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A股家族企业忙交班 80后上位创一代“留一手”

  原标题: A股家族企业忙交班 80后上位创一代“留一手”

  营业收入125.67亿元、净利润13.68亿元!

  这是天士力(600535)少帅闫凯境自去年3月28日从其父亲闫希军手中接过董事长以来,回馈给投资者的2014年年度业绩,各项主要经营指标均创历史新高。

  同样,“新希望系”掌门人刘永好于2013年5月份将新希望(000876)董事长职务交由女儿刘畅后,新希望两年来的业绩亦不负众望。

  上个月,得利斯(002330)实际控制人郑和平与女儿郑思敏实现职位交接,后者接任得利斯董事长。就在上周,正邦科技(002157)实际控制人林印孙之子林峰出任总经理,年仅29岁。

  新生代上位的现象正在悄然发生,发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创一代”们已逐步走向耳顺甚至古稀之年,他们的精力不足以继续支撑日渐庞大的家族产业,寻找接班人延续家族产业遂成当务之急。于是,二代们被顺势推上历史舞台,当然,他们往往会被贴上“富二代”的标签。

  “我觉得接班是个伪命题,不能说今天我做董事长了,然后我就接班成功了。”去年11月份,刘畅曾公开表示,富二代不是负面代名词。

  在一众接班人中,“75后”乃至“80后”正在快速崛起,他们渐成接班人团队的主力军,大有取代父辈成为公司主宰人物的趋势。与父辈们不同的是,接班人们普遍未曾经历改革开放初期的所谓“原罪时代”,无论是生活环境还是教育经历,他们均远胜于父辈。

  然而,良好的教育经历并不足以让接班人们完全取信于父辈,很多时候,接班人们实际上处于“半接班”状态。这种半接班的状态体现在,父辈们交出董事长职务的同时并不会立即交出控股权,而是要“留一手”;或者说,父辈们退居二线,仍会保留董事、监事或其他相关职务,从而对接班人形成控制权或职务层面的牵制。

  80后当权

  据福布斯中文网去年9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2013年间,国内共有74家上市家族企业完成包括经营权力在内的代际交接,约占当时全部747家家族企业的9.9%。此处家族企业是指至少有两名家族成员在公司担任要职的民营上市公司。

  去年以来,接班现象同样此起彼伏,在可统计的7家上市公司中,有4家上市公司的接班人是80后,其中有两位接班人还是85后。

  以中路股份(600818)为例,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陈荣系1958年生人,目前业界对陈荣的评价是“国内最低调,也是最务实的风险投资家和天使投资人之一”,其经历颇为传奇。

  公开资料显示,陈荣以中路股份控股股东上海中路集团为主体先后投资了不下160个项目,包括雷士照明、数字政通等,还曾控股南江B前身ST大路B。就连中路股份本身,亦是陈荣2001年以民营资本改组的前国有企业。

  从2007年开始,陈荣直接介入中路股份日常经营出任董事长,直至去年11月份,陈荣决定对中路股份董事会实施全面改选。就这样,陈荣辞去中路股份一切职务,其子陈闪接任董事长,与陈闪一起当选的其他4名董事均系去年11月份才履新,属于新班底。不过中路股份5人董事会中两名非独立董事王进、刘堃华分别是上海中路集团的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财务总监,与陈荣关系密切。

  陈闪出生于1987年,在出任中路股份董事长之前曾在该公司旗下上海永久自行车公司工作数年,历任上海第十二届政协委员、上海宣桥镇第三届人大代表。一段鲜被提及的资料显示,陈闪23岁时花费100万元用于中国国际自行车展览会,令永久牌得以重生,由此被称为“异类”富二代。

  值得一提的是,陈闪并非陈荣独子,在安排权力交接时,陈荣对两个儿子陈闪、陈通均有照顾。目前陈闪、陈通均持有上海中路集团25%股权,对中路股份间接持股比例相当,但均不构成实际控制,不同的是,陈闪取得了中路股份经营权。

  几乎与陈闪同一时期接班的还有南洋科技现任董事长邵奕兴,巧合的是,邵奕兴与陈闪同龄。与陈荣年龄相仿,南洋科技实际控制人邵雨田今年才52岁,不过仍决定辞去南洋科技一切职务,将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悉数交给儿子邵奕兴,目前邵奕兴的舅舅冯江平在南洋科技担任董事。

  履新仅1个月后,邵奕兴主导南洋科技于今年1月份抛出了一份11.38亿元的再融资方案,其中邵奕兴拟出资10.58亿元。不难猜知,邵雨田应该是最终的出资方。

  此外,武汉凡谷董事长孟凡博、鄂尔多斯董事长张奕龄均系去年以来才接班的80后。其中张奕龄系鄂尔多斯实际控制人王林祥的女婿,张奕龄妻子王臻并未女承父业接任董事长,却于今年3月31日起当选鄂尔多斯总经理。

  与之类似的是,万马股份董事长何若虚(1979年生人)亦是实际控制人张德生的女婿,其妻张珊珊则出任副董事长。

  事实上,国内家族企业在选择接班人时一般很少选用子女以外的第三方非直系亲属,部分公司尽管存在女婿、侄子接班等现象,但很少能够最终取得控制权,仅有零七股份实际控制人练卫飞以女婿身份在接班后不久取得控股权等少数案例。

  历练与辅佐

  记者掌握的一段背景材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中期,山东西王村投资2400万元的以玉米淀粉发酵制取甘油的项目因市场环境恶化亏损3000余万元,当地一百多户村民签字按手印要求分厂房及资金。

  上述现象是西王食品及西王系列公司创业初期的写照,包括西王食品实际控制人王勇在内的多数创一代民营企业家,普遍都遭遇了创业期的诸多窘迫,包括政策环境、资金压力等,天士力实际控制人闫希军凭借复方丹参滴丸创业时亦是如此。

  相比于王勇、闫希军等父辈企业家,西王食品及天士力现任董事长王棣、闫凯境等人的经商环境则优越许多。记者注意到,创一代们在安排接班问题上可谓费尽心血,以努力维系来之不易的家族商业帝国。

  以出生于1979年的闫凯境为例,他是闫希军的独子,早期在英国阿斯顿大学学习信息系统和商业计算机,接着进入英国雷丁大学学习国际证券、投资与银行,并获得硕士学位。

  2005年,26岁的闫凯境以天士力未来接班人的角色进入天士力控股股东天士力控股集团工作。从接管天士力控股集团投资部、创建天津崇石创业投资公司,再到成立华金国际医药医疗基金、策划完成天士力2010年10.68亿元的定向增发,闫凯境进入天士力之前的工作主要是投资并购,并未涉足天士力医药主业。

  通过天士力控股集团磨砺闫凯境的同时,闫希军在天士力内部亦早有安排。彼时天士力总经理系南开大学社会学博士、注册执业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李文,后者在天士力的10年总经理生涯中,天士力营业收入、净利润、市值分别增加9倍、5倍、14倍,客观上为闫凯境执掌天士力提供了必要基础。

  于是在2012年10月份,闫凯境从李文手中接过天士力总经理一职,李文则就此离开。李文在离开天士力后曾对外称,“我培养的团队,他们正勤奋的工作着,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受丝毫影响,相反,因为我的离开更能激发他们的创造性,而能持续地为企业带来价值。”

  去年3月28日,闫凯境正式从父亲手中接手天士力董事长一职,而闫希军则安排了天士力控股集团另一位资深医药行业职业经理人朱永宏出任天士力总经理,用以辅佐闫凯境。目前,在金融投资领域浸淫多年的闫凯境正在攻读天津大学药事管理博士及天津中医药大学中药学博士,闫希军良苦用心由此可见一斑。

  正由于创一代们将接班人问题视作公司战略层面的问题,因此实务中为数不少的75后甚至85后接班人尽管年龄并不大,但管理经验却普遍多于同龄人。

  如科达股份(600986)董事长刘锋杰(1981年生人)22岁从中国海洋大学毕业后,马上进入科达股份从事经济管理工作。两年后,刘锋杰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攻读项目管理专业,毕业后先在东方资产工作,27岁时再度进入科达股份,至29岁时接任父亲刘双珉董事长职务。

  大湖股份董事长罗订坤也是29岁接替父亲罗祖亮出任董事长。在履职前,罗订坤以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国际经济学学士和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生的身份先后就职于北京天惠参业公司、泛海控股集团等公司,2011年6月份才进入大湖股份出任董事长。

  至于西王食品董事长王棣,则一度被称为“最不像富二代的富二代”,因为王棣在西王食品控股股东西王集团中起步于一线工人,父亲王勇对其异常严苛,要求王棣必须具备扎实的基层工作经验。

  部分创一代们虽未急于退休,但已在着手培养接班人。例如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实际控制人赵锐勇之子赵非凡今年仅32岁,去年先后出任长城影视总经理、副董事长。

  记者注意到,除了接班前在学业及履历方面悉心栽培外,创一代们在接班人履职后依然维系高效的管理团队,以促成父子代平稳交接。如西王食品、济民制药、新希望等公司在接班人们到位后均迅速重新选聘职业经理人辅佐少帅。

  半接班

  相对于创一代,接班人们普遍拥有海归背景及高学历,在对商业环境的认知及企业的战略考量方面,并不与父辈始终保持一致。实务中曾出现接班人在接班后,对上市公司实施手术式资产重组,甚至彻底改变主业,如江南嘉捷、零七股份等。

  更有甚者,个别公司还出现接班失败的现象。海翔药业原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罗煜竑2007年从父亲罗邦鹏手中接班后,于去年将海翔药业控股权转让给东港集团董事长王云富,家族产业由此付诸东流。

  更多的案例表明,除非创一代年岁很高以至于精力不足以参与经营,大多数创一代在正式退休之前往往会给接班人留下一段缓冲期。在此期间,接班人们的接班行为相当于“半接班”。

  上述半接班现象体现为,创一代们并不会大面积从公司“裸辞”,他们一般会留任董事、监事等非核心岗位,个别情况下会担任副董事长。有时,即便创一代们未能在上市公司保留职位,也往往会在控股股东等关联公司任职,至于控股权,创一代们不会轻易移交给接班人,哪怕接班人已经50岁。

  其中,典型的案例是模塑科技,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曹明芳今年已71岁高龄,后者早在2001年即辞任董事长,其子曹克波当年就任模塑科技总经理,2006年接任董事长。不过,曹明芳辞任董事长后,并未从模塑科技管理团队淡出,始终担任董事,并于2006年起出任副董事长。而目前46岁的曹克波也并非模塑科技实际控制人,他仅持有模塑科技控股股东江阴模塑集团18%的股权。

  至于75后接班人中的半接班现象则更为常见,如西王食品实际控制人王勇目前担任公司监事,新希望实际控制人刘永好也担任公司董事。金固股份实际控制人孙金国、孙利群夫妇之子孙锋峰26岁出任公司总经理,32岁出任董事长,孙金国2007年起则一直担任董事。

  据不完全统计,接近半数的存在接班情况的上市公司中,创一代们均会在董监高中适当保留一定的职位。尽管他们不再担任董事长,但作为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或灵魂人物列席董事会等高层会议,创一代们对会议的控制力度及对接班人的心理威慑不言而喻。

  有时,即便创一代们未继续在上市公司任职,也会在关联公司担任要职。如中路股份实际控制人陈荣目前便是该公司控股股东上海中路集团董事长,鄂尔多斯实际控制人王林祥亦是公司控股股东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集团董事局主席。

  特殊情况下,当创一代们不幸故去或因其他方面的原因无法继续履职及控制上市公司时,接班人们便会顺理成章地从半接班变成全接班。如兴民钢圈原实际控制人王嘉民于2011年4月份病逝,其子王志成(1990年生人)即时继承控股权,女婿高赫男(1981年生人)亦于同期接任董事长,去年3月份则兼任总经理,兴民钢圈由此被动完成接班。

  再如闰土股份原董事长阮加根去年9月份逝世,原系闰土股份董事的长女阮静波(1987年生人)随后接任董事长职务。今年1月下旬,阮加根法定继承人经商议决定,阮静波继承阮加根大部分股权(阮加根与妻子张爱娟共同财产之外),遂与母亲张爱娟、妹妹阮艺媛联席控制闰土股份。

  实际上,不管是半接班还是被动全接班,基于代际传承的大方向,创一代们将产业全盘移交给接班人仅是时间问题。由于中国内地上市家族企业历史并不久远,到目前为止尚未形成典型性接班案例,随着时间的推移,A股或将出现越来越多的家族产业接班现象。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麦当娜《名利场》封面集锦 30年演绎多种风情 刘翔职业生涯回顾 最好成绩12秒87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Cloud China 2015

      详细>>

      走进新国企 创新之核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