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全球债务过高 中国该怎么办?

大量投放货币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稀释债务,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通过制造通胀实现全球财富的“再分配”。就目前情况看,如果资源价格因各国央行大量释放货币而出现暴涨,那全球经济将立即出现“滞胀”。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FT:美国知名餐厅为何对小费说不?

全球多数主要都市的餐厅老板正面临技能短缺,取消小费之举是对此做出的合理回应。

牛华勇:德意志“铁娘子”与她的工业4.0

中德合作不仅重在数量,在质量上也是含金量非同一般。中德两国合作的最重要基础是,两个制造业大国,一个大而全,一个小而精,一个想提升产业,一个想寻找市场。这注定了是一个要开花结果的故事。

洪丕正:中国正推动经济转型

最近到西方旅行时,我发现离中国越远的地方,对中国经济的看法越悲观。虽然目前中国总体经济出现放缓,风险依然存在,比如,楼市持续调整,制造业产能过剩,债务水平高企。中国零售业虽然受到中国反腐工作的影响有所下滑,但十多年前吸引西方国家到中国投资的巨大消费能力今天仍具吸引力。

张永伟:企业信心来自何处?

德意志交易所集团所属国际市场新闻社(MNI)发布中国10月份企业信心指数环比增长8.3%,创2011年3月以来最高。从宏观经济和企业实践来看,一些重要的经济指标和经济亮点也印证了这种悄然的变化,一大批转型较早、技术能力较强的企业正成为支撑经济增长重要的积极力量。

陆磊:宏观调控需要认识论方法论双创新

“宏观调控创新”研讨会10月20日在国家行政学院举行。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作题为“流动性冲击、宏观调控与预期管理”的主旨演讲。在未来一段时间,如果工业增加值增速和工业企业利润的增速不尽如人意,那么在金融上必将体现为金融资产不良率的上行。

高攀:奥巴马政府贸易谈判重心转向TTIP

分析人士认为,马拉尼的上述表态释放出来的政治意愿非常强烈,因为通常美国谈判官员不会为贸易谈判设定具体时间表。贝尔塞罗证实,欧美谈判官员相互交换了免除97%的对方商品进口关税的方案,仅保留3%的敏感产品征税到最后谈判阶段协商。

易纲:经济增长将主要由消费驱动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日前在出席第十一届“北京-东京论坛”经贸分论坛时表示,未来3年和5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经济增长仍将比较快。易纲认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也就是从以往的高速增长期进入到中高速增长期,将有以下几个特征:一是经济增长将主要由消费驱动。

肖知兴:2015年,传统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较量

互联网大潮袭来,久已波澜不惊的中国企业家江湖里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叶檀:财富新一轮大分配

中国加速进入宽松周期,对投资、消费将产生重大影响,而对负债率高或者急于融资的企业是利好。

李晓丹:三次“双降”传递了什么信号?

10月23日、8月26日、6月28日,“双降”周期接近于两个月一轮,使得市场可以大体窥见央行现阶段政策调整的频率和幅度。宏观政策加码,从实际操作来看,一二季度主要依靠的是货币政策,6月和8月的“双降”都提到了要降低融资成本。

钟经文:开启复兴伟业新征程

事实充分证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抓住了改革发展稳定关键,统领中国发展总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的战略抓手,是实现现代化和民族伟大复兴的总体方略。

尹生:优酷土豆们的困境

在线视频只是掺进了新元素的传统生意,而现在它越来越像本地生活O2O,即便这个行业最好的公司,也处于一种糟糕的成本结构。

王衍行:德意志银行巨亏事件的启示

“徳银事件”敲响了银行防范金融风险的警钟,中国的银行拥有防患于未然的机会。

钮文新:贸易顺差警示货币政策不能错配

9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2.22万亿元,同比下降8.8%。早在2010年中期,中国开始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紧缩)货币政策之后,我们就不断呼吁:如此政策搭配会引发中国经济灾难性的后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