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首页 财经频道

北大举办数实融合发展路径研讨会,林毅夫到场致辞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1-11-25 18:58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世界经济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推动了经济稳定增长。随着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不断发展,数字经济已逐渐成为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要推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发展,以塑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夯实实体经济根基。

11月24日,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举办线上研讨会,发布《“十四五”期间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路径研究》报告,并邀请多位学者和实体经济、数字经济的典型企业代表就数实融合发展路径展开研讨。

会上,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和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分别致辞。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林毅夫院长在开场致辞中表示,大数据是新的生产要素,是21世纪的“石油”,数字产业是新的产业,以人力资本的投入为主,研发周期短,技术迭代快,是典型的“换道超车”型产业。中国是14亿人口的大国,在人力资本上跟发达国家差距较小,又具有数字基础设施较为完善、国内市场大,数据要素丰富等条件,已经在数字经济领域形成了新的优势。

同时,我国产业体系健全,是全球制造业产值最大的国家。中国在数字经济上的优势,可以渗透到实体经济的各个产业。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不仅可以帮助我国数字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甚至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也会实现提质增效发展。

因此,我们必须抓住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发挥有为政府作用,克服“卡脖子”制约、法制法规滞后于产业发展等障碍,通过更好的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实现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

汤道生表示,随着各行各业纷纷拥抱数字化、智能化,互联网服务的主要对象,已经从用户(C),发展到产业(B)和社会(S)。

过去二十年,消费互联网积淀了大量互联网技术,培养了庞大的在线消费市场,为数字技术助力实体经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产业互联网则为诸多产业难题提供了新的解题思路。

在突破创新瓶颈方面,产业互联网可以通过全流程的数据挖掘和利用,创造更多价值。在应对人口红利下降方面,产业互联网可以通过人工智能的算法学习人的经验,替代过去高度‍‍机械重复、让劳动者疲惫的工作。在解决供需错配方面,产业互联网可以通过C2B的连接,打破企业和用户之间的时空阻隔,实现对用户习惯和需求的及时把握,调整销售、物流、生产策略。在促进社会价值创新方面,可以利用产业互联网的网络效应和效率优化,服务社会需求,助力乡村振兴、城市治理、应急救灾。

随后,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国内智库部主任黄斌简要介绍了《“十四五”期间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路径研究》的主要成果。研究指出,要探究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路径,必须深刻认识数据要素和数字技术对生产要素及其结构的影响。

报告发现,数据要素和数字技术能够降低市场交易成本,促进产业分工,优化要素资源配置,提高经济发展效率。其中,数据要素和数字技术对创新的促进作用最为直接、明显。一方面产业知识数据化并成为数据要素后,可以通过数字技术加快技术迭代,更好的实现知识溢出和创新扩散,甚至形成新的知识、理论和技术,提高全社会技术水平;另一方面,创新的供需对接更加便利,有利于形成需求牵引创新的新模式,也会进一步提高创新的专业化程度,提高创新的效率和可持续投入的能力。同时,数据要素和数字技术也会优化劳动力市场结构,提高资本回报,更好的支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报告同时建议,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过程中,也要避免可能出现的风险,加强对数据要素的治理,促进市场良性竞争。

在主题发言环节,多位国内知名学者和企业代表分别从理论和实践等层面就数实融合展开研讨。

中国国际知识中心主任赵昌文认为,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代表了两条不同的发展路径,但最终会殊途同归。当前阶段,更应该关注不同产业的技术经济特征,并结合这一特征针对性的提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路径。赵昌文研究员认为,我国的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在外部面临着全球化退潮,区域化、本地化发展趋势开始显现的新形势,发达国家通过数字化、智能化推动再制造业化的过程,会对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产业发展带来深刻影响。在内部,我国数字经济对实体经济在不同领域、不同阶段分别形成了替代效应和互补效应,给金融体系和市场治理体系也带来了冲击,要更加重视在发展和监管的平衡。

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技术与管理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晓岚教授认为,对于产业来说,数实融合是个动态、渐进的过程。从战略上可以先从服务业和部分制造业向广泛的制造业推进,帮助企业从产业链的2C端向后端的供应和生产过程全链条渗透,从供应链后端向全面的数字转型。制造业企业要积极主动地和具有数字技术能力的腾讯、华为等企业合作,来支撑自己的数字转型。政府也要出台政策,鼓励这些数字企业和传统企业的合作与融合。这也是数字企业创造社会价值的一个重要途径。

广州汽车集团数字化转型技术负责人唐湘民博士表示,汽车是不断集成最新科技成果的产物,发展趋势是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汽车企业通过车联网连接产品,通过移动应用连接用户,进而将成为“以用户为中心”的科技型企业。汽车产品及服务的智能网联共享涉及软件定义、大数据、移动互联等数字化技术。汽车产业应该成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的主战场。

这个主战场将实现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飞跃式发展。消费互联网服务于人(衣食住行的各种平台)已取得巨大成功。产业互联网要复杂得多,因为服务的是机器(如汽车、生产线、各种设备)。没有人工智能,机器不能像人一样理解来自互联网平台的信息。人工智能就是让机器像人一样能看(人脸识别),能听(语音识别),能读(自然语言处理),能思考和决策(机器人下棋)。应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产业互联网就能广泛应用,正印证了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将价值无限。

腾讯企业微信行业拓展总经理王琼基于企业微信助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实践,分享了一些心得。她表示,制造业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决策链条发生了巨变。以前是加大生产效能,用量铺市场,现在会更重视客户的实体需求。

制造业领域的企业家在应对变化的过程中,自我认知也产生了一些转变。从原来“我要赢”,到现在要跟产业链、合作伙伴一起做到价值共生。从原来的以销售为核心,到现在关注更市场需求。

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微信做为数字化工具,纵向上助力企业内部的流程数字化,降低信息传递损耗,提升协作效率。横向上帮助企业第一时间感知市场变化,促进消费端和生产上下游敏捷协同。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守英在总结中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已经不仅仅是从无到有,换道超车的问题,而要聚焦产业转型、升级、进一步提高产业复杂度和附加值。转型升级的主体是企业,要素组织的关键是企业家。报告在要素层面进行了很好的研究,建议通过更加深入的企业案例研究,进一步提炼出数据要素和其他要素组织的基本规律,形成数字时代基本的要素组合原理。

刘守英教授认为,下一步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还要关注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主体和投资回报问题,明确政府和市场的分工和边界,同时要针对数据要素的独特性,重点加强产权和交易市场研究。

【责任编辑:张瑨瑄】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