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雪峰:中国人最爱“简单的大车”?

某国际汽车巨头给“中国特色车”的定义是:“简单的大车”,意思是,中国人喜欢气派些的车子,但对内在品质的要求不高。咱们中国的用车环境是集众家所长:收入低而油价高、地盘大而城市道路拥挤、高速多而烂路也不少。

李文博:新加坡绿建十年的启示

新加坡是全球最早开始建筑绿色化的国家之一。中国的绿色建筑市场方兴未艾,财政部和住建部提出到2020年,绿色建筑将占新建建筑比重超过30%的目标,而目前中国绿色建筑仅占总建筑比重仅约1%,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在“大棒”部分,新加坡对绿色建筑最低要求进行立法,对既有建筑和新建建筑的节能标准作出严格规定。

叶檀:不赢利的电商要如何生存?

电商概念火,真正赢利的不多,市场能够存活、解决就业的是赢利企业,而不是概念。移动端成交量上升对平台对客户都是非常重要的信号,这意味着广告位的减少,以及佣金收入占比的上升。电商是工具,也面临各种各样的成本,否则不会出现2013年后越来越多的抱怨声。

安邦:华尔街在美国坠落

华尔街曾被视为美国经济的皇冠,它也是美国资本主义的核心所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华尔街造成了很大的打击,虽然目前很多金融机构的股价已经回复,金融市场交易也重回热络,金融机构高管的薪酬甚至创下新高,但华尔街在美国经济和社会中的地位,却出现了持续下滑。这种现象的出现似乎并非是偶然的,它与深刻的经济趋势以及政治都有关系。

易宪容:全球经济进入“新平庸”状态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撰文指出,金融海啸已经过去了七年,在此期间各国政府都在采取信贷过度扩张的方式救经济,但是这些政策不仅没有让各国经济走出当前的困境(除美国之外),反之造成了各国经济增长中严重的后遗症。

韩冰:法经济“春色遥看近却无”

复活节一过,法国大部春暖花开,一派生机勃勃。4月初,法国国家统计局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双双发布最新报告,对法国经济增长率做出乐观预测。法国统计局报告还列举多个复苏迹象,如法国今年上半年家庭消费同比增长率将高出欧洲平均水平,企业经营指数3月微增等等。

施炜:管理90后的四大要点

“90后”重视平等和尊重,排斥纵向的、命令式的、强制性的人际交往关系,沟通方式呈现出对等、横向特征。企业管理者应清醒准确认识“90后”的优缺点,设立管理原则和底线,找到适合的沟通方式——更平等、更亲和、更人性、更理性。

叶檀:国人财富配置迎来根本变化

股票市场上升只是资产配置变化的一个前奏,接下来是债券、资产证券化,取决于向市场投资者开放的速度。从中国债务的逼迫也好,市场化发展也好,资产的重要配置也好,股权、债权等将成为未来的主导融资市场与理财市场。

吴晓波:哪些城楼市虚火上升?

330新政已经出台近两周,楼市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二手房明显上涨,一手房强颜欢笑,开发商“嘴上涨价”。从成交、库存、土地出让这三张“体检单”来看,中国房地产正如一个久病气虚的病人,补药虽多却病去如抽丝。

加普:风投如何找寻接班人?

风投公司不得不在它们的高级合伙人当中培养具有独立主见的个人——那些随大流的人将是糟糕的投资者——然而风投依然是一个有着长期单一名称的集体。采取合伙制有着很强的财务动机,但合伙企业必须应对争斗、无情以及其他不当行为。

许小年:请别把自己当成“猪”

有一句话叫做只要找准了风口连猪都可以飞到天上去,这是非常典型的机会主义心态,如果有这样的观念,那么它会阻碍企业在自身竞争力打造和提高方面所做的努力。你要是把你自己降到猪的水平上,我跟你就没有话好谈了。

葛丰:房地产的风口已经过去

商界有句戏言称,“只要站在风口,连猪都会飞”。现在,对于刚刚走出“黄金十年”的房地产企业(其实也包括“炒房团”)来说,必须认识到:自己曾经所站的风口已经过去,目前的房地产市场,跟风式、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因此,无论从其自身发展,或是消费者福利,乃至中国经济长治久安计,都应该打消幻想,审时度势,深入领会政策导向,充分把握政策机遇,通过以价换量,赢取长期平稳健康发展。

钮文新:沙特石油涨价为何只针对亚洲

但当中国找到“一带一路”等应对方略之后,低油价对美国就不再是可以“安枕无忧”的美事了。说这些的目的是希望我们中国的新能源产业迅速提升,而千万不要被大起大落的油价给忽悠了。

高攀:希拉里竞选的“经济牌”

打中国牌是美国总统大选的惯用伎俩。希拉里·克林顿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支持者,曾在很多涉华问题上持强硬立场,主张加强对华接触,预计在竞选期间也会对中国展现出更多鹰派本色。如果希拉里·克林顿成功问鼎白宫,美国对华经济政策变化是否会导致摩擦增多?

叶檀:不要幻想人民币崩溃

从长期趋势看,由于存在美元加息压力,人民币兑美元不可能如前两年一样上升,剧烈震荡中略有下行是大概率事件。显然不管美联储加息与否,对于人民币后期的走势有影响,会体现在短期美元上升引发的剧烈震荡上,却不会成为压垮人民币汇率的最后稻草。影响人民币的关键因素是国内经济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