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全球正在进入真正的亚洲世纪

2010年以来,全球经济重心再次东移:亚洲占全球GDP的份额已经超过欧盟和美国,重新成为全球第一,这是亚洲在失去这个地位100多年之后重新夺得,这是全球经济版图重新洗牌的里程碑事件。就此而言,全球正在进入真正的亚洲世纪。希望有更多的反应亚洲现实和未来的指数,记录亚洲崛起的脚步。

郝倩:法国人的社会福利还能维持多久?

在全球五百强企业中,列位的法国企业比德企还要多。法国在每一个领域都有顶尖企业,从保险企业,食品,奢侈品到核能。这些公司是法国经济的脊梁,以提供高昂的税收负担国家的福利支出。但法国式福利正在侵蚀这些原本可以大放异彩的国际企业。

张昊:我们乐见百度“从良”

评论员 张昊可以预见的是,百度和莆田系谁都不会让步,因为对双方来说,这都是核心利益问题。在这个最敏感也最关乎民生的行业中,如果能用互联网的逻辑去改变它,百度或许真的能为社会带来一些福利。

乐绍延:“日资大逃亡”是个伪命题

最近,日本西铁城宣布关闭在中国的工厂,解散员工。导致日本部分企业撤离中国回归日本国内的主要原因在于,首先,劳动力费用大幅上涨吞噬企业大部分利润,企业已经无利可图。

南杨:平行进口车真的便宜吗?

总体来看,平行进口可以是一个市场调剂,但不可能具备颠覆行业的力量,归根结底其规模大小的决定权仍掌握的汽车厂商手中,后者绝不会养虎为患。因此,市场反垄断决不能单靠平行进口。以欧美成熟市场为鉴,《汽车品牌管理办法》是时候要与时俱进了。

吴心韬:英国经济智库的独立之道

安姆斯特朗个人履历横跨政商学界,从德意志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到麻省理工学院,到英国财政部的经济研究部门,再到目前的社研所,先后经历英镑危机、亚洲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

肥罗:为何中国无拿得出手的B级车?

眼下,SUV市场过度膨胀,销量前十款SUV车型中十有八九是本土品牌(或者说是中国品牌),但不要被眼前的乐观形势所迷惑。很多企业将主要精力瞄向SUV业务以攫取利润,从商业角度看无可厚非,但本质上与房地产投机并无太大差别,这掩盖不了中国品牌过于依赖SUV和“高配置低价格”的隐忧。

李晓丹:实体经济缺钱到了啥程度?

李晓丹/文2015年一季度对经济“新常态”的理解最为深刻的应该就是下行压力。今年1—2月,西部省份和东北经济下行特征尤为明显,辽宁、黑龙江、吉林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4.5%、0.8%、5.1%,在全国排名靠后。

费雪:油价涨跌还得看美元的“脸色”

经过第一季度的跌跌涨涨之后,4月之后油价有稳定迹象,4月6日的一周油价迎来全面上涨,全球原油基准布伦特(Brent)和美国原油基准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上涨5%,二者都站上50美元。

皮林:日本改变企业文化迫在眉睫

日本如今不需要那么多能生产更精巧产品的公司,比如索尼(Sony),而更需要能够设计出让各种精巧产品变得多余的软件的公司,比如苹果(Apple)。日本需要多面手的劳动力,他们能在职业生涯中途进行切换,不仅在不同公司之间切换,而且在完全不同的领域之间切换。日本需要更多女性加入劳动力大军,不是为弥补数量的不足,而是为了注入新思维。日本目前深陷其中的企业文化无法应对这些挑战。

许维鸿:股市火爆会损害实体经济么?

本轮牛市伴随着创纪录的并购重组交易,很多优质的企业和资产“借船出海”,成功登陆股票市场,优化了上市公司的资产结构。既然如此,一个以注册制改革红利为背景,鼓励并购重组、鼓励创意型产业融资的A股市场牛市,显然是值得为其呐喊助威的。

成薇:美国为啥不像中国那样救房地产?

在居民住房领域,美国政府历来把确保普通民众买得起房作为施政重点。帮助低收入的美国家庭走出债务困境,渡过难关,开发真正有需要的市场源头,扼制挤压房地产泡沫是政府调控的核心。

谭浩俊:清理涉企收费别成“割韭菜”

第二,建立严格的预算制度,所有收费都必须纳入到财政预算统一管理,进入公共预算范畴,部门无任何支配权。 总之,清理涉企收费,既是当前稳增长的需要,更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更是鼓励广大居民创业、创新的需要,必须做到位、做出效果、做出长治久安来。

桑德斯:美国阻击亚投行惨败后转欢迎

由中国出资以振兴亚洲区域的发展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组织者宣布有40多个国家申请加入,这其中包括了美国在亚洲和欧洲最信赖的盟友。雅各布·卢结束访华后,在加州举行的亚洲协会会议上讲到,中国领导人已明确了“愿意实现高标准并欢迎(与美国的)合作。

叶檀:99元奶别走向价格战歪路

希望刘永好能够成功,成为继禇橙之后食品市场的又一个正能量的搅局者。封闭的销售链条至关重要,禇橙是如此,刘氏奶也必须如此,重建封闭的有信用的电商链条,把销售者的公司、个人信用与产品牢牢绑在一起,如此才可以贯穿成完整的信用链。