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中国日报网涂恬 2015-04-15 16:45:42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中国日报网4月15日电(涂恬)国家统计局15日正式公布了2015年第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140667亿元,同比增长7%,从总体来看,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困难局面,2015年第一季度国民经济开局平稳。

在公布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数据后,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15日当天就一季度经济运行具体情况回答了媒体记者的提问。以下为问答实录:

中央电视台记者:

请问盛司长,公布的数据里面GDP增速回落调整幅度比较明显,回落的原因主要有哪些?发布词中您提到中国一季度的国民经济开局平稳。请您深入解读一下。刚才我们看到了就业方面的数字,农民工外出人数有所减少,这在过去相对是比较少见的,这个数字背后是不是意味着什么新变化?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盛来运:

谢谢你的提问。我先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说外出务工劳动力的数据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6%,减少600万。这和调查时点有一定关系,这个数据是2月末的数据。大家知道今年春节是2月18日,很多农民工在2月份回家过春节。按照农村的风俗习惯,很多农民工要在正月十五后才外出就业。按照这个时间计算,假期持续到3月5日,在调查时点很多农民工在家里,并不代表很多农民工因为失业而回到家乡,主要是有很多是回来探亲的,这个我想着重先说明一下。

第二,关于一季度增速回落的原因和怎么看的问题。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今年一季度增速回落,还是在预料之中。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都曾提到,今年经济运行的困难比去年要多,经济存在下行压力。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下行压力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从国际层面来看,主要是世界经济仍处在危机后的深度调整之中,经济复苏比较缓慢。大家知道,目前的世界经济格局分化态势比较明显。不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走势出现分化,发达国家内部,美国、欧洲、日本这些国家的走势也出现了明显分化,而且它们的汇率政策也不一样,汇率变动也比较频繁,再加上世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一些地缘政治冲突有增无减,这些不确定性加大了世界经济复苏的难度,也增加了经济的不稳定性。世界经济的贸易量复苏动力不足。有一个指标“波罗的海贸易指数”,3月末只有600点,比年初减少了21.6%。这说明世界整体的贸易,外部需求明显不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出口。

第二方面,下行压力来自于国内。当前正处在“三期”叠加的关键阶段,增速换挡的压力和结构调整的阵痛相互交织,新动力加快孕育,但新动力的体量还比较小,虽然增速比较快,但短期内难以弥补传统动力的消退带来的影响。所以,经济目前处在新旧动力转接的关键阶段,存在下行压力。

对于一季度经济速度的回落应该是在预期之中的。这种回落也很正常,因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增速开始换挡。增速回落一定程度上讲有利于调结构和转方式。

第三,怎么看一季度的经济运行情况,为什么说开局平稳。对于一季度的经济形势一定要全面地、辩证地和发展地来看。我想强调三点:

一是尽管一季度的增长速度略有回落,但是经济运行总体在平稳区间。GDP增长是7%,小幅回落。但7%这个速度在国际范围来讲仍然是比较高的速度,而且在基数比较大的情况下,7%的增量还是比较大的。所以,经济从增长指标来讲是没有滑出合理区间。就业情况总体是比较稳定的。人社部现在有一个数据,一季度城镇新增就业320万。我们内部有一个调查失业率的数据,在5.1%左右,总体比较稳定。另外,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总体上低位平稳运行。3月份的CPI是上涨1.4%,和2月份持平。收入增长相对也比较稳定,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8.1%,和GDP增长基本同步。这些指标说明,尽管一季度的经济增速略有放缓,但主要指标仍在合理区间。

二是尽管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但是结构调整是在稳步推进的,转型升级步伐势头良好。产业结构、需求结构、收入分配结构、节能降耗等方面都有积极变化。产业结构的一个明显变化是:服务业发展仍在加快,经济结构由工业主导向服务型主导转型的趋势更趋明显。2013年三产占GDP比重46.9%,这个数据在2014年提高到48.2%,今年一季度是51.6%,比重进一步提高。一季度有春节因素,春节长假期有利于服务业发展,所以服务业占比相对比较高。服务业增长快于工业,服务业占GDP比重提高,带来了中国产业结构的深刻变化。

从需求角度来讲,虽然投资增速有效放缓,但消费增长还比较稳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一季度实际增长10.8%,和去年基本持平。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出口这两个需求增速是回落的,但消费增长比较稳健。收入分配结构也在持续改善,农村居民的收入增速继续快于城镇,以至于城乡居民的收入倍差在下降。一季度,城乡居民收入倍差是2.61,比去年同期缩小0.05。经济增长质量效益也是提升的。单位GDP的能耗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6%,去年全年下降4.8%。在去年下降的基础上,今年继续下降。从这几个指标可以明显看到中国经济的结构是在继续优化的,转型升级的步伐是在加快的。

三是尽管经济增速小幅回落,但是新主体、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新动力是在加快孕育的,中国经济向中高端加快迈进。今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加快了改革的步伐,特别是继续简政放权,同时继续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极大地激发了市场活力,推动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且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代表的信息化正在加快与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城镇化的融合,催生出很多新业态、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经济成份在增长。有几个数据可以说明问题,首先是新主体在继续增加,有关部门发布了一个数据,新登记注册企业数,一季度增长38.4%。我们刚刚发布的互联网网上的零售额在前几年大幅增加的情况下,一季度增长41%。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1.4%,比工业平均增速高5个百分点。新能源汽车、机器人都是增长50%以上,快递业务量增长46.8%。这些数据充分说明中国经济在分化调整中,一批新产业、新业态、新主体在加快孕育,所以中国经济的新动力是在加快成长的。

这三点是观察中国经济的非常重要的三个维度。总之,尽管一季度经济增速略有回落,但缓中有稳、缓中有进、缓中有新,所以中国经济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没有改变。中国经济这艘巨轮仍然行驶在正确的航向上,向着既定目标砥砺前行。

金融时报记者:

我们看到刚才发布的数据当中显示一季度GDP增长速度7%,是否能够大概解释一下消费、出口、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速分别的贡献率是多少?您是否认为一季度的出口增长会持续下去?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盛来运:

关于三大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很遗憾我还没有拿到最后的数据,我们的GDP核算是按照生产法计算,需求法算的话要涉及到更多部门的数据、更多的资料,最终三大需求的贡献率我还没有拿到。但大致格局是,内需贡献为主,其中以消费贡献为主的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今年一季度有一个新情况,一季度由于进出口商品价格的变化,一季度顺差增加,所以今年一季度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比去年有提升。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可能是下降的,主要是今年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比去年一季度下滑4个百分点。消费相对表现比较稳健,社会消费零售总额实际增长10.8%,去年是10.9%,基本持平,所以消费是“三驾马车”中贡献最大的,去年一季度贡献将近60%,估计今年也差不太多,当然还要以最后的数据为准。这是三大需求贡献的情况。

关于出口持续性的问题。由于国际大格局的变化和中国国内要素成本的变化,还有国际国内也正在调结构、转方式,我总的感觉是中国出口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一方面的原因,国际经济形势总体上复苏比较缓慢,贸易增长、外部需求总体来讲还是不振。另一方面,和国内的一些结构调整和成本变化有关系。一部分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由于人工成本的上涨,比较效益有所减弱,一部分产业的竞争可能还要受既来自于发达国家再工业化的压力,也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的压力,所以出口压力还是存在的。但是,由于中国企业在加快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而且加大技术创新的步伐,再加上中国的产业基础比较好,基础设施、劳动力的技能水平等各个方面综合来讲是有竞争优势的,所以只要我们加大结构调整力度、加快创新步伐,出口保持稳定增长还是有可能的。

彭博新闻社记者:

请谈一下二季度的展望。我们看到3月份的几个主要数据,固定资产投资、市场销售、工业生产都疲弱态势好像有加剧趋势,二季度还能保持经济增长在7%吗?

盛来运:

谢谢你的提问。关于二季度以及下一阶段的经济走势,我想谈两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短期内国际调整的格局以及国内经济调整的格局不太容易改变,所以经济仍然会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从国际情况来看,现在世界格局仍在分化调整之中,经济的分化,尤其产业的调整、格局的调整,不是短期内就能够见效果的,包括一些结构性改革的政策。所以短期来看,国际格局不会发生根本变化。从国内情况来看,目前正处在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处在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传统产业的去库存化、去产能化还需要一个过程。新生动力的成长也需要一个过程,新生动力的接续也需要一个过程。短期内这些影响经济下行的压力是存在的。

第二层意思,虽然现在面临着下行压力,但中国经济保持稳定的潜力和条件是存在的,中国经济具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增长动力的基本面并没有根本改变。第一个基本面是工业化、城镇化没有完成,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仍然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来源。尤其是现在以互联网技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而且加快与城镇化、制造业和工业化的融合,又催生了经济增长的新业态,培育了一些新动力。从基本面的情况看,新四化会带来新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是重要的动力来源。另外,中国政府加快改革开放,在不断地释放改革红利,大家有目共睹。去年以来,新一届政府不断地加大改革力度,改革会增添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活力。再有,中国政府有应对复杂局面宏观调控的经验。这也是多年来累积起来的经验,政府面对新情况、新问题会不断地完善宏观调控,创新调控方式。从以上几个方面来讲,中国经济具有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潜力和条件。只要我们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真抓实干、踏实工作,加快改革、加快调整、改革转型,中国经济有信心保持平稳健康发展。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有两个问题。昨天报道称一季度铁路货运量出现同比下降,前两个月用电量增速很低,为什么一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不低。如何看待这些数据间的匹配性?从目前数据看,也提到了国外经济复苏不乐观,提振内需是未来发力主要方向。现在房地产销售等处于一个下行通道之中,请问为了提振内需,我们的政策工具箱里还有哪些工具可以运用?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盛来运:

谢谢你的提问。关于工业增加值与工业用电量、铁路货运量匹配性的问题,我谈几点看法。

第一,从历史情况来看,工业增加值增长的变动方向与工业用电量和铁路货运量的变动方向应该是一致的。近期来看,包括一季度的情况来看,一季度工业增速比上年四季度回落1.2个百分点,铁路货运量和工业用电量增速也是回落的,所以变动方向是一致的。这说明二者具有较强的相关性。

第二,工业增加值的变动与用电量的变动和铁路货运量的变动不是线性的,不同的经济运行阶段,用电量的弹性是不一样的。在经济上升期,增长速度加快的时候,往往是重工业,尤其是一些高耗能的重工业上升速度更快,用电弹性是不断提升的。反过来讲,当经济下行的时候,重工业下滑速度更快,尤其是高耗能的重工业下滑更快。在工业结构中有一个数据,6大高耗能工业增加值占整个工业增加值比重的30%左右,但6大高耗能工业的用电量占全国工业用电量的60%以上。这样来讲,由于产值占比不一样,也影响用电弹性不一样。所以它们之间的关系不是线性的,经济增速下滑的时候,由于高耗能工业快速回落,造成用电量下滑幅度更大。

第三,一季度工业用电量的下滑,跟政府多年来加快结构调整、加快转方式、加快节能技术应用、加快技术创新、加大节能减排力度是有关系的。去年单位GDP能耗下降4.8%,今年一季度下降5.6%。节能技术的运用,减少了电力消耗,所以用电量下降幅度更大。

第四,一季度用电量下滑还有非正常因素的影响,比如天气。今年3月份的天气,大家可能感觉今年春天挺温暖的,平均气温相对比较高,查了气象局的数据,3月份全国平均气温5.8度,比去年同期4.1度上升1.7度。平均气温5.8度是近50年中的第4个高温,气温升高有利于节约用电。

第五,铁路货运量和工业增加值的关系。铁路货运量这几年的变化备受关注,铁路货运量总趋势是下降的。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状况?这和铁路货运所运的产品结构有关系,铁路货运的50%以上是煤,另外还有铁矿石等大宗原材料。但经济下行期对这些原材料需求是下滑的,一定程度上转嫁到铁路货运量上,产生一定的影响。这里还有一个结构变化的影响,近几年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有一个大调整,以前存在着西煤东运,但现在很多发电厂建在西部,不需要西煤东运。现在企业进行优化布局以后,厂就建在原材料所在地,这样就使材料不必要像以前那样来回运输。另外,现在交通运输方式的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通车里程不断增加,高速公路过去10年发生了很大变化,航运也增加了运量。有些货物运输可以多样化、分散化,不一定走铁路,水路比铁路运费还便宜。多种运输的分散化也是铁路货运量下降的一个原因。铁路货运量目前在整个货运量的占比不到10%,今年一季度铁路货运量占整个货运量的比重只有9.2%,所以铁路货运量对宏观经济的解释力度是在下降的,尽管有比较强的关系,但是相关性、解释力度在下降。大家在使用数据、在观察经济走势的时候,要注意结构变化带来的一些影响,尤其是一些弹性的变化、边际变化带来的影响。

关于内需问题,我想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主要动力要靠内需。中国的内需潜力还是比较大的。大的方面来讲,刚才我谈到了“新四化”: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再加上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制造业4.0,这些新的变化交叉融合会带来巨大潜力,对投资和消费都有巨大的拉动作用。

具体来讲,也可以从两个层面看。一是投资,尽管现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回落,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比较大,但中国投资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今年基础设施的投资,一季度增长是23.1%,比去年同期加快了0.6个百分点。中国的基础设施在过去多年来,在各级政府大力打拼下,基础设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人均的基础设施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巨大的差距。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差距更大。现在一些环境保护的设施,民生改善相关的设施,这方面都有很大空间,如地下管网建设、环保这些方面,基础设施的投资空间依然很大。

二是从需求角度来讲潜力更大。中国2000年达到总体小康,解决了温饱问题。2000年以来中国的消费结构升级在加快,由原来的吃穿为主的生存型消费向住、行、教育、旅游这些发展型和享受型消费过渡。过去几年,汽车发展很快,大家有目共睹。即使这样,汽车仍然还有比较大的增长空间。现在美国的汽车拥有量每百户超过200辆,欧洲一些发达国家的汽车拥有量每百户超过150辆。现在中国全国平均水平,每百户的平均拥有量不到35辆。从这个角度来讲,车和行还有空间。这个问题解决以后,还有旅游、教育、养老、卫生、医疗、文化,这些方面消费结构的升级刚刚开始,空间刚刚打开。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数据,中国去年出境游1亿多人次。中国的人口结构,老龄化在加速,健康养老业的需求是巨大的。

所以,中国不缺少增长点,不缺少消费热点,关键是怎么样把这些消费潜力激发出来,就要继续提高居民收入、继续改善消费环境、继续缓解或者解决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要多种政策、多种途径共同作用,中国的消费潜力会得到进一步的挖掘和激发。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对中国经济增长有信心、有底气的重要支撑。

路透社记者:

现在实体经济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有没有得到改善?人民币汇率对非美元以外的主要货币持续升值,就是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对我们的出口产生多大的影响?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盛来运:

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近两年实体经济中反映比较突出的问题。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出台了多项政策措施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从国家统计局对一些小微企业的调查情况来看,政策效应在初步显现,融资难、融资贵的矛盾有所缓解。一是反映有贷款需求的小微企业得到满足的程度比去年四季度提升了将近6个百分点。另外,得到贷款的这部分企业从银行贷款的利率包括费率在7%左右,比去年四季度下滑了0.3个百分点。从这些角度来看,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有所缓解。但是还不够。调查同样显示出来,现在贷款难、贷款贵仍然是企业反映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目前从企业调查结果来看,前三位的问题中第一位的问题仍然是融资难、融资贵。我们出台了相关政策,相关部门尽了很大努力,下一阶段还是要进一步地抓政策落实,进一步抓制度改革,尤其是金融体制的改革,增加银行的资金供给,进一步缓解这个问题。

关于汇率的变化,从出口角度来讲,汇率不要升得太快,保持一个均衡的汇率、可预期的汇率,对出口是有利的。汇率升值太快,加大了出口成本。但汇率变化涉及到很多因素,尤其是在汇率市场化进程中,这方面有一些不确定性。具体的问题我建议你适当时问一下主管部门,他们肯定比我回答得更专业。谢谢。

凤凰卫视记者:

请问盛司长,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昨天主持了一次座谈会,他提到现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会加强定向调控力度。请问您怎么理解未来一段时间宏观调控的新特点。包括对加强定向调控会表现在哪些方面?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盛来运:

你看了昨天座谈会的新闻稿,应该已经有比较明确的答案了。具体怎么样调控,怎么样进一步完善政策,这是相关职能部门的事情,我没有更多情况讲。但有一点要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取向是比较明确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明确指出,2015年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要更积极,货币政策松紧适度,进一步地加大改革开放,进一步地完善宏观调控的方式,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增加定向调控。大方向和目标是非常明确的,政策取向是非常明确的。

东方卫视记者:

在数据上我们看到一季度房地产销售面积、住宅销售面积下降幅度在10%左右,在之前我们看到国家各个部委都出台了很多政策支持房地产的健康发展。从统计局方面我们想了解,目前房地产的发展趋势怎么样?对于整个国民经济的整体影响到底有多大?另外,去年下半年开始到今年上半年股市非常红火,中央说股市可以支持实体经济。从统计局的观察来看,目前股市的红火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有没有体现出来?

盛来运:

关于房地产的问题。房地产行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行业,它的关联效应比较大,一头连着投资、一头连着消费,所以保持房地产的稳定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去年以来,不少地方根据房地产市场的变化情况放松了限购,有关部门也放松了限贷,所以房地产政策上有一些调整。但房地产政策调整的方向,并不是说要像以前那样强刺激,刺激各方面的需求,而是由以前的以行政调控为主向让市场更好更多发挥调控作用转变。从我们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虽然房地产的走势还是在分化调整之中,但相关政策的效应也在不断地显现。因为政策效应的显现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从3月份的数据来看,商品房的销售面积3月份下降1.6%,比1至2月份大幅收窄14.7个百分点。商品房销售金额下降2%,比1至2月份大幅收窄了13.8个百分点。从这个角度来看,随着政策的完善,房地产市场会保持健康稳定的发展。

关于股市的问题。总体来讲,股市和经济的基本面有比较强的相关关系。但短期来说,股市的波动有市场运行中的自身规律,股市波动受政策面、资金面、投资预期等多种因素影响,所以短期变化还是由市场说了算。

中国新闻社记者:

我们注意到李克强总理曾经专门就东北问题召开过座谈会。请问发言人,一季度的各种表现中,从地域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的短板有哪些?一些经济增长不是很好的地方,就业压力是否已经显现?

盛来运:

区域角度观察中国经济的一些变化,无论是行业还是区域,在现阶段分化调整的格局是比较明显的。区域角度来看,一些产业结构比较单一、过多地依靠原材料或者依靠重化工或者某单个行业的地区经济增长近期表现都不太好,东北地区是其中之一。东北地区之所以增速出现一些回落,主要是因为产业结构相对单一,它是我们国家重要的原材料基地和重化工基地,东北地区在过去多年来为中国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长期以来形成的单一产业结构,确实在中国经济进入新阶段以后,它的抗风险能力、抗市场冲击能力相对比较弱。随着大宗原材料价格下滑,随着钢铁、水泥、化工产品价格下滑,经济短期来看是面临着不少压力。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就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实录)

另外有一些地区,产业结构比较齐全,而且顺应产业发展的方向,超前调整、超前转型的地区,像东部地区,它们的经济活力很大。所以,这也提示我们中国经济要想保持持续健康发展,一定要适应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新阶段、进入新常态的客观变化,加快调整、加快转型,才能克服当前困难,才能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我想包括东北在内的产业结构单一的地区都应该有这样一种责任,加快结构的调整。东北是老工业基地,工业基础比较扎实,原材料比较丰富,劳动力素质也比较高,只要抓住当前的机遇,加快改革,发展前景还是比较好的。

就业压力的问题。任何调整和转型都要有一些代价,尤其是高耗能、高污染的一些小企业,要关闭这些小企业,就要对它的人员安置有所考虑。随着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不断深入,就业在短期来讲,局部地区压力有所加大是很正常的。就业是个滞后指标,目前来讲就业形势比较稳定,再加上产业结构、人口结构的变化,就业比预期表现要好,但对此不能掉以轻心。随着结构调整的进一步深入,还是要关注就业压力持续上升的苗头,要未雨绸缪,要加大托底线的改革力度,使中国经济在改革之中、转型之中,既稳增长又调结构、既保就业又惠民生,政府在这方面还是有考虑的。谢谢!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赵薇李小璐林志颖生财有道 明星副业响当当 麦当娜《名利场》封面集锦 30年演绎多种风情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中巴经济走廊

      详细>>

      Cloud China 2015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