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财经   >  新闻

丝路基金:一个巨大的杠杆

中国将先期投入四百亿美元“启动资金”的实际行动,让“一带一路”的蓝图愈发生动起来。从亚投行到丝路基金,由中国主导的多边金融机构全新亮相,它们在未来的区域经济合作中将如何发挥作用,又将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丝路基金为何而建?

来自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数据显示,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期间,亚洲地区需要投入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资金,才能支撑目前的经济增长水平。巨大的资金需求使新的投融资平台呼之欲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应运而生。

“绝不是为了和原有的金融机构去竞争”

刘晨阳(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之所以成立亚投行和丝路基金,我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最主要的动因是亚洲地区对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庞大需求量。虽然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IMF)和世行等原有的国际金融机构,这几年都有一定的政策调整,增加了针对基础设施的贷款比例,尤其是亚行专门安排了这方面的资金,但近年的实际情况表明,资金缺口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在逐步扩大。

另一方面,这个地区对基础设施有迫切需求的成员——这些发展中国家自身情况有共性;但亚行、世行,尤其是IMF这些机构,在向他们提供援助或贷款时,可能会提出偏向于发达国家的标准,要求这些国家和地区对国内的一些政策进行调整和改革,才能获得资金。有些成员认为,这些附加的条件是难以实现的或者不尽合理的,他们迫切需要有更熟悉这个地区情况的,更能体现他们声音的,条件更加公平的资金支持。大家希望在本地区成员更加充分、合理的协商基础上形成合力,来满足自身的资金需求。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即使把亚行、金砖银行,还有新成立的亚投行、丝路基金等相关金融机构能提供的资金量加起来,仍然无法解决前面所说的资金缺口,所以中国推动成立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绝不是为了和原有的金融机构去竞争,既然现在大家能提供的所有资金都不能满足需求,那么这些机构之间就不存在恶性竞争,并不是像某些过度解读猜测的,中国要借助新平台去谋求金融或者货币的主导权。

“以前更多是在提倡议,现在还要做实事”

赵江林(社科院亚太所区域合作研究室主任):现在的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经济关系,应该说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我们要相互扶持增长,这也是习主席出访时多次表达的一个外交理念。而“相互扶持”体现在我们要对当地经济发展有所贡献,当地也会对我们有所回报,在共同促进增长中来共同获得发展。所以丝路基金应该起到这样一个“润滑剂”的作用,有利于中国跟双边国家经济关系的进一步推进。对整个地区的增长、实现亚太梦想,有很大的辅助作用。

再者,拿出这四百亿美元,表明中国对地区经济增长至少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因为我们知道,这一点钱肯定不够解决地区所有的问题,不说别的,光基础设施的建设,就需要上万亿美元,还有很多领域都要做。但这个四百亿美元应该说是我们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只要我们能做的,我们一定要去做。

以前中国是更多地在提倡议、提想法,但很少化为实际的行动。现在中国用行动表明,我不只要谈理想,还要做一些实际的事儿,推进整个亚太梦想的实现。中国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我相信以后陆续还会有更多投入放在促进中国跟地区经济增长这个方面。

丝路基金如何使用?

除了推动成立亚投行,中国还将率先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助推“一带一路”建设。习近平表示,丝路基金是开放的,欢迎亚洲域内外的投资者积极参与。那么,这四百亿美元“启动资金”将如何牵动未来体量庞大的丝路基金呢?

“中国到美国的通关,大概一天货物就出去了,跟哈萨克斯坦,可能十天还没出去呢”

赵江林:从区域来说,丝路基金最初的投放应该是在我们周边的国家,包括中亚、北边的蒙古、南亚、东南亚等,大概二三十个国家和地区。一定是先把周边做好,然后再往远处延伸,不会是一起齐头并进,因为这样不太现实。当然,远的地方可能会挑一些关键点,近的地方铺展的“面”会大一些。最后有可能延伸到欧洲、非洲等国家,但目前来看太远了,现在的主要投放地点还是在周边国家。

从使用方向来说,丝路基金会在硬件上做一些基础设施建设,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虽然地区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基础设施建设短缺、投入不足,但针对这个问题,我们有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听名字就知道,它专门投资基础设施,只解决这个领域的问题。而丝路基金跟亚投行有一定的差异,它的涵盖领域要超过后者,它是多领域多范围的。

我认为丝路基金用在软件方面建设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比如人员培训、知识产权保护、当地海关建设、提升通关水平等。许多政策调整的背后,需要提升人的知识水平和能力建设,相当于人的一个培训过程,都是需要花很多钱的。

举个提升通关水平的例子,自贸区谈判定了规则把关税降到零。但即便关税降下来了,在贸易产品进出口通关上可能还是不便利,因为这里存在很多隐形成本。比如我们跟中亚国家进行贸易往来,但中亚的海关整个信息技术水平、电子化程度不高,不采用国际标准的通关文件,通关文件都传输不过去。中国到美国的通关,大概一天货物就出去了,跟哈萨克斯坦,可能十天还没出去呢。即便关税降到零,但并没有给企业带来实际利益。

所以丝路基金更多是要消除这些障碍、减少企业成本、提高运行效率。我个人认为丝路基金应该更多围绕习主席提出的“五通”,即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一定会把钱使用在保证“五通”的方向上,哪个方面存在障碍,比如我们的能力不强,政策上设置不当,都可以解决、消除掉这些障碍。

是一个巨大的杠杆,而非固态资金池

刘晨阳:基金和银行在运行模式上会有比较大的区别。亚投行是一个小多边的国际性金融机构,有成熟的商业化运营机制,而丝路基金目前还是一个雏形。我们投入的四百亿美元只是一个先期的启动资金,未来还需要更多的成员方共同投入资金建立起来。至于基金的具体模式是由成员方共同协商,还是建立一个单独的机构,或者委托某个国际金融机构去管理,也还需要大家去讨论。丝路基金涉及的成员会比亚投行更广,可能还会涉及非洲、欧洲的一些成员,国家层面的合作会更多,运作的灵活度更高。

从以往我们搞区域性互联互通合作的经验来看,硬件方面的资金需求量是最大的,我个人认为,丝路基金整体来说投入到硬件方面的基础设施的比例肯定会大一些,但它肯定也会注重多元性。因为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非常大,尤其是一些跨国跨洲际的巨大基建项目,不管是铁路、公路还是通信、能源输送项目,资金量都非常巨大;而一个希望长期发挥作用,成为一种长效合作机制的基金,从本身的发展运作考虑,投向上一定会趋于多元。特别是在前期阶段,人员的交流培训、能力建设方面以及机制建设方面肯定会设置一定比例的投入,这样才能进一步密切参与合作的成员之间的关系。所以我想,丝路基金的使用应该是全方位、多元化的。

而在基础设施投入方面,我相信丝路基金也会采取金融创新的方式来发挥杠杆作用,比如发行债券,通过公私伙伴关系撬动民间资金等方式,使资金链更能满足大型基建的需求。丝路基金肯定不是一个固态的资金池,而是一个发挥多种作用的巨大杠杆。

无论是亚投行还是丝路基金,都不是我们单方面通过援助的方式,去取得一个主导权,而是在大家对互联互通合作已经取得很高共识度的情况下,中国积极发挥引导作用,利用我们现在自身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把这种意愿推向实际的合作。中方领导人在各种场合都阐述一个观点:在任何机制下,我们都不谋求绝对的主导权,要占最大的股份;而是希望多方参与,大家共同投入更多的资源,通过一种协商的模式开展合作。

亚投行我们就做了很好的示范,虽然中国作为发起方,在开始阶段占有比较大的资金比重,但我们的财政部长也表态,随着今后更多成员的参与,中方的资金占比会不断被稀释。

 

 

土耳其派坦克压境 叙利亚难民逃亡路遇阻 反战者白宫前“躺尸”抗议美空袭叙利亚 多人遭逮捕
土耳其派坦克压境 叙利亚难民逃亡路遇阻 反战者白宫前“躺尸”抗议美空袭叙利亚 多人遭逮捕
超大胆!56岁麦当娜炫彩大片与蛇共舞 《盖茨比》女主凯瑞·穆丽根封面大片 奢华复古也俏皮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2014年APEC

      详细>>

      人民币国际化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