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黑飞监管难 有商家千元“破解”禁飞区

作者:赵力 来源:新京报
2017-03-09 09:12:23
分享

无人机黑飞监管难代表建议“实名制”

“黑飞”无人机隐患丛生,有商家千元“破解”禁飞区;监管成两会关注焦点,人大代表建议实行实名购买

无人机黑飞监管难 有商家千元“破解”禁飞区

机壳内加装电子模块(红圈处)定位,可让无人机飞入禁飞区。

飞态创新店工作人员(右)向记者证实,该店销售的部分无人机经改装可在北京禁飞区内飞行。

去年年底,玩了4年多无人机的摄影爱好者陈梓卖掉了自己的最后一台机器。对于工作和生活在北京二三环之间的他来说,“飞一次”的成本有些高——他至少需要开车一个小时,跑去六环外的郊区起飞。

“飞机越来越多,管控可能会越来越严”,不断发生的无人机威胁民航客机安全事件,让陈梓觉得卖掉无人机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据报道,今年以来,全国发生了多起无人机干扰机场正常运行的事件。在昆明长水机场,还曾发生无人机飞行离空中客机仅50至70米、甚至闯入跑道区域的险情。

目前,大多数消费级无人机涉及“黑飞”(未经过登记批准的飞行),监管也难以落地。新京报记者还通过调查发现,有商家通过安装破解模块,即可突破禁飞限制。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至少有4名全国人大代表都提出了有关加强无人机监管的建议,涉及到建立行业标准、完善相关法律和规定、实名制购买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副局长梁志毅表示,无人机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来实施犯罪,对安全构成潜在而现实的风险挑战。他建议建立起无人机实名登记制度,加强监管。

“飞无人机像放风筝”

无人机技术日趋成熟、市场日益庞大,安全等问题被忽视

2013年底,陈梓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架无人机。彼时,技术成熟的消费级无人机刚刚面世不久,对许多摄影爱好者来说,这种挂着镜头的多旋翼遥控飞机还是新鲜物件,它能让使用者从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角观察世界。

事实上,在无人机成为专业摄影人士的新宠之前,它就已经是航模圈里的一员了。玩家们从网上买来进口的配件,自己动手组装后放飞,比赛飞行高度和距离,以此为乐。

2013年夏天,还在广州读大三的王晓就曾自己组装过一台6轴无人机,从机身、电机到遥控器、显示屏,装备一套完整的设备大约需要3万元,在当时,这种自制的无人机抗干扰能力弱,飞行稳定性差,常常飞丢。

和现在的高清摄像头不同,航模爱好者们并不在意拍摄的效果,他们为组装机挂上摄像头,多是为了判断飞机所在的位置,只有少数有商业用途的飞手们,才会为飞机加装较为专业的照相机。

正是因为“重飞不重拍”的原因,早些年间,这种组装的无人机还只是在航模圈内流行,并不为大众所熟知,也更谈不上有人管。

在陈梓和王晓的印象中,无人机真正走入公众视野,来自于《爸爸去哪儿》等综艺节目中的亮相,2015年2月,歌手汪峰在章子怡的生日派对上用一架无人机送求婚钻戒的新闻更是吸引了寻常百姓的眼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从2015年起,随着消费级多旋翼无人机技术越发成熟,其价格也变得“亲民”许多,3000元左右,即可买到一款高清航拍无人机,最高可以飞到500米的高空。一些原理相同的玩具无人机,售价只需几百元。

消费级无人机的销售数量也数以万计,目前占全球70%市场份额的大疆,2015年全球销售60亿人民币,2016年,全球销售额达到100亿人民币。3月4日,其仅在天猫官方旗舰店的各类无人机月销量,便已超过5200台。

陈梓当时供职于一家浙江媒体,那时,无人机几乎已经成为摄影师们的标配,一个小小的社区活动,也会用飞机去拍几张图。

一时间,带有高清航拍功能的无人机,就像是能飞的相机,迅速在摄影圈火了起来。“大家眼里,飞无人机和放风筝差不多”,陈梓说,很少有人意识到当中涉及的安全和隐私等问题。

限飞与禁飞

相关部门逐渐重视无人机管制,通过技术手段“反制”

今年1月中旬,一段由无人机在空中拍摄民航客机降落的视频流传网络,一些民航从业者认为如此近距离拍摄严重威胁客机飞行安全。

警方调查称,一名袁姓男子在位于萧山机场约8.5公里处起飞无人机,升空至450米,航拍过程10多分钟,包含了多架途经的客运飞机。据这段视频显示,其系大疆一款便携式无人机拍摄。

目前,技术成熟的消费级无人机都需要GPS定位系统导航飞行,飞机在室外起飞时,会自动接收卫星信号。在操作飞机所需要的手机软件中,厂家都会将机场等重点区域和特殊区域设置为禁飞区,正常情况下,禁飞区中无人机无法启动。

不但如此,无人机也无法从禁飞区外飞入禁飞区,有玩家尝试发现,当无人机到达禁飞区边缘时,飞行软件上便会出现警告,飞机好像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只能在原地悬停。

有分析认为,萧山机场事件发生的一大原因在于,无人机设置的禁飞、限飞区域和机场划定的净空区不一致。截至目前,大疆已经更新了各地的禁飞、限飞区范围。

除了机场周边,为了避免飞行风险,大疆在重要政府机关、监狱、核电站等敏感区域设置了限飞区。这些区域边界向外延伸100米为永久禁飞区,完全禁止飞行。

在北京,这一永久禁飞区域是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以30公里为半径的圆形区域,已经覆盖各个机场的净空区,在地图上看,这个圆形禁飞区几乎涵盖六环内的所有面积。

全国两会前夕,北京市公安局发布公告,3月1日至16日,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200公里半径范围内,禁飞无人机等12类“低慢小”航空器,3月1日0时起,相关无人机厂商的禁飞设置就已作出了调整。

针对无人机日见增多的现象,一些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也逐渐重视在重大节庆和活动期间的无人机管制,并使用技术手段进行“反制”。

今年2月9日至12日福建泉州元宵灯展期间,当地设立了无人机禁飞管控区,为此,公安部门不但在花灯展区设立观察瞭望哨,还成立了无人机反制小组,反制器通过干扰无人机操作信号,阻断操作者的控制,迫使无人机自动安全降落。

除了临时性的管控措施,在北京等地,无人机需要实名制购买,以大疆无人机为例,北京的授权代理商每销售一台,都会对机身唯一的标识码和购买者身份证号进行登记,并报备相关部门。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