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 > 财经滚动

阿里二十“不惑” 马云在达沃斯透露了哪些干货?

作者: 彭大伟 来源:国是直通车
2019-01-27 15:42 

“我来这里分享过去20年的个人经验。我很激动,到了9月10日,我的身份将发生变化,可以做一些教育、创业(entrepreneurship)方面的事。”1月24日中午,瑞士达沃斯一场闭门午宴上,面对在座的荷兰王后、世行CEO、诺奖得主和各界大佬,马云说自己今天“不代表阿里巴巴,也不是作为一个商人”在这里分享。  

马云率罗汉堂团队亮相冬季达沃斯

中新社彭大伟 摄

20年前,马云在杭州创立阿里巴巴;20年后,已宣布将如期“转换身份”的他,在达沃斯仍是最炙手可热的中国发言人之一。世界经济论坛官方将他演讲的“金句”做成短视频,在脸书上成为本届达沃斯最受外国网民欢迎的视频之一。

今年的冬季达沃斯,主题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架构”,在技术革命和全球市场黑天鹅、灰犀牛横飞的时代,人们所担忧的、所顾虑的,都反映到这场全球最“高配”政商界论坛的各场对话中。

对于数字转型,对于中国经济,对于阿里巴巴的未来,马云是乐观还是悲观?以阿里“一把手”身份出席达沃斯近20年的他这次在达沃斯的数场活动中又透露出了自己生涯和阿里未来发展的哪些线索?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在瑞士达沃斯现场进行了跟踪和整理。

全球化要补普惠性 非洲“4E”值得期待

“今天很多人不喜欢全球化,但是我们相信全球化。”马云认为,过去几十年全球化使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受益,现在的问题是全球化的普惠性不够。“全球化本身是好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提升它,如何让更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年轻人参与进来”。

马云提出的eWTP(全球电子贸易平台)旨在帮助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小企业融入全球贸易,已成为普惠式全球化具有标杆意义的创新方案。在马云看来,数字技术会给后发国家带来巨大的机会。“在欧洲,大家都在讨论如何监管”,但欧洲对技术的担心太多,“这种担心本身让我担心”,而非洲国家都在关注未来,他对非洲的发展充满期待。  

各国政商大佬对马云兴趣仍然一如既往地浓厚

中新社彭大伟 摄

马云说,非洲令他感到激动。他2017年第一次去非洲之前,很多人告诉他非洲的不好,如疾病肆虐等负面消息。但他还是决定去看看。马云去了四个国家,然后惊呆了,“非洲看起来就像20年前的中国,甚至更好一些”。因为“20年前的中国还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马云同时说,非洲也有很多困难,如电力匮乏。

马云说,eWTP正在做帮助非洲发展的事。在马云与卢旺达总统卡加梅的对话中,卡加梅介绍说,eWTP帮助卢旺达的年轻人、农民,让他们直接和消费者联系起来。现在,卢旺达的咖啡已通过阿里巴巴的平台销售到中国,而咖啡农的收入也大大提高。加入eWTP的积极效应,也会带动更多非洲国家融入其中。

马云谈及,每次到非洲他会会讲四个e。第一是education(教育),第二是entrepreneur(企业家),第三是e-frastructure(数字化基础设施),第四是e-government(数字化政府)。这正是阿里巴巴给后发国家开出的现代化方案。

马云乐观展望了普惠式全球化的未来:“未来有一天所有的eWTP中枢会连在一起,卢旺达、比利时、马来西亚等都会连在一起。未来非洲的中枢也会越来越多,都会连在一起”。  

  24日的闭门午餐会结束后,在场人士纷纷上前跟马云交换名片、交流想法

中新社彭大伟 摄

数字监管不应削足适履

大数据、数字经济、数字革命以及随之而来的数据和信息安全保护、隐私权等问题,在欧美已经被越来越多地讨论。本届冬季达沃斯,亦有若干场对话会和发布会涉及这一主题。

在这一问题上,马云的态度很直截了当:监管不应阻挡技术前进。

“世界上有很多怀疑,但对我来说是机会。欧洲担心太多,这种担心本身让我担心”针对近年来,全球尤其是欧洲兴起的强化互联网监管的浪潮,马云认为现在过度强调监管为时尚早。他提到了“红旗法案”——英国曾为了马车夫就业,让汽车必须跟在马车之后,这其实阻碍了行业发展。他坦言,自己每年和全球各国的政要会面,就是要确保各国政府不要制定数字时代的“红旗法案”。

马云说,阿里巴巴掌握了很多数据,但阿里只会用这些数据“去做好事”,“对于商业而言,不作恶是底线”,“我们不应该望着底线,我们应该为社会做更多好的事”。

此前的1月21日,马云在日内瓦主持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会议时也指出,现在着手制定严格的数字经济监管规则,时机并不成熟,过早立法“就好像为一个三岁小孩做了一双鞋子,这个小孩以后一辈子都要穿”。

马云对包容式监管的态度,也代表了达沃斯论坛上许多科技界人士的共同看法。IBM首席执行官罗睿兰周二也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每个政府都渴望进行监管,“然而我们所有人都面临的风险就是过度反应。受伤害的是整个数字经济”。

马云形容人类社会才步入数据时代的早期,如果过早进行严格的监管,过早立法“就好像为一个三岁小孩做了一双鞋子,规定这个小孩以后一辈子都要穿”。

谈及科技革命可能导致的风险,马云表示,第一次科技革命导致了一战,第二次科技革命直接或间接导致了二战,眼下第三次科技革命正在发生,需要非常谨慎地处理。有的人支持,有的人憎恨。我们应该一起合作,用科技来对抗疾病、环境污染、贫穷,否则人类自己就会反抗科技。

“人类正处于数据时代的最早期,应该合作寻求数字科技为人类能带来什么益处,而不是被对于数据安全等问题的担忧阻挡前路。”马云说。

“罗汉堂”已开始出成果

马云一直有很强的武侠情结。这直观地反映在阿里内部以他本人(风清扬)为首的花名文化,以及近年来建立的达摩院、罗汉堂等汇聚“最强大脑”的研究部门和机构。

本次亮相达沃斯,马云便带来了此前备受关注的罗汉堂首份研究报告。

这份题为《数字技术与普惠性增长》的报告有本特·霍姆斯特罗姆、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迈克尔·斯宾塞3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参与,报告认为,中国向人们展示了快速应用数字技术促进卓越增长的生动例子。报告中深入剖析了中国的情况,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数字技术的传播及其对商业的影响,包括对工作、消费和家庭带来的便利。

报告认为,与此前的技术革命相比,数字革命有两个根本不同:

1)数字技术普及的低门槛;

2)数字化信息的低成本和非竞争性。这两大特性对普惠性增长具有深远的意义。经济发展水平不再是影响技术传播和发展的决定因素。根据世界银行(2016)“数字普及应用指数”的评估结果,许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5000美元的发展中国家,数字技术普及率都与发达国家大致相同。

不到十年,中国的电子商务已发展到全球最发达的水平,在2017年的零售总额中所占的份额高达23%。2011年,中国和美国的移动支付总额分别为150亿美元和83亿美元。但2017年,中国的移动支付总额已经增长至22万亿美元,是美国的100多倍。

罗汉堂秘书长陈龙称,报告的研究、撰写到评审体现了罗汉堂成立时立下的双重使命。“一是理解数字技术如何帮助实现社会共同利益。其次是帮忙建立一个广泛的研究社区,聚合共识与力量,为解决新问题提供新范式。我们想做的是,社会科学开放研究的贝尔实验室。” ( 彭大伟)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