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式金融危机”再次叩门新兴市场

来源:国际金融报
2013-08-26 10:56:58
分享

美元回流了,然后,新兴市场就危机了?亚洲金融危机曾证明过这一过程的正确性,那么这一次呢?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1997年,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突然提高美元利率,与现任主席伯南克主导的QE退出,方式不同,但效果一样,新兴经济体再次遭遇严重的资金外流。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初以来,新兴国家央行的紧急储备锐减810亿美元,而且8月以来,这一趋势仍在加速。

“唱衰”的队伍在扩大。8月24日,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国际社会要预防可能出现的新兴市场全面危机。她甚至“慷慨”地表示,“IMF在必要情况下将提供援助。”

资金外流,股市下跌,货币贬值,到底是新兴市场的“成长烦恼”,还是危机预演?

资本撤离大势难挡

资本外流的破坏性已经显现。

从8月16日开始,东南亚国家的股票市场出现剧烈震荡,在6个交易日内,印度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8.30%,泰国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8.81%,马来西亚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4.58%,菲律宾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7.1%,新加坡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5.16%,越南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4.75%。

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货币也纷纷暴跌,印度卢比对美元在近几个交易日连创新低,已跌至65∶1,年初至今的下跌幅度达15%;印尼盾兑美元年初至今的跌幅虽然还是所谓10%的安全范围内,但是已经跌至2009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巴西雷亚尔兑美元从年初至今的累计贬值幅度更是达到了近19%的水平。

“印度、印尼、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的资本开放程度比较高,金融市场上的外资占比也比较高,因此受资本跨境流动的影响比较大。在美联储很可能于9月就开始提前削减QE规模的情况下,资本降低对新兴市场的配置是必然之事,因此外资的持续撤离是大势所趋。”兴业银行(601166,股吧)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资本流动的转向很明显,而且目前大部分的国际资本并不是流向美国,而是流向开始显现复苏迹象的欧洲。近期,黑石集团在西班牙购买了大量的房地产,香港首富李嘉诚也将投资重点转向英国。”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财富管理部总经理陈柏轩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且由于此前流入新兴市场的资本规模相当庞大,那么此次撤离的规模也会比较大。”

危机措施“不靠谱”

与上一次危机一样,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措施。

上周四晚,巴西央行宣布紧急措施,计划在年底前拿出总计600亿美元外汇储备,通过入市干预达到稳定汇率的目的。在最初的一周里,将每日向汇市投放5亿至10亿美元收购雷亚尔。在此措施刺激下,上周五雷亚尔对美元汇率回升3.23%,当天巴西股市也上涨了1.4%。

不过,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巴西央行此举只能治标却不治本,雷亚尔走软的大趋势不可阻挡。多项措施效果往往仅是一日行情,甚至引发市场恐慌情绪,进而加剧资本流出的态势。

“在全球经济格局发生变化的时候,资本从新兴市场的撤离是势不可挡的。必要时新兴经济体国家可以启动资本项目的管制措施,从而阻止资本大规模地蜂拥而出。但是启动资本管制的负面作用也很大,甚至可能引发投资者巨大的恐慌情绪。”鲁政委认为,“新兴市场更应该借助G20的平台。在美国发生金融危机时,美国强化了G20的作用,而且在欧洲发展债务危机时,由于资本大规模撤离导致美元流动性不足,美联储与欧洲央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为欧洲央行提供美元流动性。因此,美联储在提前缩减QE规模时,也应该与新兴经济体建立起货币互换关系,防范新兴市场美元流动性的过度缺乏。”

拉加德呼吁,各国央行的非常规货币政策为改革赢得了时间,这些国家不应“仓促退出”异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样的警示非常有必要,在此次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的QE规模之大以及持续时间之长都是史无前例的,因此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来缓冲美联储去杠杆带来的风险。”

“亚洲危机”难重演?

一场危机的所有因素都具备了,那么另一次危机将不可避免?

“当前全球经济都处在调整过程中,难得出现所谓引擎的角色,如果硬要说的话,也就是GDP增速仍处于7%以上的中国,不过中国GDP增速同样在放缓。从经济运行的规律来讲,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之后,自然会出现一定的回落,不然就会出现恶性通胀。只是恰巧又碰上美联储收缩QE,因此内外因素叠加之后,显得情况似乎特别严重。”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当前新兴市场不可能重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现在跟当时的情况有很大的差别。”奚君羊分析,“一方面,当时亚洲新兴经济体出现经济过热,汇率大幅偏高且通胀严重,而且当时的亚洲新兴经济体没有什么外储。而这些国家现在的经济增速已经在放缓,尽管外储由于受到外资流出影响而有所减少,但所减少的规模整体来说并不大。另一方面,现在新兴经济体都实行灵活的外汇制度,而不是当时的固定汇率制度,因此不会再出现1997年那时汇率爆炸性直线暴跌50%的状况。”

鲁政委同样认为:“由于有着弹性良好的汇率制度,印度、印尼、巴西等这些新兴经济体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极小。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亚洲新兴经济体同样出现过货币和股市的暴跌,但是很快就复苏了,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货币的贬值。谁先贬值谁先复苏,虽然印尼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是整体还是比较平稳;而菲律宾更是当前所有亚洲经济体当中惟一增速向上的,因为菲律宾货币明显偏软。货币自动贬值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相对较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