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 财经滚动

养老机构提效提质 各行各业纷纷“触老”

作者: 张丹 来源: 中国新闻网
2021-11-26 07:4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武威 张丹

记者近日在广州对养老产业的调查中发现,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加深,市场上适老化产品愈加琳琅满目,特别是智能适老化产品方兴未艾。不少原本主业和老年产品不相关的企业纷纷“触老”,加快布局老年市场;而养老机构的目标主要定位在提效提质,不再片面追求数量的增长。相关从业者认为,我国养老产业正在“爆发”的前夕,尽管目前企业的利润普遍不高,但大家都看好养老产业未来的发展,坚信能看到行业起飞的一天。

在我国,养老产业涉及的对象和范围十分庞大。广东省民政厅原政策法规处处长、广东老龄产业研究院院长王先胜告诉记者,从国家统计部门的产业统计来讲,老龄产业可以分10个大类、100多个小类、上千个子类,其中的主要大项为养老服务行业、老年产品行业、养老人员培训等。因涉及市场主体众多,参与业务纷繁,除养老服务行业的养老机构、床位数量有专门统计外,其他行业中的市场主体数据难有确切数字。

养老机构发展“冷热不均”

养老服务行业是养老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各类公办、民办养老院、敬老院、医养结合养老机构等等。这几年,养老机构的发展呈现“冷热不均”的态势。

记者在多次采访中发现,位于广州市区及近郊养老机构的入住率普遍较高,特别如广州市老人院这类公办养老院,因价格低、服务好,几乎到了“一床难求”的地步;但在一些远郊的养老机构,床位入住率普遍较低,如在增城某民营养老院记者看到,这里的养老床位共有65张,但只住进来20多个老人,养老院目前只有2个护工负责照看老人。该养老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年这里最多能住四五十人,但由于疫情防控,养老机构严格控制家属探访,这也导致老人数量减少。

广东省老龄产业协会会长洪颖岚告诉记者,协会已连续多年承担广东省民政厅对养老机构进行星级评定的任务,截至今年上半年,全省共有养老机构1929家,机构床位数为25.1万张。

洪颖岚表示,近年来虽然床位数量在不断增长,但养老机构的入住率却呈现很大差异。其中,城市的公办养老院较民营养老院的入住率高;而在农村地区,无论是公办还是民营养老机构,入住率都不太理想,因为农村老人更愿意选择居家养老,这类养老机构的床位空置率常常到达50%以上,发展态势较为困难。

“在城市,公办养老院的一个床位排队往往要几个月甚至1年以上,原因是公办养老院的服务好、收费低,而且场地、设备都是政府投入,而民办养老机构的场地、设备都需要自己掏钱,所以在价格上很难与公办养老院竞争。”洪颖岚表示,养老机构发展冷热不均的另一原因是部分养老机构定位不清,医养结合的能力不足,把目标人群定位在年龄较轻、有自主行为能力的活力老人上,但这些老人本来身体就尚可,普遍愿意选择居家养老的方式,这也造成了养老资源的错配。

洪颖岚表示,为了促进民营养老机构的发展,未来可能会采用公建民营等方式,降低民营养老机构的成本,提高其竞争力。“这几年,我们看到养老机构不再盲目提高覆盖率和床位数量,而是提高养老护理服务的质量。”

加强护理人才队伍建设

洪颖岚建议,未来要进一步加大医养结合养老机构的投入,“针对失能、失智、半失能老人的养老机构是非常紧缺的,养老机构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是离家15分钟内,嵌入到社区、小型、护理型、照顾型的养老机构,这块应该鼓励全行业重点投入和发展。当然,目前的瓶颈是社区往往没有闲置的物业或土地,这需要进一步的政策引导。”

“养老机构的真正服务对象就应该是高龄、失能、失智的老人,而不是六七十岁正在跳广场舞的老人。”王先胜告诉记者,早几年的统计就显示,全国有约4000万失能失智的老人,到如今,随着老龄化的加深,这个数量肯定更高,但针对这些老人的照护力量仍然不足,“对于这些老人的照护,普通人往往是无能为力的,但目前我们只有30万名左右的护工,工资普遍较低,流动性很大。”

洪颖岚告诉记者,目前协会有专门做护理人才培训的专委会,主要针对养老护理员人才队伍不足的问题,“养老人才缺乏问题是全球性的,一方面,老年人护理难度高,但护工的工资水平与能力不匹配,导致高端人才进不来;另外,护工的社会认可度确实还不够。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开展‘最美养老护理员评选’等活动,就是想提高护工行业的社会地位;此外,我们正积极发动一些社会力量来扶持行业人才的建设,包括一些慈善基金和一些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

“从养老服务行业发展上看,广州在国内属于第一梯队,目前每个街道都要建颐康中心,这一居家养老服务平台兼具配餐、日间照护、日托等功能,其先进经验也正被全国各省、市学习。”洪颖岚说。

老年产品销量同比增一倍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银发浪潮的来临,也催生了适老化产品市场的火热。

某国内大型网购平台的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银发族购买的适老化产品销量同比增长了近1倍,其中安全扶手、颈椎枕成交额同比增长超过1.5倍,电子锁、智能晾衣架、智能马桶、恒温花洒成交额同比增长超过50%。

洪颖岚表示,协会在册的老龄产品制造企业共100多家,产品包括生产康复护理床垫、辅具、助听器、纸尿片等,“企业的数量一直在增长,但和10年前相比,行业的增长速度呈现趋缓的状态,主要是利润目前比较低,大家都处在观望和布局的状态,等待行业的真正爆发。广州的企业主要生产智能设备多一点,珠三角的其他城市则主要生产适老家具、辅具等设备多一些。”

“老年用品行业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行业统计。”王先胜表示,这是因为老年用品行业的概念目前还不十分清晰,比如一些企业主要生产家具,针对老年人的适老化家具只是其业务的一部分,因此在行业统计上比较困难。

“触老”成各行各业新常态

“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触老’,就像以前‘触电’‘触网’一样。”洪颖岚告诉记者,目前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百度、腾讯都纷纷在做一些适老化业务的布局和延伸,“像互联网企业也是看好养老产业的未来,想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

洪颖岚告诉记者,协会最近吸收的新会员单位,还出现了银行等金融机构,“有银行想发展老年理财,向老年领域进行延伸。当然,现在这块业务还不是很成熟。总体来看,‘触老’在各行各业都成了标配,大家都在往老龄化的领域延伸。”

近日记者在参加相关老年展会时也发现,不同的行业企业早已把目光瞄准了这片“蓝海”,保健器材行业、材料行业、地产行业、IT技术服务行业等纷纷布局,加快赶上养老产业的“红利期”。

在地产行业领域,有不少企业早已开始瞄准养老市场。如广州某地产企业早在2017年就专门成立了养老产业投资公司,正式进军养老产业,并在随后的几年间不断拓展床位,与外国养老机构合作开展培训,并建立了康复医疗中心、康养社区、养护院、医养机构等多个养老产业项目,展开了“全方位”的养老产业布局。

麦伟欣所在的公司是一家专门做律动床垫的企业。她介绍,该床垫的主要技术是通过律动让人能够达到快速入眠,并进入熟睡状态。此前,这种床垫主要是用于一些行动不便的中风、偏瘫患者做康复理疗,帮助人们通过不同的水平律动的方式达到舒缓放松。因此,他们与社区的养老机构、养老院、康养中心等也都有很多合作。

于俊生所在的企业是一家专门做防滑地胶、防滑垫的企业,属于材料行业,此前一直关注的是游泳馆、幼儿园等需要做防滑处理的项目工程。“近两年来,打电话到公司咨询防滑垫的老人越来越多,公司现在关注点也开始逐渐向老人这块倾斜。”于俊生说,现在养老行业属于朝阳行业,人们也越来越重视老人的安全问题。他表示,此前公司并没有太过重视养老行业,所以目前的销售占比在三到四成左右;随着公司的重视,相信这块业务占比也会越来越高。

【责任编辑:刁云娇】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