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央企境外资产流失七宗罪:多项目以私人名义开展

  “六宗罪”——低估风险 盲目上马

  典型案例:中国铁建沙特轻轨项目

  2009年2月10日,中国铁建(下称“中铁建”)与沙特城乡事务部签署了《沙特麦加萨法至穆戈达莎轻轨合同》,约定采用EPC+O/M总承包模式(即设计、采购、施工加运营、维护总承包模式)施工完成项目。

  根据合同,中铁建从2010年11月13日起负责该项目三年的运营和维护。这个当时世界上单位时间设计运能最大、运营模式最复杂、建设工期最短的轻轨铁路项目被国外各大承包商预言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公开资料显示,由于中铁建风险防范的缺失和投标时的预估不严谨,双方此前在合同中并没有针对这个项目列出详细的工程量。这直接导致项目进入大规模施工阶段后,沙特方面不断提出增加工程量的要求,甚至提出新的功能需求,加之沙特方面负责的地下管网改造和征地拆迁严重滞后,在此情况下,中铁建为确保工期进度,追加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导致项目工作量和成本投入大幅增加。

  中铁建2010年三季度公告显示,预计总收入120.51亿元的沙特项目,预计总成本达到了160.45亿元。该项目预计净亏损41.48亿元。

  背负沉重巨亏阴影的中铁建得到了其控股股东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的支援,母公司与中铁建之间签署协议,由母公司向中铁建支付20.77亿元,中铁建不再承担项目后期亏损,在该项目上的亏损上限被锁定为13.85亿元。

  这意味着沙特轻轨亏损由中铁建与母公司共同承担。

  据中铁建2010年年报数据显示,2010年实现净利润43.17亿元,同比下降35.88%。主要原因来自于沙特轻轨项目的亏损。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下称“中铁”)2009年中标的波兰A2高速公路项目。中铁披露,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由于甲乙双方在设计标准变更、工程量确认等方面产生严重分歧,项目产生大量额外支出,中铁被迫提前终止合同,该项目已确定发生的亏损为5.50亿元。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央企施工企业走出去巨亏并不只中铁建与中铁,有的企业在对国际上的法律、政治、劳工以及地质、施工条件等不了解的情况下,盲目走出去,也出现几千万美元、几亿美元的亏损。“国内的施工企业是在重复犯错误,重复花钱买教训。”

  “七宗罪”——审批缓慢 机制僵化

  典型案例:五矿、宝钢痛失市场先机

  在2014年12月举行的“国企改革:探索与前瞻”论坛上,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讲了这样两个关于审批央企海外项目的故事。

  2005年,五矿公司向相关审批部门申请,以20多亿美元收购加拿大有色金属巨头诺兰达公司。但是,该部门的审批人员认为这个项目风险很大,可能亏损,没有批准。结果导致已经进入独家谈判阶段的收购失败。第二年,诺兰达公司的价值上升到50多亿美元。五矿公司因此痛失了一个跨越式发展的良机。

  另一个案例来自宝钢。2006年,宝钢考虑广东沿海可以低成本利用澳洲铁矿石和焦炭,又接近高端钢材大市场,就向某部门申报了总投资近700亿元宝钢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项目。但是,直到2012年5月,此项目才获得批准。苦等6年时间,市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市场也被其他企业占领。

  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曾撰文表示,“央企属于公众委托经营企业,不仅负有国家经济安全之责,更负有让全民财富增值的责任。”

  某国资委监事会人士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另一个角度看,国有资产放在那儿不用、不发挥效益难道就不是一种流失?”

  对政府主管部门而言,央企对外投资审批是把双刃剑,如何在强化监管与激活市场经济活力间拿捏得当,如何在把控投资风险与谋取国有资产最大化收益之间寻找平衡,考验着执权者这只“有形的手”的智慧和担当。

  “让听得见炮火的人来决策”,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曾这样诠释他的国际化治企之道。华为目前65%的营业收入来源于海外,外籍员工占比达19.4%,海外员工本地化比例为69%。

  避免海外资产流失,还需防范国际政治风险

  要避免央企境外资产流失除了要规避上文所述的“七宗罪”外,如何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中规避政治风险也成为央企,特别是在冲突频繁发生的地区投资的央企要面对的问题。

  美国插手中石油、中海油伊朗项目

  2006年12月22日,中海油宣布与伊朗方面签署价值160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合作谅解备忘录,计划用8年时间开发伊朗北帕尔斯油气田、建设液化天然气工厂和输送设施,并将取得所产液化天然气一半的份额出口至中国,伊朗将向中海油供应天然气25年。

  消息一经发布,就在美国政界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有国会议员公然要求用《达马托法》审核中伊这份能源合作协议。制定于1996年的《达马托法》旨在制裁伊朗、利比亚两国,该法内容是禁止外国公司使用从美国金融市场上获得的资本向伊朗能源领域投资1000万美元以上。而三桶油等中国主要石油公司都在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这样一来就给美国某些势力创造了通过金融市场向中国施加压力的机会。

  2011年10月,北帕尔斯油气田项目由于进展缓慢被伊朗方面叫停。

  无独有偶,中石油2009年取代了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开发伊朗当地南帕尔斯气田第11期工程,该气田是全球储量最大的非混合天然气气田,合约价值为47亿美元。随着伊朗受到美欧的严厉经济制裁,中石油作为伊朗重要的油气上游合作伙伴,面临诸如设备禁运、结算不便和贸易困难等难题。

  2012年7月,因无法达到伊朗南帕尔斯气田开采的工程进度,在伊朗警告和最后通牒后,中石油集团最终选择了放弃伊朗海上南帕尔斯气田第11区块的开发,并开始撤走全部的中方工人。

  两起叫停事件中,中海油和中石油给出的解释都是资金不足,而实际上在此期间两家公司在全球其他市场加紧收购的步伐从未停止。有能源行业研究人员表示,被叫停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于非经济方面的压力,中国的海外石油战略必须考虑国际政治斗争的影响。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育新表示,企业跨国经营过程中,第三国干预风险就不可忽视。贸易双方中如有一方被第三国视为现实或潜在的敌对国家,那么这种贸易往来就有遭遇第三国干预的风险。如果贸易另一方又是该第三国的经济、政治竞争对手,那么,第三国干预的风险就更高。

  敏感地区政局动荡致央企受挫

  除第三方势力干预外,敏感地区的政局不稳也是央企遭遇挫折的重要因素。

  中国企业在阿富汗最大的项目——中冶集团和江西铜业联合投下巨资的埃娜克铜矿项目多次陷入停滞,进展缓慢。“一方面项目所在地发现了多处阿富汗文物遗址,另外,矿区周边的土地搬迁问题也比较麻烦,还有一些反对派武装分子一直试图摧毁这个政府旗舰矿业项目。”一位中冶人士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作为世界上已探明的最大铜矿之一,埃娜克铜矿早在2009年7月就已开工,然而接连遇到的麻烦使得这一项目的投产时间一再推迟,甚至惊动了两国元首。

  2014年10月,阿富汗总统加尼访华时与习近平主席签署《中国和阿富汗关于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双方在《声明》中强调,要推动埃娜克铜矿项目取得实际进展。

  2011年,中东和北非政局开始出现动荡,导致中石油旗下长城钻探工程公司在利比亚、尼日尔、叙利亚、阿尔及利亚等敏感地区的6个较大的海外项目合同中止,直接损失高达12亿元。

  据能源行业分析人士称,目前国际上质量较高、风险较小的资源项目已经基本被西方石油巨头瓜分,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不得不将目光转向亚非等相对落后国家。“这些地区政局多有动荡,面临的不可抗力风险更大。同时,油气投资有些是战略性投资,企业也要平衡自身盈利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关系。”

  在航运领域更有央企因此折戟。中外运长航旗下长航油运,为了开展中东远洋油运业务,2008年至2010年斥巨资制造了五六条大型油轮,但是由于2010年美国因为核武器问题对伊朗实行金融制裁,冻结了其央行的美元账户,所以伊朗航运订单结算的钱根本没办法打到中国账户上,使长航油运巨额运费折戟中东。大伤元气后,上市公司长航油运由于连续亏损最终竟被强制退市。

  汇率波动导致央企巨额损失

  除政治因素外,还有汇率方面的风险也值得警惕。尤其在建筑工程领域,业主往往希望用工程所在国的货币给承包商支付工程款,这对海外承包商来说就会有汇率波动带来损失的风险,中铁和中铁建的“澳元门”风波便是如此。

  2008年上半年,中国中铁做了总额为10多亿澳元的结构性存款,由于澳元兑人民币贬值幅度较大,截至2008年9月30日,这笔汇兑已实际亏损19.39亿元人民币。

  中国铁建在2008年第三季度也曾有一笔3.2亿元人民币的澳元汇兑损失。中铁建当时公告称主要原因是公司持有的主要外币存款对人民币的汇率继续下跌形成浮亏记入当期损益造成的。(记者 曹煦)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海军第19批护航编队潍坊舰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571名中国公民撤离也门
麦当娜《名利场》封面集锦 30年演绎多种风情 刘翔职业生涯回顾 最好成绩12秒87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Cloud China 2015

      详细>>

      走进新国企 创新之核

      详细>>
         
      •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专访世界银行行长

      •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专访韩国驻华大使

      联系我们

      电话:010-84883646 E-mail:wangsn@china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