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 财经滚动

关闭所有门店负债350亿!这家百年零售巨头也撑不住了

来源: 中新经纬
2020-05-09 07:23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本周,美国两大零售商J. Crew、Neiman Marcus先后宣布申请破产。而目前,美国还有多家主要零售商濒临破产边缘。

据清算公司高登兄弟估计,今年美国仍将有多达25000家门店将面临永久性关闭。有房地产服务公司更是预计,到2021年底,美国百货商场中的门店将会关闭一半。

继5月4日美国服装品牌J. Crew提出破产申请,当地时间5月7日,另一家拥有113年历史的奢侈品百货公司Neiman Marcus申请破产,成为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国第二家这么做的大型零售商。

目前该公司的债务总额约为50亿美元(按最新汇率换算,相当于353.75亿人民币)。据悉,3月底,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内曼马库斯被迫关闭所有43家门店,同时由于大量债务和无法适应市场节奏,该集团在疫情暴发前就已经处于险境。

疫情冲击下,各国政府都在采取不同的扶持计划,以维持企业生命。美国国会已经拨出数千亿美元贷款给中小企业。

但J.Crew和Neiman Marcus相继提交破产申请,再次提醒大家,“山姆大叔不能拯救所有人”。特别是在疫情发生之前就有危机的公司,将被迫在破产法庭上重组其债务,其中一些将无法继续生存。

“百年老店”的倒下

5月7日,内曼·马库斯集团(Neiman Marcus Group)宣布签订了一项重大的重组支持协议,并向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申请,超过三分之二债权人通过了这一重组协议。

这家奢侈品零售商表示,已经从债权人那里获得了6.75亿美元的担保,以支付破产程序期间的费用,该程序预计将持续到整个秋天,这些债权人还承诺履行7.5亿美元的退出融资方案。

此外,内曼·马库斯还表示,破产保护不会影响其重开部分店铺的日期,在疫情期间,集团也会继续在其电子商务平台为客户提供服务,期望能在今年秋天脱离破产状态。

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Geoffroy van Raemdonck表示,“在COVID-19之前,内曼马库斯集团在长期盈利和可持续增长。但是由于COVID-19大流行,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商业。”

但事实上,这家零售商一直在努力偿还50亿美元的债务,其中大部分来自2005年和2013年的杠杆收购。这一大流行病迫使该公司暂时关闭其所有43家商店,包括Neiman Marcus,Bergdorf Goodman和Last Call。并对14000名员工中的大多数实行休假制度。

Neiman Marcus总部和旗舰店位于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股权几次易手,但依旧保留了最初的名字。

1907年,赫伯特·马库斯与姐姐嘉莉·马库斯·内曼(Carrie Marcus Neiman)和她的丈夫AL ·内曼(AL Neiman)创办了一家新公司。在拿到前期投资所获“第一桶金”之后,这三位企业家没有冒险参加一个未知的“苏打汽水生意”,他们拒绝了刚起步的可口可乐公司,而是选择返回达拉斯建立零售业务。因此,早在1957年其早期首席执行官Peb Atera的话说,内曼·马库斯(Neiman Marcus)是“基于糟糕的商业判断力而成立的”。

这家商店于1907年9月10日成立,布置豪华,并备有德克萨斯州不常见的优质服装。几周之内,该店的初始库存完全售罄。石油资源丰富的德克萨斯人欢迎有机会以比以前更复杂的方式炫耀自己的财富,于是蜂拥而至。尽管发生了1907年的恐慌开业仅几周后,内曼·马库斯(Neiman Marcus)就立即取得了成功,并且开始运营的头几年非常赚钱。

1914年,大火烧毁了Neiman Marcus商店及其所有商品。当年年底,Neiman Marcus开设了新的永久性营业地点。随着旗舰店内曼·马库斯大厦的开业,这家商店增加了产品选择范围,包括配饰、内衣和童装,并扩大了女装部门。

在新大楼的第一年,Neiman Marcus的利润为40000美元,销售额为700000美元,几乎是在前一年原始地点的总收入的两倍。1929年,这家商店开始提供男装。

1971年,德克萨斯州以外的第一家Neiman Marcus在佛罗里达州开业。在随后的几年中,商店遍布美国30多个城市,包括亚特兰大、波士顿、芝加哥、拉斯维加斯等。1988年公司的名称正式从Neiman-Marcus更改为Neiman Marcus,并采用了目前的徽标。

在过去的20年中,Neiman Marcus的所有权多次转手。1987年6月,该公司被分拆。

更重要的是,该零售商已因两次杠杆收购产生的巨额债务而感到沉重。私人股本公司Warburg Pincus和德克萨斯太平洋集团(Texas Pacific Group)在2005年以5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Neiman Marcus,然后在八年后的2013年10月,以60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私募股权公司Ares Management和Canada Pension Plan Investment Board。

这家零售商一直在努力摆脱债务负担,即使它年营收有数十亿美元。2018财年,Neiman Marcus利润2.51亿美元,营收49亿美元。在过去七个季度中,有六个季度销售增长。

直到2020年5月,扛不住压力,它申请破产。

Neiman Marcus在文件中表示,它欠50000多名债权人10亿至100亿美元,其中包括Monument Consulting(1040万美元)和Rakuten Marketing(780万美元)。它还欠数个奢侈品牌,包括香奈儿(Chanel),La Mer,Gucci,Dolce&Gabbana,Stuart Weitzman,Christian Louboutin和Yves Saint Laurent等。

深受打击的奢侈品牌

美国零售领域分析师玛丽·埃普纳:

内曼马库斯面临的问题也是其它零售商所面临的,还有萨克斯第五大道精品百货店,将来可能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内曼马库斯申请破产保护将影响很多人,尤其是奢侈品企业,不过奢侈品总是会有市场的,因为富人们依然富有。

随着国际旅游业的停顿,奢侈品牌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来自亚洲和欧洲的富裕旅行者占该行业销售额的绝大部分。中国消费者占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的35%,影响显而易见。更不用说阻碍旅游业和旅游零售业的旅行限制,经济前景恶化及其对消费能力的可能影响。

根据贝恩的估计,尽管中国有复苏的迹象,但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奢侈品销售将同比下降25%至30%。

“对于整个2020年,我们已建模了三种情景,中间情景表明收缩幅度在22%至25%之间(减少约600亿欧元至700亿欧元)。获利能力将受到不成比例的打击。”

2020年开年,中国内地、欧洲、美国的奢侈品市场表现强劲。新冠疫情爆发后,各地大规模的封锁措施以及主要市场旅游业停摆引发了全球性萧条,奢侈品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其中欧洲市场衰退加剧。日本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奢侈品销售总额同样有所下滑,全球范围内消费者情绪依旧较为低迷。

贝恩此前进行的相关研究表明,奢侈品线上渠道始终保持韧性,然而直营店和百货商场等传统渠道则遭遇销售“滑铁卢”。

此前J. Crew申请破产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给美国零售业带来沉重打击。本周一,美国知名服装品牌J.Crew也已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疫情暴发以来首家申请破产保护的全国性服装品牌。

这家零售商表示,已经与贷款人就债务重组达成一项协议,同意将16.5亿美元债务转换为股权。

在美国,J.Crew一度是零售界的明星品牌,受到都市白领的喜爱,并曾因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青睐而受到关注。

1989年3月,第一家J.Crew零售店在曼哈顿的南街海港开业,目前J.Crew Group,Inc。是一家全渠道零售商,专营男女、儿童服装、鞋子和配饰。

截至2020年5月4日,运营181家J.Crew零售商店,140家Madewell商店,jcrew.com,jcrewfactory.com,madewell.com和170家工厂商店。

对于资本界来说,它的破产并不意外。有分析认为,J. Crew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加上大流行的财务压力,使其破产几乎不可避免。

2019年集团营收25.4亿美元,其中J. Crew销售额下降了4%,为17亿美元,Madewell的销售额增长15%,至6.02亿美元。

迄今为止,J.Crew已经连续亏损六年。受疫情影响,其在3月份关闭了约500家门店。由于收入大量流失,该公司裁减了上万名员工,并决定不再支付4月的租金。

根据提交的破产申请文件,J.Crew预计,受疫情影响门店关闭带来的损失约为9亿美元。

该公司原本寄希望于通过分拆子品牌上市来筹集资金,但疫情暴发使得这一计划泡汤,J.Crew只得申请破产保护。

全球零售业或现破产潮

受疫情影响,全球主要服装零售商均承受巨大压力。H&M母公司股价今年开年迄今累计下跌近40%。

分析师和律师预计随着零售商用尽各种方法来谈判租赁和其他债务,未来几个月可能会有更多的破产案。

疫情让许多零售商都失去了控制力,即使政府宣布在一些疫情相对轻的地区结束隔离,人们也很可能不会很快回到实体零售店。

申请破产保护、进行资产重组,并不意味着商家会彻底关门退出市场。但据清算公司戈登兄弟(Gordon Brothers)估计,今年美国仍将有多达25000家门店将面临永久性关闭,这是因为企业正面临长达数周的关闭以及对服装、鞋子和其他非必需品的需求减少的问题。

房地产服务公司Green Street Advisors的数据显示,到2021年底,美国约有一半的百货商场可能关闭。

美国特尔西顾问集团首席执行官达纳·特尔西表示,这些门店关闭得越久,库存的积压就会越多,打折力度就会越大。但不论这些店何时重开,都将面对高失业率,这意味着这些门店将无法以全价出售商品,需求也将受到影响。接下来还有不少零售商会倒下。

穆迪Analytics REIS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购物中心的空置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为9.7%。随着零售商申请破产并重新考虑其投资组合,该行业的麻烦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增加。数以千计的低绩效商店可能会关闭,使陷入困境的大型购物中心空洞化,对房东、供应商和工人造成涟漪影响。

有数据称,近年来,成千上万的零售工人失去了生计,仅在2019年,该行业就削减了77000个工作岗位,比任何其他部门都多。

在线渠道也不是救星?

另一方面,疫情也作为催化剂,加剧了零售业跑道上优良选手和落后选手的差距。

在疫情期间,一些提前深耕线上渠道的零售商,比如亚马逊和沃尔玛的表现都是相对坚挺,甚至亮眼的。

不过有行业观点认为,虽然线上渠道非常重要,但在美国,其仍只占据总销售的30%左右。后疫情期间,零售业在保障安全的同时,还需要重视数据,用创新的方式吸引客流。

4月,英国第三大服装零售商Next宣布将关闭其配送中心。由于疫情,许多零售商希望客户将消费转移到他们的在线渠道上。但数据分析公司GlobalData表示,在线渠道可能不是一些服装零售商所希望的救星。

GlobalData零售分析师Hannah Richards表示,“没有任何收入,许多零售商将不得不取消库存订单、裁员或永久关闭商店,以降低成本并保护企业的长期生存。COVID-19的作用已经产生了更广泛的影响,Jack Wills宣布其除病毒前关闭计划之外还将永久关闭另外17家商店,而Arcadia和Urban Outfitters都取消了所有未完成的订单并扩展了供应商付款条件。”

在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下,零售商面临的进一步挑战是,通过关闭其网站,他们将坐拥大量库存,而没有任何平台可出售。很大一部分库存将变得过时,并且有限的存储容量将阻止他们优先处理新库存,直到处置完现有库存为止。

Richards说,“尽管大型零售商(例如Next和TK Maxx)已经关闭了在线运营,但与专门从事单一产品类别的小型零售商相比,他们应该有更好的表现。但是,由于他们现有的购物者转移到仍在运营的竞争对手,这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客户忠诚度,而他们在恢复交易时可能需要解决这些问题。”

童装将成为最有弹性的服装子类别,其购买通常是由于需要更换现有物品而不是由潮流主导的购买。由于关闭营业,Next等品牌可能会看到其在该类别中的份额下降,因为购物者选择从其他渠道和经营竞争对手中购买商品。

Richards总结说,“服装和鞋类零售商店的客流量和销售量都在下降,这加上其在线业务的潜在关闭可能意味着许多零售商永远关门大吉。”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