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倩:不靠谱的希腊人又悲剧了!

周日晚上,已经开始有希腊市民在自动取款机前排队取现,以赶在“资本管制”生效前领取现金。这其中最为忧心忡忡的就是靠养老金生活的老人们。超市和加油站也开始出现排队,排队“囤货”日用品,排队加油。当然,后来希腊政府也声明日用品和汽油不会受到影响。对于那些担心汽油供应赶着“囤油”的人,昨天希腊媒体有漫画嘲讽说:难道以为加满油就可以开出欧元区么?

吴晓波:阿廖的迷茫

商业人生就如同参与一场战役,它并非无休无止。战士的终点不应该是墓地,而应当有所行止。一个好战士,应当知道在何时进入,如何获胜,更应当知道在何时、以怎样的方式退出。

古牧:在德国考驾照的日子

为了体验德国不限速的高速公路和风光旖旎的柏油路,最终还是决定了在德国重新考驾照,由于本人在上海拿到过驾照,所以在这里主要想说说中国和德国考驾照有什么不同,还有从考驾照所反映出的一些社会问题。

孙鸥梦:华尔街为中概股回归A股点赞

日前,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奇虎360宣布将启动私有化进程,或将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在美上市中资企业私有化交易。美国投资者对中国企业估值模型不了解,中概股与同类美国企业竞争优势并不明显,中国企业在美国再融资能力偏弱,存在明显被低估的现象。

谢敏敏:“巴菲特门徒”复星的投资逻辑

经过多年的发展,复星已经形成了“保险加投资”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一手抓保险,一手抓投资” 。郭广昌认为,复星所做的,就是提供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解决方案:“中产阶级的生活就是买复星的房子,度假的话去地中海俱乐部,周末有时间应该去太阳马戏团看秀。

姚余栋:互联网金融是经济超车机会

中国经济发展需要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传统金融行业现在如果还不有所行动,不进行并购、不设立互联网金融子公司的话,那么无疑是坐以待毙,几年之后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张志勇:日系车企走强能持续多久?

随着5月汽车市场销量的发布,日系汽车企业特立独行式的的市场销量异乎寻常地走强,在几乎所有合资公司市场销量都出现下滑的大背景下,这种现象尤为引人关注。促使日系汽车企业销量快速增长的不仅仅是新车效应,在正确的时机进入了正确的市场,是日系汽车企业表现卓越的依靠。

阎岳:A股不会被“泡沫论”吓倒

但作为A股投资风向标的两支重要投资力量,社保基金与QFII却不为所动,依然按照它们奉行的价值投资理念深耕A股。当前A股市场有两个公认的投资风向标,一个是以社保基金为代表的国内机构,另一个是以QFII为代表的境外资本。

拉赫曼:希腊危机是欧元凶兆

在欧盟领导人出席本周的希腊危机紧急磋商峰会之际,他们面对的选择将是三条荆棘丛生的出路。最重要的是,希腊危机暴露了一个事实,即欧洲单一货币是一个在根本上存在缺陷的计划。

吴心韬:英国制造业“软硬兼施”

金融危机后,英国政府力促制造业复苏,大力提高制造业在国民生产总值(GDP)中所占的比重,扩大英国制造业产品的出口,特别是对新兴市场的出口。工业控制与仪器仪表厂家罗托克和气动与流体控制产品制造与供应商IMI集团,也是近年来英国制造业企业“软硬兼施”的典型。

欧阳晓红:人民币国际化的不可承之重

“一带一路”、丝路基金、亚投行……当中国对外抛出国际战略时,中国央行终于高调发布了史上首份《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截至目前,一系列数据可解释或标榜人民币的国际化,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2014年底,人民币成为全球第2大贸易融资货币、第5大支付货币、第6大外汇交易货币。

知名投资者:回A股,当心风险

而那些拿了美元基金还没上市的中国创业公司更是心痒难耐,很多都想着拆解掉VIE架构,折回A股上市。无论是华兴资本也好,红杉也好,都是为了帮助那些从美国回归的公司顺利在国内资本市场登陆,上市也好,被并购也好,找基金接盘也好……满足他们的需求。

叶檀:美国大公司钱太多了

美国企业债过去十年增加3.7兆美元,但多数落入共同基金、外国金融机构与保险公司等少数三种投资者手上。发债者也是买债者,6月10日,彭博社报道,消息人士透露,苹果、甲骨文和其他科技巨头正在大举投资企业债券。由于持有资金总额达到5000亿美元,这些科技公司已成为规模庞大的一类债券投资人,并在某些债券发行过程中认购了一半的份额。风险因此而生,如果实体企业拥有便宜钱主要是为了在股票与债券市场融资,说明这些企业资金过多,也就失去了央行给予企业便宜钱的意义。从这个角度说,加息的必要性与可能性也就上升了。

梁定邦:深港通进展良好 正进行测试

梁定邦周一出席论坛后称,深港通进展良好,正进行测试,预期于10月1日前推出。

黄益平: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经济创新动力

黄益平教授认为,中国经济目前的问题不是短期的周期性问题,而是结构性问题。只有通过创新+产业升级,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