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发国家健康报告 "健康达标型"国家中国居首

作者:刘欢 来源:北京日报
2013-01-09 08:34:00
分享

京报网讯(记者 刘欢)昨天,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历时10年研究推出的《国家健康报告・第1号》在京发布。报告研究显示:2011年中国国家健康指数(NHI)在100个样本国家中名列第11位,高于美英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发达国家,位居“健康达标型”国家之首。

该报告最大特点在于综合应用行为学、社会学、经济学、医学等学科理论方法,对国家这一具有生命特征的复杂组织系统的“虚拟人”进行医学解构,并将全球100个样本国家的国家健康状况分为“健康盈余型”、“健康达标型”、“健康透支型”和“健康脆弱型”四类,从“国家体重”、“国家密度”、“国家进化速度”和“国家经济营养级”等“生理特征”,进行了精细描述,为国家健康诊断和体检,提供了最基础的信息,并通过综合会诊表明,国家“异化病”、“财富病”、“寄生病”和“资源病”是威胁国家健康的“四大杀手”。

记者看到,中国在“国家健康指数”中排名第11位,属于“健康达标型”,美国则属于“健康透支型”,排名27位。报告中在“中美世纪博弈比谁更健康”中指出,按传统的“比财富”、“比力量”的国家评判标准,美国最富裕最强大,但是按“比健康”的国家评判标准,美国不仅不健康,而且“健康透支”严重,很虚弱很脆弱。

报告中提出了新兴大国成功超越守成大国一般遵循“三台阶式”,分别是:第一台阶,实现国家健康的超越;第二台阶,实现经济总量的超越;第三台阶,实现国际地位的超越。同时还展望、预判和设计了中国超越美国的“路线图”与“时间表”。据研究表明,早在2007年,中国国家健康就已经超越了美国,成功跨越第一台阶;预计到2019年,新中国70岁之时,跨越第二台阶,实现经济总量超越美国;预计到2049年,新中国100岁之时,跨越第三台阶,实现国际地位超越美国。

中科院国家健康研究课题组2003年开始“国家健康”研究,以表达和诊断国家运行状态是否良好。2008年,该课题组首次推出《国家健康报告》,当时中国排名第13位。今后计划每两年研究推出一部《国家健康报告》。制表/焦剑

国家健康指数排序表

排名 国家 国家健康指数(NHI)

健康盈余型

1 瑞典 0.640

2 挪威 0.637

3 芬兰 0.633

4 瑞士 0.627

5 加拿大 0.625

6 丹麦 0.623

7 新西兰 0.622

8 澳大利亚 0.617

9 奥地利 0.611

10 哥斯达黎加 0.605

健康达标型

11 中国 0.596

12 德国 0.588

13 荷兰 0.581

14 法国 0.575

15 巴西 0.568

16 卢森堡 0.553

17 古巴 0.545

18 俄罗斯 0.536

19 捷克共和国 0.531

20 斯洛伐克 0.530

解释

国家体重

一个国家的相对体重是其人口总量、国土面积与GDP总量三大要素的“综合表达”。中国、美国、印度是相对体重最重、居前3位的国家。

国家密度

一个国家的相对密度指数是其经济密度、人口密度和资源密度三大要素的“综合表达”。

进化速度

GDP增长率(经济进化速度)和HDI增长率(社会进化速度)两要素的“综合表达”。发展中国家进化速度比较快,进化速度最快的前10个国家均是发展中国家;而英国、日本、丹麦、意大利、葡萄牙等发达国家则处于“进化倒退”的行列。安哥拉、不丹、中国的进化速度位列前三。

国家营养级

一个国家在全球“国家经济生态系统”网络中的“生态位”,形象地称之为“国家经济营养级”。“国家经济营养级”高低取决于该国的国际经济地位、竞争优势、金融主权、贸易结构、国际议程设置等诸多因素相关。

解读

何为国家健康?

中科院国家健康研究课题组组长杨多贵研究员介绍说,国家健康是建立在代谢、免疫、神经和行为四个系统自身良好运行状态。其中,代谢系统是国家内部各种要素新老更替、物质和能量转换的机制,是国家生命活动的基础条件;免疫系统是国家抵御自然、经济、社会等方面风险的屏障,是促进国家稳定、有序发展,维持动态平衡的重要保证;神经系统是保障和维护国家正常运行的“指挥系统”,它表现为国家敏捷反应能力、科学决策能力和强大执行能力;行为系统是国家心理、动机的内在特征和外在表现,它要求国家生存与发展内修外适。

“大富翁”未必“身体”健康

对于我国赶超不少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发达国家,居“健康达标型”国家之首,不少人难免心存疑虑,对此,杨多贵研究员指出,“中国超过英美等国家,说明即使是‘大富翁’,也可能身体并不健康。”

报告指出,美国仍然是一个以“财富型”和“力量型”为主导的国家,目前仍没有向“健康型”国家转变的迹象。它既没有把国家财富投资于国家健康,也没有意图将国家力量转化于国家健康,去获取国家“健康红利”,而是过度挥霍国家财富,迷信武力,追求霸权,透支了健康。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