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财经   >  财经头条

全球央行放水,谁在撸谁的羊毛?

格上理财柳叶刀 2014-06-10 09:04:10

摘要:我们看到,一切货币政策,最终是一种财富再分配。政府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客观上,只要是货币宽松,它们都是企业家、资本家的朋友,是在撸普通工薪阶层的羊毛;而在全球来说,货币战争究其实是“企业代理人战争”,通过损人而利己。

高盛出身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做了一件非常“高盛式”的事:欧洲央行将其存款利率降低至-0.1%。这是有史以来,第一家实施负利率的主要央行。也就是说,哪个银行要在欧洲央行的账户上隔夜存款,需要缴纳利息。除此之外,再融资利率从历史低点的0.25%降至更低的0.15%,隔夜贷款利率从0.75%削减35个基点至0.40%。

至此,日本式的无限制量化宽松、美国海量的QE、欧版的OMT及负利率、中国的“四万亿”、以及一众资源国的货币贬值,已经是事实性的货币战争。不同的是,率先采取激进举措的中国已经开始去杠杆,美国也开始缩减QE的规模。

但是,谁知道何处是终点?

央行的僭越

如果市场是有效的,央行根本就不应该干预微观经济,最后才轮到它;如果市场是无效的,如何能证明央行的干预和经济增长之间是正相关的呢?

日本从1990年代开始,采取了20年的货币宽松政策:1993年日本央行贴现率为2.5%,此后20年,以后逐步降低到2010年的0-0.1%,发现这样仍然不能刺激经济;安倍政权开始“发疯”,甚至由央行直接购买国债和企业债!何等疯狂!

但是,日本过去20年是名符其实“失去的20年”,经济总量从相当于美国的六成下降到三成左右,在全球500强中的企业从近150家下降了74家。

美国呢?看起来比日本成功多了。金融危机中,不但两房、五大投行、四大银行有全线覆灭的风险,就算是GE这种有金融业务的王牌企业也几近负面。连带性的,三大汽车厂商、众多航空公司都有较强的金融属性,也险些破产。同样出身高盛的财长保尔森“开着飞机撒钱”,用强心针挽救了美国大企业,美国股市节节高。

但是,直到2014年Q2,美国的总就业人数才达到2007年水平(尽管,2011年Q2之后,美国GDP的季度产出就收复了失地)美国经济经历了历史最长的就业复苏期。真的算成功吗?对企业是,对其他人呢?

今天,又轮到了欧洲!效果,只能说“呵呵”。

最后和最差的选择

促使经济复苏的,到底是内生的生产力复苏,还是财政政策,甚至货币政策?如果央行可以救经济,而且成为常态,那么,不啻为找到了经济发展的“永动机”!那些大肆抨击凯恩斯政策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家”,为什么却对这种比凯恩斯主义更放肆无度的货币放水视而不见呢?央行又为什么最终走上了不断“僭越”的不归路呢?究其实:

第一,实体经济的内生动力不足。经济增长,从根本上源自科技主导的生产力提升,源自自然资源、劳动力资源的新供给;如果这种内生动力不足,你给企业贷款,它也不需要。所以,日本实行了20年宽松政策,企业并没有变的更好、甚至对贷款不感冒;而美国的企业,也积累了历史上最高的现金储备;至于欧洲央行,甚至要强迫银行放贷,不惜负利率!

企业最聪明、最懂市场需求了,它们不贷款,可不是不想赚钱!是市场上没easy-money,甚至hard-money也没有。而真正优秀的企业,往往又不需要贷款,苹果、微软们自己的现金还花不完呢!央行把钱送给、塞给企业的态度,让人恶心又可笑。

第二,财政政策心有余力不足。全球绝大多数政府的负债率不断攀高、不断突破上限,财政政策刺激的空间极小。以日本为例,早年它主要采取的就是凯恩斯式的财政政策刺激,以至于北海道等人烟稀少之地都修建了完善的基础设置,处于过度消费阶段,但是,赤字不断攀升、负债不会消失,政府负债逼近250%,还能怎么刺激?

当政府可以借债投资的时候,不会优先选择印钞!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政府们,想借助凯恩斯,但是,凯恩斯的潜力已经趋近弹尽粮绝。

于是,它们找到了印钞机这个幻想中的“神器”。最后的选择,往往是最差的选择,央行行长们不会不知道!以前,央行的任务是控制通胀的,不让它太高;现在的目标也是通胀,嫌它太低!无论美国、欧洲、还是日本,都把通胀目标设定在2%,理由何在?只要不到2%,就要降息、QE、OMT?

不就是要实质的负利率嘛,不就是要让居民储蓄变相贬值支持企业嘛,何必那么虚伪?不直接说出来,找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些钱真能通过涓滴效益回流到民众手里吗?如果是,那么《21世纪资本论》就不能卖得那么火,甚至卖不出去。

谁在撸谁的羊毛?

货币放水不会制造财富,但是可以分配财富。全球央行放水,有哪些不能说的秘密,到底谁在撸谁的羊毛?

第一,首先得利的是企业、企业主和资本家。以美国为例,美国企业总利润2012年就恢复到历史最高,2013年美国股市就恢复到历史最高,2014年就业总人数才恢复到历史最高,但是,去除通胀后的中位数收入水平比10年前还不如。显然,最富有的人从货币宽松政策中获得了重大好处,而普通人则没那么幸运了,钱从一个口袋转到另一个口袋了。

第二,最主要的是大企业和大资本家。以2014年的《财富》美国500强看,上榜的500家公司总收入为12.15万亿美元,较上一年增长了0.76%,但总利润上升了32%,达到1.08万亿美元!其中,房利美、房地美、苹果、谷歌等巨型企业营收和利润增速明显高于平均水平,可见,即使是500强企业这个巨头群体中,也是明显不均的,越是巨头得利越大。总收入的盘子没变,企业的利润增加,只能证明员工收入减少、货币成本降低。

第三,跨国竞争中,那些“超级贬值者”。2014年Q1,欧元竟然相对美元升值3.5%,英镑升值3.6%,人民币升值2.6%……知道为什么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和中国央行为什么要干预货币升值了吧?明明美国经济现在相对较好,它继续贬值,等于变相货币贬值,撸的是中、欧的羊毛!在贸易日益趋于均衡的情况下,汇率变化应该是缓慢的,体现的是各国生产力增速的差异;而认为印钞,等于通过汇率战争撸羊毛,决定着进出口的竞争力。

最典型的是,在2013年,日本通过极度宽松政策,让日元贬值超过25%,从而帮助日本企业出口能力获得重要提升,不惜进口资源品价格大幅提升、损害本国普通人利益。在这个过程中,得利者是日本企业,受害者是欧美日韩等竞争性企业,以及日本本土消费者。但是,日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因为日本企业的竞争力已经严重下滑,索尼、松下、夏普等日本传统王牌企业已经毫无竞争力,只能借助政府的货币政策,不这样做,长期损坏更大,但是这样做,也只能短期内有效——货币战争就是绞肉机,不参与受害、参与饮鸩止渴。

换言之,我们看到,一切货币政策,最终是一种财富再分配。政府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客观上,只要是货币宽松,它们都是企业家、资本家的朋友(特别是大企业、大资本家),是在撸普通工薪阶层的羊毛;而在全球来说,货币战争究其实是“企业代理人战争”,通过损人而利己。这凸显出全球治理结构和一国治理结构的内在趋势和缺陷。(来源:飞笛资讯 作者:柳叶刀,系飞笛资讯首席研究员)

 
英拉获释后逛街 感谢精神上支持的泰国人 诺曼底登陆纪念 女政要争奇斗艳服装盘点
英拉获释后逛街 感谢精神上支持的泰国人 诺曼底登陆纪念 女政要争奇斗艳服装盘点
郑爽曝与张翰分手 郑爽家庭背景整容真相曝光 “花儿”许晴刘涛不和 许晴刘涛美貌大PK
男人魅惑彩妆摄影 全智贤范冰冰奥莉小七 儿童节明星与嫩娃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