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财经   >  财经独家

全球又一国家将被对冲基金“逼死”

中国日报网信莲 2014-10-09 10:18:53

中国日报网10月9日电(信莲)据BWCHINESE中文网10月9日报道,就在几十年前,瑙鲁(Nauru)还通过大规模出口鸟粪矿物化石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而如今,这个国家却处在破产边缘。

9月30日,瑙鲁政府警告称,由于美国对冲基金向法院申请冻结瑙鲁设在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的账户,国家将面临破产。

这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源自于美国对冲基金Firebird Global Master Fund向法院申请的一纸判决。这家对冲基金声称,瑙鲁政府欠他们3000万澳元(约合2600万美元)。

该国财政部长David Adeang对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法院表示,基本上,如果没有资金进入国家的银行账户,那么瑙鲁共和国政府将无法运行。

上世纪80年代末,瑙鲁政府曾在日本金融市场发行过武士债,其中一位买主正是Firebird Global Master Fund。不过,随后瑙鲁政府发生了主权债务违约。这家对冲基金因此将瑙鲁政府告上法庭,要求冻结对方的银行账户并索赔。

同样,阿根廷政府此前也因美国对冲基金逼债而面临二度主权债务违约危机。

不过,瑙鲁自身的国情略有不同。该国曾遭到长达一个世纪的殖民主义剥削,还历经一波矿业繁荣潮。评论员们表示,瑙鲁如今的困境和破产危机体现出的是该国自1968年独立以来历届政府的管理不善。

David Adeang还称,政府有可能无法支付公务人员薪资,无法维持国家的医疗和其他基本的公用事业服务正常运转,除非其在西太平洋银行的账户解冻。他还补充道,该国建立的拘留中心也将面临电力供应中断的风险。

瑙鲁的拘留中心用以接纳1200名寻求澳大利亚庇护及难民身份的人。这些人基本是偷渡到澳大利亚的“寻求庇护者”,他们被羁押在这座大楼内,等待澳政府审查他们的避难请求。

瑙鲁政府目前正寻求撤销判决,称其设在西太平洋银行的账户拥有豁免权,因为他们是拥有主权的国家,而非商业实体。

不仅如此,瑙鲁政府还在寻求撤销一家日本法院在2011年做出的判决:向Firebird Global Master Fund赔偿其因持有瑙鲁债券而发生的损失。

一位澳大利亚商人David Argyle也称,他因持有瑙鲁国债,所以瑙鲁欠他750万澳元。

那么,瑙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瑙鲁是一个国土面积仅为21平方千米的岛国,居民总数仅为1万人。这个岛国陷入的困境来自于采矿行业的繁荣发展,这个行业为其创造了庞大的财富,但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社会和环境问题。

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瑙鲁曾是全球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之一,原因是当时市场对磷酸盐的需求大幅增长。

在经济状况表现良好的时期,瑙鲁政府购买了一支由波音737客机组成的机队,还购买了一些船舰和国际酒店。

另外,瑙鲁还成立了一只信托基金,将来自于采矿行业的财富进行投资。有报道称,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这只信托基金的价值超过了10亿澳元(约合8.7亿美元)。

但是,当磷酸盐资源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陷入干涸状态以后,这个岛国开始变得债务缠身,大多数的信托资产都被变卖。将近三分之一的适龄工作人口处于失业状态,而且由于饮食结构不佳的缘故,瑙鲁人的糖尿病和肥胖症发病率在全球名列前茅。

悉尼大学地理学教授约翰•康奈尔(John Connell)称,瑙鲁陷入当前的形势是个悲剧,并指出这是历任政府领导人在多年时间里都未能采取正确的开发政策而造成的。

“他们通过出售磷酸盐的方式变得富有,但在花钱的问题上却不够明智。在当时的繁荣时期,人们不再从事渔猎工作,也不再上学和接受高等教育。”

他指出,磷酸盐采矿活动搜带来的环境恶化问题意味着,瑙鲁的土地已经无法支持大量的农耕活动;从长期来看,大规模移民可能会是岛上居民的唯一选择。

目前,瑙鲁政府的收入依赖于地区性容留中心,这些容留中心在2012年重开,负责处理寻求获得澳大利亚避难身份的避难者。

根据曾向瑙鲁提供开发贷款的亚洲开发银行作出的估测,在截至2014年6月底的一年时间里,瑙鲁政府收入达到了9950万澳元(约合8690万美元),与容留中心重开以前的一年相比增长了两倍。

亚洲开发银行在今年的评估报告中写道:“瑙鲁面临着许多严重的开发挑战。这个国家几乎没有私营部门,也几乎没有适耕地,而且新鲜水源有限、债务水平极高且政府收入来源也很有限。”

作为利益最大化的追求者,对冲基金的经理的最佳选择,是打击那些最为脆弱,最容易被击垮的民族国家的货币体系。这样的民族国家具有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规模较小。无论是泰国、香港、马来西亚,还是新加坡、菲律宾、韩国甚至印尼,其GDP(1996年)分别是美国的2.5%,2.1%,1.4%,1.3%,1.1%,6.6%和3.1%;其M1(1996年)分别是美国的3.3%,6%,1.7%,1.8%,1%,4.9%和2.6%。

如果一个金融市场的交易规模较小,对冲基金的一定量的货币就可以对价格产生较大影响;或者如果想达到一定程度的对价格的操纵,在较小的货币体系中,可以投入较少的资金,从而减少筹资的成本。

第二个特点是,这些备选对象的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存在问题,如通货膨胀和贸易逆差。例如,除了新加坡,1995年或1996年,泰国、香港、马来西亚、菲律宾、韩国和印尼的贸易赤字占其GDP的比重分别为7.9%,11.6%,4.8%,2.4%,7.4%和3.1%。

第三,这些国家的企业或政府的财务状况存在问题,如利润率下降,资产负债率过高,以及存在债务风险。

在不少东亚国家,由于采取模仿和学习的战略,市场风险较小,多采取债务融资的方式,导致了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又由于这些国家政府多采取联系汇率或固定汇率政策,使多数企业没有有关外汇的风险意识,从而没有对自己的外汇债务进行套期保值。

这一切,使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从1997年初开始,成为了对冲基金的最佳攻击目标。

应该承认,没有对冲基金的攻击,东南亚国家存在的上述问题也会得到市场和政府的调整。但这种调整会缓和得多。作为政府,它会小心翼翼地调整利率或出台适度的财政政策,调整汇率或关税率,以使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恢复平衡。

然而,由于不适时地开放了金融市场,不仅使不够慎重的短期债权债务大量增加,更因为外汇贷款的涌入导致国内货币政策失效,使得政府失去调整本国经济的手段。

而对于对冲基金来说,对它们最有利的,不是对金融市场各种价格的微调,而是剧烈地动荡。因此,它们发起了攻击。

尽管在进行明显的攻击之前,对冲基金及其“盟军”要进行战略上的铺垫,关键的步骤还是在某一金融市场(多是外汇市场)上,以大量抛售的方式影响价格,使之朝着投资策略所预期的方向剧烈变化。

在这时,或者政府会保卫现有的外汇制度,用提高本币利率的方式和入市操作的方式进行干预(如泰国政府起初所做的那样);或者放弃固定汇率制(如巴西等政府)。

在前一种情况,利率的提高会导致股市的下跌;在后一种情况下,本币会大幅度贬值。无论出现哪种情况,只要对冲基金的策略预见到了,就可以获得收益。但这样做的结果从两个方面给该国的实质经济带来损害。

第一,对冲基金的成功就是其它一些企业甚至是政府的损失。它们的损失可能直接使这些机构从财务上就陷于破产;

第二,几个金融市场的价格(汇率,利率,股票价格)是企业和其它经济组织进行正常运转的重要参数,当这些重要参数发生变化后,经济机构的资产与负债的结构完全被打乱了,以至会在实际生产能力仍很健康的情况下变为财务上无法生存的组织。

例如,本币的贬值等价于外汇债务的突然增大;利率增高则引起财务成本上升;而股票价格的下跌则会使那些以其它公司股票为资产的企业的资产缩水。

一旦一些企业或金融机构的到期债务无法清偿,其它没到期的债务也就变成了到期债务,导致它们走向破产。

企业破产同时意味不能清偿所有债务,这就会导致它们的一些财务状况较差的债权人也走向破产,从而引起连锁反应。大量企业和金融机构的破产,从两个方面加重着危机。

从实质经济角度看,企业破产意味着原来被组合在一起的生产要素的解体,实际生产和服务的运转的中断,直接就是社会产出的减少;

从货币角度看,企业尤其是金融机构的破产,债务的清偿,以及不能清偿的债务带来的对信用的破坏,会导致整个社会通货紧缩,因为我们知道,大部分货币就是由债务构成的;

在另一方面,因本币贬值而出现的大量资本外逃,也加剧着本国的通货紧缩,因为在资本自由流动(或不完全自由流动)的情况下,外国货币已经构成了本国的货币供给的一部分。

实质经济的破坏会继续对已经恶化的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企业亏损增大和企业的破产直接会影响股市价格的下跌;本国经济的削弱又会进一步引致本国货币的贬值。进一步恶化的金融市场价格参数又会使企业雪上加霜。

通货紧缩减少了本国的总需求量,恶化了企业的市场环境,从而进一步打击了实质经济。就这样,金融市场与实质经济之间形成了一个不断恶化的正反馈过程,使一国经济迅速跌向谷底。

在极端的情况下,货币体系和实质经济的崩溃,会导致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甚至会导致一国(甚至是“大国”)的政府财政破产。

可以看出,只有当对金融市场价格的扰动引起对实质经济和货币体系的破坏时,这些价格才会向对冲基金期望的方向持续地跌落。

因此,被攻击的国家被破坏得越严重,对实施攻击的对冲基金越有利。其结果,是在对冲基金与民族国家之间的一次财富再分配。

从分配的公正性角度看,如果我们认定对冲基金的这种行为接近于垄断,那么它所获得的收入则近乎垄断利润。

正如经济学界所公认的那样,垄断利润是一种不公正的财富再分配。这种不公正不仅被理解为对一部分人的损害,而且具有这样的性质,即获益方是以整个社会乃至整个世界的损失为代价的。操纵价格的垄断行为不仅破坏市场信号,而且破坏市场制度本身,而制度是整个经济的公共物品。

由上述分析可以推论,表面看来公平的货币交易,可能会导致既损害效率、又破坏公正的结果。如果我们注意不同货币之间的重大区别,注意运用货币进行交易的不同方式,我们可以发现,货币交易可以变成一种掠夺的手段。

美元作为一种世界货币,可以成为操纵其它货币价格的手段。借助于金融衍生工具,先进的信息技术,以及现代信用体系,对冲基金可以获得比以往的成本低得多的货币。

用这种成本更低的货币去操纵市场,从一般居民或企业手中劫掠走成本较高的货币,就如同用一般货币去操纵一个特定商品的市场,从中获取暴利一样。

(编辑:涂恬)

土耳其派坦克压境 叙利亚难民逃亡路遇阻 反战者白宫前“躺尸”抗议美空袭叙利亚 多人遭逮捕
土耳其派坦克压境 叙利亚难民逃亡路遇阻 反战者白宫前“躺尸”抗议美空袭叙利亚 多人遭逮捕
周迅佟大为复古大片桀骜不驯 变身一对俊朗小生 王菲登上ELLE十月刊封面 女王气质尽显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新闻热搜榜

      人民币国际化

      详细>>

      2014年APEC峰会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