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美国创业界的清流

2017-06-22 13:59:39
分享

Airbnb:美国创业界的清流

中国日报网6月22日电 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Airbnb(中文名“爱彼迎”)的一位主要投资者表示,直到最近,“对Uber(优步)的嫉妒”终于使Airbnb的许多高管不再苦恼。Airbnb是一个为用户提供私人民宿的短租服务平台,常常与网络车巨头Uber在同一时间融资,而后者总是会获得更多的资金,吸引更多人关注。Uber是美国估值最高私营科技公司,其最近一次估值达到近700亿美元;Airbnb仍然以300亿美元的估值位居其次。不过,随着Uber面临一系列麻烦,包括一项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多位高管离职和消费者抵制行为,Airbnb对Uber的嫉妒大大减少了。

Uber遇到的麻烦使Airbnb如今的发展势头高歌猛进。去年,有8000万人在Airbnb上预订住宿,比2015年翻了一番(如图)。Airbnb现在计划将服务市场扩大,甚至可能包括豪华旅行和商务旅游。其它的新产品,如私人定制城市游览项目等,也在筹备阶段中。

该公司的终极目标是从一家民宿预订平台发展成为一家综合性旅游企业,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消费。在2017年,它的销售额可能会高达2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约65%。预计到2020年,收入将达到85亿美元。该公司可能会很快寻求上市,而潜在的困难也正悄悄到来。其中最主要的是监管问题,如何确保房客的安全,或是另一项越发明显地是应对竞争对手强劲的势头,如来自高效在线旅行订票企业Priceline的冲击。

Airbnb的创始人一开始完全是旅游服务业,甚至是商业的外行人士。首席执行官,现年35岁的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之前从没有过商务经验或是技术专长。反之,他和另一位共同创始人乔·杰比亚(Joe Gebbia)只是罗德岛设计学院学习设计的学生。后来,他们才遇到了软件工程师内森·布莱卡斯亚克(Nathan Blecharczyk),共同提出了流动式住宿与餐饮的概念,当初的目标是出租公寓里的充气床垫。他们当时在如何获取投资上还十分天真。当一位早期顾问建议他们从被称为“天使”的小投资者中筹集资金时,切斯基(Chesky)还以为在硅谷工作的人都相信神仙。

Airbnb和Uber现在是美国市值最高的两家“独角兽”企业(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创业公司),经营的平台并不拥有正在为人所使用的房间或者汽车;两家企业都从每笔交易中抽取佣金。Airbnb会分别从房客和房主中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向房客收取总房租的6-12%,向房主收取总收入的约3%。Airbnb的商业模式的一项重要特点是其网站上的租赁房一般都不会在其他竞争对手网站上出现,因为房主们的忠诚度更高。因此,当Uber受困于与许多客户与司机市场的激烈竞争中时,Airbnb并不需要为了维持其房主和用户多花心思。

在创业企业圈里,对成本的关注行为并不常见,它如今正给Airbnb以回报。在2015年,Airbnb聘请私募机构黑石的首席财务官劳伦斯·托西(Laurence Tosi)担任首席财务官,并视之为“家长督导”角色。据报道,在托西上任之后的2016年下半年,Airbnb首次实现盈利,并将从2017年开始赚钱。该公司已筹得资金30亿美元,却仅仅花费了其中的3亿左右。(Uber据说在2016年仅一年内亏损了28亿美元。)

 

民宿短租业务的兴盛

Airbnb的创始人很早就认识到了强大而温和的文化的重要性。(Uber同时正在因其强硬做法遭受攻击。)在2013年之前,创始人面试了每位求职者;现在,所有雇员仍然需要通过一项关于“核心价值观”的面试,其中对他们的评估方式并不是个人简历,而是他们与公司情怀的契合匹配度。即使公司某些方面的理想主义在老道的记者看来有些幼稚,这样的测试却能够确保每一个员工都拥有工作使命感。当被问及Airbnb是一家科技公司还是旅游公司时,产品总监弗拉德·洛克捷夫(Vlad Loktev)十分谨慎地回答道:“我们更像是一家社群公司。”

Airbnb如何看待未来呢?切斯基认为,在财务业绩方面,“我们不需要再筹集更多的钱了。”聘用托西(Tosi)和对财务约束的推动表明,这家公司的确想要上市,而且最快会在2018年。一旦如此,Airbnb就有可能接受史无前例的审查。

投资者注意到,尽管最初该网站吸引了注重节省成本的千禧一代来寻求更真实的旅游体验,但是,现在其增长靠的是扩大用户基数。商务旅行者成为了一大目标。Airbnb给一些企业提供了便利,将在旬出差员工的住宿安排到民宿业主提供的房间,而非酒店。由此,它与一些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比如韩国现代汽车企业和美国的餐饮连锁公司达美乐比萨(Domino’s Pizza),使他们更容易找到适合员工居住的房子,其主要需求是无线网络,书桌和24小时不限时入住办理。有25万家企业的员工经常在Airbnb上预订差旅住宿。

Airbnb还想吸引有钱的全球旅行者。二月,Airbnb以大约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一家假日旅行房屋租赁网站Luxury Retreats,给它带来了一份高端房地产投资组合,因为该网站的众多用户会每晚住宿的租金高达数千美金。在引入大众市场的同时,Airbnb也需要增加更多新的中等租赁民宿。它必须为备受亲睐的民宿订个价,因为这能让它成为人们在寻找住宿时,自然而然想起的、品质优异的第一选择。

无论Airbnb以何种方式增强自身实力,它与酒店业的竞争都必然会加剧。摩根士丹利银行(Morgan Stanley)的一项分析表明,Airbnb住宿量将在2018年达到美国和欧洲所有酒店住宿量的6%,在2016年4%的基础上增长2个百分点。它如今对酒店的主要冲击是让酒店无法提高其入住价格。只要人们有需求,Airbnb就能在任何时候给旅行住宿市场供给可入住的房间。这对习惯了在客流高峰随意调节价格的酒店来说,无疑是一项重大打击。

 

高处不胜寒

Airbnb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监管,而酒店行业的游说则是雪上加霜。许多大城市强烈反对Airbnb,尤其是那些售格适宜房屋有限的城市,原因是居民责怪Airbnb在租房市场中霸占了公寓楼房。一些能够提供高福利的城市,包括柏林、巴塞罗那和纽约等,出台了一些规定,加大了提供短期租赁的难度。作为Airbnb的第三大市场,纽约禁止了30天以下的公寓短租,除非房主自己同样居住在房子里。柏林则通过了一项法律禁令,如果有人想要短期出租自己公寓的一半以上,他们需要获得许可,并将在违规时受到巨额罚款。

“Airbnb现在选择了一种新的调和方式”,《Airbnb的创业故事》(The Airbnb Story)一书的作者利·加拉格尔(Leigh Gallagher)记录道。在阿姆斯特丹和伦敦,Airbnb同意负责监管其网站住宿清单,以确保它们在一年内能租用的房屋数量,以符合当地的法律规定。然而,许多投资者仍然担心会有更多限制性法律限制它的发展前景。

第二个长久以来存在的风险是安全问题。Airba能起作用,是因为人们相信用户提供的照片和匿名评论有助于去除网站里的不良行为者。在2011年,该网站处于危机之中:Airbnb的一位房客毁坏了房东的公寓,房东将其经历发表在在博客。Airbnb回应称,会向所有房东提供保险,赔偿金最高可达100万美元。这也说明,对个人安全不利的突发侵害事件仍然有可能发生,让房东和用户受到惊吓。

第三个威胁来自于日益激烈的竞争。Airbnb并不是首人追求酒店替代品概念的企业,但却第一个在全球获得成功的企业。这也吸引了其他企业的注意。在包括中国和欧洲在内的许多市场,Airbnb正迎来了来自当地企业的竞争和既有的全球性竞争对手。在2015年,在线旅游网站亿客行(Expedia)以39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Airbnb的对手之一HomeAway。

不过,对Airbnb最具威胁的竞争对手是拥有着Booking.com的Priceline,全球管理最佳的互联网公司之一。Priceline一直在快速增加可代替的住宿。切斯基坚持认为“他们与我们提供的产品根本并没有重叠,”原因是Priceline主要是和“看起来更像酒店”的物业管理公司合作。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差异性会消失,毕竟Priceline也是一家十分精明的企业,不会让Airbnb不费吹灰之力霸占一个颇具价值的领域。

旅游业市场是一块众人瓜分的大蛋糕。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表示,在全球范围内,人们每年在旅游住宿上的花费达到了约7000亿美元。随着全球性的收入增加和家庭规模缩小,旅游也变得越来越受大众喜爱。现在许多人在旅游时的第一个念头是享受一个地方最舒适的感觉,而不是选择酒店里的奢侈品,比如健身房和礼宾。这也表明了交替共享的住宿方式不会是年轻人的边缘选择,而会成为旅游业务中的主流。

不管怎样,Airbnb的野心都不会止于此。它创建“萨马拉”创新设计实验室,想要开发出一种新型的旅游产品。去年秋天,Airbnb开始销售“各种体验”,是旅行者可以预订的个性化的旅行,包括通常由Airbnb房东安排的特别餐饮服务、旅行项目和锻炼计划。记者预订了旧金山教会区(Mission neighbourhood)的自行车之旅,发现这趟旅程令人感到十分愉快。其中包括了参观一家叫做Bolerium Books的秘密书店,在那里所有的书籍作品并不由作者姓名排列,而是由社会流动方式构成。不过,从这趟旅程的价格上看,不包括午餐的100美元确实有一些昂贵,就像旧金山市内的小山一般,陡峭得令人有些难以接受了。毕竟还有很多其它企业也同样会提供旅行和有趣的活动。

还有一些小道消息称,Airbnb即将开展机票预订业务。其实,为旅行者在网上提供航班选择是一项费力不讨好、低利润的业务。像Priceline和Expedia这样的企业,它们的收入就大都来自酒店预订。不过,这并不是Airbnb想要采用的模式,布莱卡斯亚克表示,但是,他拒绝透露更多有磁Airbnb空中旅行计划的情况。“如果我们想要做什么,就应尝试做得有所不同。”

Airbnb最好的想法可能是第一种。这将由它自己决定,直到或许有一天由投资者来决定是否值得追求新的更多的商机,而彼时在旅游住宿市场仍然有很多机会。在第一个目标实现前追寻新梦想的时候,Airbnb确实与它在硅谷的那些同行拥有着相似之处。

 

(编译:张梦溪 编辑:王旭泉)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