贸易规则,破解制约内陆地区开放发展的“规则之痛”。

与此同时,重庆自贸区还将与两江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中新重庆示范项目核心区形成“四区叠加”格局,释放巨大开放红利,为内陆开放和“一带一路”注入新活力。

瞄准内陆开放“规则之痛”

曾经,“得海洋者得天下”是全球贸易的主旋律,东部沿海地区也借此优势迅速崛起,而内陆地区却因先天区位劣势而沦为对外开放的“末梢”。

6年前,“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诞生,这是内陆地区开放发展的标志性事件。依托重庆直达德国杜伊斯堡的“渝新欧”班列,重庆等内陆地区的货物可直达欧洲,欧洲的货物也可直接进入我国西部市场,成本仅为空运的五分之一,时间只有海运的三分之一。

6年来,“渝新欧”已从开通之初的每年几十班发展为去年的400多班,货值已占所有中欧班列的50%以上。去程货物已由电子信息产品为主,拓展到整车及零配件、咖啡豆等多个品类;回程货物也已拓展为整车及零配件、化妆品、酒类、奶粉等。

如今,蓉欧、汉新欧、义新欧……中欧班列大家庭的成员越来越多,货运量也越来越大,引领着中国内陆地区从开放“末梢”变身开放“前沿”。

然而,“海洋时代”形成的国际贸易规则,却让内陆地区的开放发展饱受困扰。

对此,重庆市商务委副主任、自贸区办公室主任李谦举例说,海运货单具有金融属性,可用于融资押汇,提升企业资金周转效率,而铁路货单则无法融资押汇,这给企业资金周转带来很大困扰,也削弱了中欧班列的优势。

“中欧班列的配套基础设施体系也不健全。”重庆两江新区自贸区办公室副主任郑航说,中欧班列开行班次不断增多,而新疆阿拉山口的基础设施已相对滞后,班列出入境时“排长队”的现象日趋严重,有的班列运输时间甚至因此延长三四天。

陆上贸易规则缺失,也体现在内陆口岸的关检瓶颈。“沿海口岸执行的是‘负面清单’,即清单以外的都可以做,而内陆口岸执行的是‘正面清单’。”重庆西部物流园副总经理韩超说,以整车进口业务为例,沿海口岸多年来已形成一整套成熟高效的进口整车关检规则,而内陆口岸规则缺失,检测环节过多,不仅影响通关时效,还会产生更高的费用,不少企业望而却步。

此外,由于铁路、公路、水路等不同运输方式的运单、载具等无法互认,关检的规则效率也各不相同,多式联运的制度成本高昂。

借机构建陆上贸易规则

在业内人士看来,重庆自贸区的设立,将创造出更大的制度创新空间,这正是构建陆上贸易规则的绝佳契机。

实际上,重庆突破“规则束缚”的步伐从未停止。例如,“渝新欧”横跨亚欧多个国家,货物每到一个国家都要开箱检查,时间成本高昂,重庆通过与沿线国家沟通,实现了沿途关检互认;途中温差上下可达70℃,电子产品无法承受,重庆研发出特殊保温材料,给货物穿上一层“水背心”,确保所有适合铁路运输的产品随时启运。

此外,重庆研发出集装箱卫星定位跟踪系统,解决了货物运输的安全问题;还推动中欧铁路运输邮包禁令的废除,首次实现中欧班列运邮测试等。

李谦说,重庆将依托自贸区更大的创新空间,进一步增加“渝新欧”的货运量,完善中欧班列的配套基础设施体系,探索制定铁路运单融资押汇、载具标准化等一系列陆上贸易规则。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汤宗伟表示,作为我国内河第一大港,果园港的口岸开放步伐也将因自贸区的设立而提速,将拓展进口粮食、木材等各项口岸功能,进一步与“渝新欧”对接,充分发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连接点的作用。

重庆还将依托自贸区,在果园港打造集铁路、水路、公路于一体的复合型物流枢纽,探索多式联运监管模式,建立“硬件无缝衔接,软件规则统一”的多式联运物流体系。

此外,重庆西部物流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张磊等表示,自贸区的设立,也将推动内陆口岸的海关、国检在监管模式、通关效率等方面与沿海地区甚至发达国家对标,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出一整套适合陆上贸易的关检规则,将大大提升内陆口岸的开放程度。

“四区叠加”为内陆开放注入新活力

重庆自贸区还将推进多项制度创新,打造行政高效化、投资贸易便利化、社会服务便捷化的营商环境。此外,重庆还将形成罕见的“四区叠加”格局,为内陆开放和“一带一路”注入新活力。

“前两批自贸区的53条成功经验中,重庆自贸区已复制了49条。”李谦说,其中包括负面清单、事中事后监管、一颗印章管审批、放宽外资准入门槛等,将大大降低管理成本和要素成本,尤其是营商方面的要素成本,重庆将借此成为投资的“成本洼地”。

李谦说,在此基础上,重庆将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做大做强先进制造业,不断增强产业辐射效应,带动西部大开发战略深入实施。

更为重要的是,重庆自贸区挂牌运营后,重庆将形成 “四区叠加”格局,即自由贸易试验区、内陆首个国家级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中新示范项目核心区的优势叠加。

因此,重庆自贸区的建设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国家此前在重庆设立的两江新区、自主创新示范区,以及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核心区,均与自贸区的范围大部分重合,而三者已在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等方面进行了系列创新探索。

例如,重庆自贸区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区域范围大部分重合。后者启动一年多以来,已在交通物流、金融服务等领域实现超过160亿美元的重大项目落地,旨在通过提升物流联通化水平和投融资便利化水平,降低内陆地区发展的物流成本和融资成本难题。其前期的探索,如多式联运规则、境外投融资的便利化等将直接成为自贸区的组成部分,其无法实现的创新探索,如飞机融资租赁等,则可依托自贸区实现。

汤宗伟说,“四区叠加”将释放出巨大的开放红利,将推动重庆充分发挥战略支点和连接点的重要作用,将为内陆地区的开放发展,以及“一带一路”战略注入新活力。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